2020-01-02 22:33:58新京报 记者:庞礴 编辑:滑璇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请律师做“法官”|苏州姑苏法院的中立评估实验

2020-01-02 22:33:58新京报 记者:庞礴

在老百姓的认知里,进法院打官司事就闹大了。你告我占了你的宅基地,我就告你侵犯我名誉权,一丁点“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小事可以演变成两起诉讼。在姑苏法院,法官庭审前,律师以中立身份对案件作出专业评估,力图促成调解结案。

48岁的朱建军早就是苏州的名律师了。他是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律师协会会长,在建筑工程领域有20多年的从业经验,代理的案件标的额动辄数千万元。


但因为姑苏区法院和姑苏区司法局的一次改革探索,朱建军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姑苏法院中立评估员。在这些案件里,朱建军不是要代理当事人出庭,而是扮演如同法官一般的中立的角色,请原被告双方展示证据、陈述诉求、发表对案件的看法。之后,他会依据法理及多年办案经验给出专业意见,提前“剧透”可能发生的判决结果。


这个过程叫“民商事纠纷中立评估”,是民商事案件立案前或立案后、开庭前的一项非诉讼纠纷解决程序。中立评估本身没有法律效力,但它可以促进双方当事人以调解的方式解决问题;如果当事人不愿调解,它还能为接下来主审案件的法官提供参考意见。


在中国,中立评估制度从2011年起就在广东东莞、福建厦门、四川眉州等地的基层法院试行,评估员多数来自不同专业领域,如医生、建设工程师等。但姑苏法院的这次实践将律师引了进来,以法院司法强制力为支撑,共同化解了许多纠纷。


据姑苏法院立案庭法官郏献涛介绍,自2019年4月起,43名律师评估员已为273件案件进行了评估,其中120件以调解的方式解决。


大律师化解小纠纷


姑苏法院一层的中立评估室内,墙上有一排醒目的红字:矛盾多元化解,纠纷中立评估。


2019年11月20日上午,屋里坐着4个人,被告是一位年近七旬的阿姨,头发花白,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原告是一位年轻律师,抱着手臂靠在椅背上,对老阿姨的话不以为然。


姑苏区法院的中立评估室内,评估正在进行。受访者供图


朱建军坐在正中,西装革履,戴一副金属细框眼镜。虽然手里没有法槌,但他却是这场评估中法官一样的人物:倾听两方的说法,给出合法合理的判断。朱建军的律师助理也在,那是一名刚从法学院毕业不久的实习律师。小伙子噼噼啪啪敲击着键盘,像书记员一样记录着双方发言。


这件案子里,老阿姨夫妇和年轻律师夫妻是楼上楼下的邻居。2019年9月,楼下小夫妻家的天花板和半面墙被水泡了,他们认为是楼上水管漏了。但楼上的老夫妇却不认可,坚称与自家无关。


争吵持续了两个月,老阿姨拨过110,请警察到家中评理。11月时,小夫妻忍不住了,将老夫妇告上法庭——然而正式立案前,他们决定先来听听中立评估员的意见。


在评估室里,身为原告的年轻律师笑眯眯地对老阿姨说:“这个事,估计是您家的水管漏了。”


老阿姨则从文件袋里掏出报警回执、自家地板和楼下天花板的照片,在桌子上逐一排开。“我开着水龙头半小时,楼下的天花板、墙壁也没湿一点点,怎么就是我家的问题?”她嗓门很大,情绪激动,冲突一触即发。


对于朱建军来说,这样的评估氛围属于常态。在他评估的案件中,有的当事人提出的诉求完全没有法律依据;有的当事人对法院裁判结果预期过高;有的当事人双方分歧过大,进入这间屋子前,谁都不肯低头,甚至不愿平心静气地听听对方的说法。


朱建军要做的就是让双方有理有据地表达意见,然后为他们客观分析、理智评价、促成调解;即便调解不成,双方过激的情绪也会在他的斡旋下降温,至少可以为之后的庭审做一场预演。


听到这里,朱建军礼貌地打断了老人:“阿姨,是不是漏水您说了不算,他说了也不算,得要鉴定专家才能判断。”他告诉老人,鉴定专家由法院随机摇号产生,不可能有猫腻,等鉴定结果出来了,谁家的责任谁家掏钱。


听了朱建军的话,老阿姨的态度已有缓和。她答应再去楼下看看,“要是错了,我也可以道歉,可以修。”双方没多久就达成了一致意见:司法鉴定是解决问题的先决条件。


闹进法庭的小案件


朱建军参与的律师中立评估,是姑苏法院自2019年4月开始的尝试。


与苏州下辖的其他区市相比,姑苏区2012年成立,由过去的平江、沧浪、金阊三个老城区合并而来。城区老、人口多、医院多、车辆多是姑苏的特点,与此相关的民事纠纷较多。


从姑苏区成立起,姑苏法院就面临着案多人少的压力,据该院立案庭庭长潘政介绍,2018年姑苏法院共立案1.7万件,但2019年上半年,立案数量远远超过1万件,环比增长26.59%。


姑苏法院共有80名法官,平均每人每年审结案件超过200件,几乎每个工作日就要审结一个案子。


37岁的郏献涛是一名立案庭法官,2018年经手审查的案件达到5000多件,平均每个工作日立案20多件。在他的印象里,许多案件标的额小、情节琐碎,像上文中那种楼上漏水楼下湿墙的矛盾,或者农村里由几平米宅基地引发的纠纷,往往都能成为原告被告打官司的理由。


“在老百姓的认知里,进法院打官司,事就闹大了。我当了被告,你也得当被告,所以你告我占了你的宅基地,我就告你侵犯我名誉权。”郏献涛说,很多时候,一丁点“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小事可以演变成两起诉讼,加上有些当事人缺乏法律常识,不了解诉讼程序、证据规则,法官们为此非常“头大”。


2019年4月,姑苏区法院尝试将律师引入中立评估。受访者供图


郏献涛经办过一个案件:甲从乙手中买房,钱交了,房却迟迟没有过户,甲因此跑到法院起诉,要求确认自己对房屋的所有权。


郏献涛告诉原告,房屋没过户,所有权双方没有争议,你坚持要求法院确权诉讼风险非常大,“这不是确权的案子,你得要求被告履行合同,协助办理过户。”


但原告过于坚持自己的意见,也没请律师,还一定要把房屋确权作为诉讼请求,一审、二审都输了。


“民商事法律事实上比较艰深难懂,有些当事人有时过于自信,可能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诉讼成本。”郏献涛说。


评估、调解、庭审预演


就在郏献涛为难时,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人民法院进一步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意见》(下称《意见》),提出建立“民商事纠纷中立评估机制”。《意见》明确,法院可以建议民商事纠纷当事人选择中立评估员,协助出具评估报告,对判决结果进行预测,供当事人参考。


2019年初,中央政法会议上也着重指出“诉讼服务中心现代化建设”,要求“推进‘诉源治理’,开展矛盾纠纷诉前分流、诉前调解,坚持把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从源头上减少诉讼增量。”


但中立评估制度在国内的试点并不多。如果不算姑苏法院,2011-2019年间,内地只有广东东莞、四川眉州等地的12家基层法院进行过相关探索,在全国3036家基层法院中占比不到4.2‰。


在姑苏区委政法委的支持下,姑苏法院从2018年底开始酝酿引入中立评估制度,并在2019年1月与区司法局共同研究、起草相关文件。作为文件起草人,郏献涛检索了各种期刊和互联网平台,只找到400多件相关案例——平均每家法院每年适用中立评估的案件不到4件。


经过与区司法局反复协商,姑苏法院大致划出了适用中立评估的民商事案件类型:一是双方没有诉讼经验,或者经验明显不足的;二是诉讼请求明显过高的;三是双方对案件结果的预期分歧较大的;四是专业知识有助于确认主要事实的。


2019年4月,民商事纠纷律师中立评估机制在姑苏正式落地。“最后发现,进入中立评估程序的往往是一些复杂、琐碎、麻烦的案子。”郏献涛说,因为证据齐全、法律问题清晰的案件,可以直接进入诉讼程序,无需评估;而标的额大的案子里,当事人多会聘请律师,自己就能把案件理顺。


程序方面,姑苏法院的中立评估并不强制,而是由当事人自主选择是否适用,在立案前适用还是在立案后、庭审前适用。


与普通民商事案件相比,中立评估对当事人的一大吸引力是经济成本低:评估程序结束后,当事人双方和解就无需支付任何费用;如果调解解决,则收取案件受理费用的1/4;如果调解不成,案件进入立案、开庭程序,则正常收取诉讼费用。


立案前参与评估的案件,如果双方同意,则可以调解,由法院出具有效力的调解书;如果双方仍有分歧,则会进入立案、庭审程序。


上文的那起房屋漏水案,就是在立案程序前进行的。第一次评估的6天后,朱建军给老阿姨打了电话——老阿姨态度强硬,不同意调解。她希望专家鉴定、法庭审理,案子随之进入立案、开庭程序。


这种情况下,朱建军会以自己对案情的了解为基础,为接下来的主审法官出具一份评估报告。报告里会归纳双方的分歧、证据,还会总结矛盾症结点。庭审前,法官可以依据这份报告详细了解案件,而在评估中调整好心理预期的原被告,也会在庭审中节省时间。


“已立案未开庭的案子,其实和上面差不多。如果双方同意中立评估,就会在评估后争取调解结案。如果评估结束后无法调解,案件也会开庭。”郏献涛说。


明星律师团


与国内其他法院不同,姑苏法院的中立评估没有邀请医生、工程师等专业人员,而是将律师请进了门。


“因为我们遇到的问题,往往是当事人不了解法律,而不是对某个专业问题有分歧。”郏献涛说,而且姑苏区的律师资源非常丰富,有800多人。相比之下,新区只有200多名律师,太仓只有100多名。


姑苏区法院、区司法局共同召开中立评估构建研讨会。受访者供图


2019年年初,朱建军接到了司法局的通知,向他介绍中立评估。当时,中立评估已经有了基本框架,希望律协积极参与,协助制定遴选律师评估员的标准。


在朱建军看来,律师评估员应该具有足够的专业水准和经验、要跳出原被告双方立场、预判案件在法庭上的走向,所以执业5年以上成为遴选的必要条件。此外,党员、苏州市仲裁委员会成员、在区级以上刊物发表过论文、具有中高级职称,都是筛选评估员的门槛。


2019年3月11日,姑苏律协向区内各律所下发了《关于协助姑苏区人民法院筹建民商事纠纷律师评估员库的通知》。短短3天的报名时间内,共有近80名符合要求的律师提交了报名表。


作为苏州市某律所的首席合伙人,朱建军是最早报名的律师之一。他从上世纪90年代起,就在原苏州市建设局法规处工作,一度负责该局的行政执法工作。后来他辞职下海,成了一名建设工程方面的专业律师。


在朱建军的印象里,1995年刚做专职律师时,正赶上苏州如火如荼的城市建设,大量建设工程类案件找上门,标的额从几百万到上亿不等。他的收入也随着知名度不断增加,其个人为律所带来的收益几年前就超过了每年500万。


但朱建军认为,评判一名律师的能力不能只看创收,还要看社会影响。作为苏州市人大代表,近几年来,他一直关注苏州低层老旧小区外墙加装电梯项目,并为此提出议案,“住户不少是老年人,他们当年为建设做出过很大贡献,老年生活应该方便点。”


对于朱建军来说,中立评估对他的吸引力也是一样——通过这项工作,或许能对律师行业、对法律体系产生影响。


49岁的律师胡艺平也对中立评估产生了兴趣。他是另一家律所的合伙人,擅长商业、国企纠纷的案件。看到招募评估员的通知后,他召集所里另外4名合伙人开了个小型会议,5名合伙人和一名符合条件的律师全部报名。“这是一项全新的、不同于调解的制度,很吸引人。如果从功利的角度讲,律师可以获得从法官角度考虑问题的经验。”胡艺平说。


经过一周的遴选筛选,姑苏区法院、区司法局、区律协从近80名报名者中选出了43人。他们多数是各律所的合伙人,其中30多人在苏州市仲裁委员会任职,整个姑苏区共两名教授级高级律师也均入选。


自2019年4月起,姑苏法院一楼的诉讼服务大厅里多了厚厚一叠蓝色封皮的小册子。册子列出了所有律师评估员的姓名、性别、律所等信息。一旦当事人同意适用中立评估程序,法院便会编辑一条包括案号、案由的信息,发到评估员们的微信群里。


2019年11月21日下午,区司法局一位工作人员在群中发布一条信息,其中包括8个中立评估的案件,编号从278到285,案由包括离婚、财产纠纷等。8个案子在5分钟内被律师们分得一干二净,郏献涛指指手机,“你看,都是秒杀。”


但一些参与评估的律师,接到的案件并非他们擅长的领域,每次评估前都要花费三四个小时阅读材料、寻找相关判决,确认案件的症结所在。朱建军说,他现在接到的案子有劳动合同、婚姻家事等案件,但暂时未涉及他擅长的建设工程领域,“未来希望能接到这一类的案件。”


此外,如果律师长期参与中立评估,会不会与法院过于亲密?郏献涛认为,目前不用考虑这个问题,“因为评估时,律师不知道案件由哪位法官审理,也不会接触法官、询问意见,所以不会造成什么问题。”


为庭审节省时间


有了中立评估室,以往法庭上不理智的争吵、无据的诉求开始向这里转移。


半年来,律师评估员纪慧接下了16个案子,除了当事人反悔、拒绝评估的案件外,其余案件均顺利调解。这位女律师执业12年,平时做的是合同、商事、房地产类案件,但评估时接下的案子多与婚姻、家事、继承相关。


“有时候要讲法律条文,有时候要讲感情,它是理智和情感掺杂的东西。”纪慧说,自己印象最深的一起案子,原告是一位年过八旬的继母,被告是在十几岁后就被养母扶养的继女。争议焦点只是一台不足千元的女式电动车,但它就像一个线头,牵出了双方数十年的情感、财产纠纷,各种旧事越扯越多、越扯越繁琐。


在评估室里,老人一坐下就开始抹眼泪,继女和女婿却是分毫不让。纪慧让双方发泄了一会儿后,说清了电动车的归属,又理清了之前的借贷关系,“但我告诉他们,要想讨还借款需要另外立案处理。”


但纪慧知道,双方不仅需要梳理案件,更需要解开心结。她让老人离开评估室,告诉夫妻俩生恩没有养恩大,“这么多年的感情不能被一个又一个的官司破坏掉”。后来双方调解成功,女婿归还了老人的电动车,借贷关系则带回家中讨论。


一起案件的中立评估结束后,当事人双方达成了调解,法官正为他们出具调解书。受访者供图


类似的事,时时刻刻在评估室中上演。虽然律师评估员们的个人风格不同,但几乎都能为当事人梳理法律问题,并提供情绪的宣泄口,“做个心理按摩”。


据姑苏法院统计,2019年4月至11月18日,该院共受理中立评估案件273件,审结239件,其中诉前调解撤诉78件,占比32.6%;未调撤成功、进入诉讼程序的案件,又有69%获得诉中调解、和解和撤诉。


即便是那些彻底走完了审判程序的案子,中立评估也并没拖慢审判程序,反而为法官们节省了时间,“因为评估员组织双方发言、展示证据之后,对案件的了解已经很细致,因此评估报告都很详细,对庭审的帮助也很大,”姑苏法院民二庭法官浦莉说,迄今为止,她和评估员的判断还没出过分歧。


“当然也有评估员和法官判断不一致的时候,但这往往都是证据问题导致的。”郏献涛说,因为中立评估环节内没有专业人士对证据进行司法鉴定,所以查证的事实有时会具有局限性,而到了庭审环节,有了司法鉴定,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由于绝大多数中立评估案件的效果不错,姑苏法院和司法局经协商,为更好地推动工作,决定将律师评估员增补到60名。2019年9月中旬,姑苏区律协也向各律所发出了增补评估员的通知。郏献涛说,他们希望每名律师每月至少评估一起案子,这意味着2020年或许将有700多个案件进入中立评估程序。



新京报记者 庞礴 江苏苏州报道

编辑 滑璇  校对 付春愔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