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2 21:31:02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闫妍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辰海资本陈悦天: 嗅出内容的味道 | 专访

2018-01-12 21:31:02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闫妍

  “有时候我甚至愿意去投一些比较中二的CEO,强烈的热爱才能让别人产生共鸣,说不准就可以改变世界。”

  85后,曾任创新工场内容领域负责人,主导参与SNH48、米未传媒、绘梦文化、翻翻动漫、墨明棋妙等项目,在最不缺少话题性的文娱内容投资领域,陈悦天拥有让人无法忽视的成绩单和鲜明特征。

  这位复旦软件工程专业毕业的“工科男”,习惯用数据观察世界。下注之前,陈悦天会亲自着手调研、分析、评估、判断,深入排摸整条赛道,奉行专精的产业投资逻辑。

  B面,他会放任自己对一切新鲜的东西“上瘾”。从游戏到二次元,从偶像女团到古风宅舞,甚至还会全力以赴的成为骨灰级粉丝,这让他更容易接近事情的本源,确保命中率。

  兴趣和事业找到了交集,陈悦天的名字也成为了二次元或亚文化项目难以忽略的一个符号。

  粉丝本能

  小学三年级,陈悦天的表哥开了苏州城里的第一家网吧。

  从《红色警戒》、《暗黑破坏神》到《FIFA》,再到《魔兽争霸》,他乐于钻研游戏里的背景故事和玩法演变,一有机会就没日没夜的玩。彼时,抱着电脑如胶似漆的御宅没意识到,这些日子意外地塑造了他。

  2013年下半年,陈悦天入职创新工场,看的就是游戏领域。

  如何让人上瘾?如何让人产生沉浸感?是什么元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人每过两三个小时要手痒打开,心心念念要打游戏?陈悦天抛给自己三个问题,然后沉浸在大大小小的游戏世界里,寻找答案。

  不止一位投资同行提及,陈悦天“够专注,异常勤奋”,“不留问题过夜。”几经研究琢磨,他得出了一套内容娱乐领域投资方法论,即要满足三个标准:可行,可持续以及可规模化。

  移动互联网浪潮之下,随着庞大的用户规模而来的,是大波内容创业红利。那段时间,他和另一位投资经理一口气投了十几家游戏CP(内容提供商)公司,还将目光扫向了ACG中离G(游戏)最近的A(动画)和C(漫画),找到了具备规模化产能的漫画平台、网络番剧制作公司。

  “你要找到年轻人的东西,就必须自己在那个圈子里面,最起码得被他们那个圈层发出来的信息广播到。” 由于母亲在日本工作的缘故,陈悦天很小的时候就熟知了宅舞、COSPLAY、早安少女组、《高达》,常年栖身于二次元文化圈。

  入股橙光游戏,领投绘梦文化,陈悦天顺利找到了行业“卡口”,站在了聚光灯之下,被媒体称作“二次元捕手”。

  “在一级市场,VC本质上靠信息差赚钱。”在他看来,投资人的信息覆盖广度深度和所获得信息的稀缺性决定你对这个行业的理解深度。而他的粉丝本能,总能让他嗅对味道。

  最近,陈悦天沉溺于手办。“去年投了一家手办公司Hobbymax,投的过程中我开始研究这帮粉丝为什么喜欢手办?为什么它是美的?为什么值这么多钱?当我买了之后,慢慢体会到了手办这种产品为什么好。”

  “简直就是可批量生产的艺术品!”

  胸中有一团火

  2016年,资本市场正越来越快,行业在加速,一有不慎就会落后,激越和焦灼让每个VC的胸中都燃起了一团火。

  有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12月底,共有1351只私募股权基金完成募集,投资项目数量为4877个,总投资规模近千亿美元,连续四年增长并再次创下历史新高。募资门槛降低,极低的时间成本或许就可以创造巨大成就,属于年轻VC的时代机会降临。

  30岁的陈悦天,走出创新工场,接过了辰海资本陈尘抛来的橄榄枝,正式成为VC行业里的创业者。

  比起“风口”前的生意,辰海资本要找到的是具有潜在垄断效应的内容平台和平台化内容。去年4月,辰海二期-妙基金成立,展开互联网综合娱乐领域的资本布局,重点关注新媒体、新文化、新消费和新技术等四大领域,已投资了做影视剧改编的十三月,韩寒的亭东影业,综合性动漫企业中影年年,以及艺人养成公司麦锐娱乐、原际画等项目。

  “‘妙’拆开来看就是女子和少年。

  六年前,陈悦天还在CA做投资经理,跟了B站两年,把网站拿给日本老板看时,老板一下就看懂了,但老板在投委会上提出了一个问题,中国的动漫用户到底有多少?够不够大?年轻人是不是都看动画片?

  “那个时候,我没有办法回答他。”最终,陈悦天和B站失之交臂。

  他记得,2014年底,一篇二级市场分析师写的文章才将二次元这个概念从亚文化圈吹到主流圈,徐小平、薛蛮子的转发让一级市场看到了这些属于年轻人的新东西。“不同人群产生了越来越多不同的需求,这就给不同的细分文娱内容、垂直平台带来了更多的机会。”

  “要认真做’女性’和’青少年’的生意。”在陈悦天看来,内容的壁垒就是在背后的人群和场景上,不光是要评估内容本身制作品质、故事内容好不好,更重要的是评估这个内容背后覆盖的是什么受众,这个人群有没有价值,有没有在扩大,消费场景是不是足够多。

  但他的内心仍带着不少疑问。例如,怎样才能投出平台?

  陈悦天持续在看VR、AR和全息技术,等待着它们实现民用化的一天。“无线电技术催生了广播的诞生,显象管技术催生了电视,如果移动互联网和4G的渗透率不达到一定程度,移动直播不可能出现。”

  “要去寻找新媒介,基于媒介寻找新平台,最底层是要看新技术。”他判断。掌握了事情发展的底层逻辑,纵横捭阖似乎并不困难。

  寻找“垄断”

  2014年,刚认识米漫CEO桂震宇时,他一席两年之后要去鸟巢开演唱会的言论,直接让陈悦天惊呆了。心想“古风的文化群落才多大,是不是在跟我吹牛啊?”

  他们的团队被网友昵称为“墨村”,墨村歌曲《我们的墨明棋妙》中“邀您呼吸唐宋的风”、“醉卧角徵宫商”两句歌词恰到好处地表明了其作品特色,无处不在的古风元素,肆意的中国式美感。

  回家之后,陈悦天做了一系列研究,从各个社交平台上面拉了好多数据,看微博、看粉丝、甚至去看贴吧签到。“我最后发现,墨明棋妙的古风音乐圈子群体,跟2014年TFBoys的饭圈是差不多大的。”

  一个人在沈阳写词,一个人南京作曲,一个人在广州编曲,然后再有一个人在成都唱歌, 这种亚文化的背后,往往是更为紧密的粉丝群体。他坚信这个看似小众的文化,实则具备充分的长期投资价值。

  这事做对了。“两年后,墨明棋妙真的去鸟巢开了演唱会。”

  在陈悦天看来,投完产能端之后,就要去做粉丝经济,聚集人群。机缘巧合,他看到了SNH48,以及背后潜在的垄断价值。

  就个人喜好而言,比起韩国偶像练习生制度,陈悦天更喜欢日系养成。但选择投资SNH48并不是为了取悦自己,而是基于投资的底层逻辑——投回报。

  他解释道,韩国练习生制度生产线非常成熟,但他们始终是一个吸流量的模式,成本太高,却不一定能回收成本。“韩国练习生制度的反馈迭代周期很长,需要大量的前期投入,中间没有现金回收。一旦好不容易培养的艺人跑了,海量的前期培训和传播投入突然间就成了沉没成本,少有常青组合存活。”

  相反,养成系的模型才是一家创业公司该做的事情。“一是养成系可以从小资金体量开始起步,慢慢滚大;二是联赛体制,曝光第一天就积累粉丝,一开始不管有多少粉丝,多少都能实现现金流的周转,还能同时测试市场实现迭代,符合商业逻辑。”

  2017年5月,SNH48的运营方丝芭文化完成了数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SNH48实质上是一个平台化的内容,通过不断往里面堆眼球、堆影响力,持续诞生新的小IP,公司自身的品牌和壁垒就会越来越高,最终达成的目的跟内容平台一样,都是垄断性的。”

  为天真,为狂热

  很长一段时间,陈悦天被SNH48粉丝称为“塞纳河”代言人(SNH48又被称为塞纳河组合)。

  “我确实粉过SNH48一段时间,但是现在48的体系实在是太庞大了,感觉真的追不动了。”但他有信心,自己应该还是TF粉丝了解最多的投资人。

  出于职业习惯,陈悦天每天都要逛一逛B站、微博、贴吧,主动搜索新东西、新元素。“米漫就是这么被找到的,知道TFBoys的制作人黄锐也是微博上面有个粉丝给我发了私信,跟我讲了好多黄锐的事情。”

  后来,他投资了黄锐的原际画,因为够“中二”——黄锐身上的坚持和热情让他感动。

  辰海资本有个明确的投资标准,不管是文字、图片、动画还是视频,东西要先拿给他们看。“内容产品就是精神消费品,所以跟消费品的逻辑类似,东西本身一定要能赚钱,做好内容付费,不然讲的天花乱坠也都是空的。”

  接下来,他会问创业者一个问题,你到底想通过这个东西表达什么?陈悦天想找到的是某种天真的想望,某种执着的钟情。

  陈悦天说,很多时候甚至愿意去投一些比较中二的CEO和团队,他们始终沉浸在他的青少年时代的幻想当中,强烈并且坚持的要向世界表达一种意愿,这才是做好内容的一个基础。

  就像真正的艺术家,都在内心深处保留一片童真。

编辑:李凡宗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