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6 22:04:00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刘景丰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每秒最高处理160万笔数据流,超双11峰值10倍,反欺诈黑科技有多牛?

2018-02-06 22:04:00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刘景丰

  项目要点:

  1、消费金融的坏账损失超50%源于欺诈。身份冒用类欺诈占比最高,其次是团伙欺诈,以及账户盗用、恶意违约等。

  2、邦盛科技通过流立方实时数据处理平台,每秒可处理百万级(集群)数据流。数据处理能力是“双十一”交易峰值的10倍。

  3、通过为金融大B(中大型企业)提供实时风控产品,联合运营风控体系,2017年邦盛实现营业额突破1.5亿元。

  几年前,互联网上流行一个段子:你永远不知道电脑另一端跟你交易的,是不是一条狗。网上诈骗盛行的时候,这的确愁坏了很多人,明明聊得很投机,转眼可能就会被骗得很惨。

  全球风险管理公司Kroll发布的《全球欺诈与风险报告》显示,中国企业因为采用新技术和移动支付方式而面临新的诈骗风险。尤其是与加密货币相关的网络欺诈行为的数量正在上升。另一份数据显示,88%的中国企业在2017年面临与网络有关的犯罪或欺诈行为,网络犯罪导致的损失占GDP的比例为0.63%。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现在有了方法:通过实时收集对方打字速度、IP地址信息、使用的聊天设备等信息并实时处理分析,当对方刚发起一笔交易时,相关的金融机构就准确识别出对方是一只“诈骗狗”,系统自动阻止了这笔交易。

  邦盛科技做的就是这样一件事,通过对大数据的实时分析处理,结合相关技术,判断交易中是否存在欺诈行为。这一切工作,要在0.01秒内完成,比眨眼还快。

  邦盛科技创始人兼CEO 王新宇

  为磨技术,4年熬走两位天使股东

  2010年前,国内还没有成规模的第三方金融风控公司。“那时国内金融机构的风控技术要向国外企业采购,我当时为华尔街的金融机构做金融信息系统的技术开发,看到国内金融机构的风控技术被外国垄断,萌生了要在国内做一家金融风控技术的公司的想法,打破国外技术的垄断。”王新宇说。

  邦盛的创始团队,均来自浙大,王新宇是浙江大学博士,主攻算法交易;另一名创始人是王新宇在浙大的博导;还有一位,是国内第一位研究物理性能的博士。这样的创业组合,也被称为“学院派”。

  “学院派”创业,总给人感觉有点书生气的意味。但正是这股气质,才让创始团队潜心4年研究技术。“2010年公司成立,但在2014年前我们都没有任何商业化,整个团队一门心思研究底层核心技术。”王新宇说。

  这又面临一个问题:一家创业公司连续四年不见收益,对追求收益回报的投资人来说可谓煎熬。“那时候常有投资人告诉我们,可以接技术外包的活儿开始挣钱了,但我们依然把全部心思放在技术研发上。”王新宇说。为这,四年间邦盛熬走了两位天使股东。

  邦盛4年潜心研发的,正是其现在的核心技术“流立方”实时数据流处理平台。

  核心优势:数据处理能力是“双十一”交易峰值的10倍

  金融风控技术,看不见、摸不着,但应用起来却事关国计民生。

  “流立方”技术的优势是服务大B(中大型企业)。比如数据显示我国春运期间人流迁徙量达27亿,在一家大型票务平台上,高峰时期平台每天有近百亿访问量。这其中,有一部分是正常购票的旅客,还有一部分是倒票的黄牛。

  “流立方”做的是什么呢?当一笔交易请求流过“流立方”平台,平台自动抓取这笔交易的IP地址,判断是否曾被列为倒票地址;自动分析其图片识别的能力,比如正常人在屏幕的点击是无序的,而机器在屏幕的点击呈高度一致性;甚至还要判断这笔请求的资金来源并进而分析是否存在倒票嫌疑。这每一项分析都需要大量的数据和计算。

  “流立方”的优势就是,数据流过平台,就能实时进行复杂计算、并行计算、关联分析,然后测算出这笔交易背后是否存在诈骗等风险,整个分析过程为0.006-0.013秒钟,比眨眼还快。

  “其数据处理能力,每秒可处理百万级(集群)的数据流水。少量节点,最高可达到160万笔每秒,比去年双十一的峰值数据还高出10倍。这比许多外国金融服务公司的技术还要先进。”谈到流立方的核心技术,王新宇如此说。

  之所以实现毫秒级实时分析,在于“流立方”基于内存的分布式处理机制,提供的是本地化部署的风控解决方案,数据的分析在本地完成,相比其他在云端进行分析的情况,这大大减少了数据来回传送的时间。此外其专利的时序处理技术,在数据处理上更高效。

  这种数据处理能力的优势,更多地体现在面临高并发和低延时需求的金融等领域。当一个人在刷银行卡取款时,怎么能在瞬间判断其是否是盗卡取款?“如果在一个月内同一张银行卡出现刷2万元刷不出来,刷1.5万元刷不出来,刷1万元刷不出来等刷卡递减的情况,这明显是一个盗刷银行卡行为并且试图最大额度盗刷。”王新宇说。

  这只是“流立方”处理的金融场景之一。目前邦盛科技已经在100多个金融场景建立了2400多个规则与模型,几乎覆盖所有常见的金融欺诈场景。

  产品壁垒:打造全栈式风控体系

  实际上伴随着国内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风控作为金融信息服务的重要一面,已经被越来越看重。目前国内做金融风控的第三方创业公司已超过百家,市场越来越热。业内人士分析,反欺诈作为一个行业市场规模接近千亿。

  “我们看一个做第三方风控的金融科技公司,主要看三点:一是有没有核心技术支撑的壁垒,二是数据获取能力,三是对金融黑产的研究及金融业务风险的理解。”一名长期关注金融科技的投资人曾下过如此判断。

  其中之一的技术,正好也是邦盛科技的壁垒。“流立方”只是邦盛风控技术中的一个底层数据实时引擎,与风控数据平台、规则模型库、智能决策平台、场景应用等构成一个自上而下的体系。

  在底层的技术中,除了“流立方”的数据处理能力,还有设备指纹的生物识别技术、代理IP识别技术、可疑手机识别、关联图谱、机器学习等。“这是一个全栈式的风控技术,这也是邦盛可其他风控平台的最大区别。”王新宇说。

  相比而言,业内其他的第三方风控公司则是从大数据、设备指纹识别等领域突破。“风控是一个十分考验人的活儿,你既要有足够强的技术,还要有数据、模型。这是一个全栈式的体系,靠单个方面突破,是很难的。”王新宇称,正是基于此邦盛才在前期将大量精力放在研发上。

  即使现在这一技术已经成型,也还在不断投入精力对技术升级。

  市场应用:从反欺诈和互联网信贷到非金融领域

  “目前我们的风控产品主要应用在两个方面:交易反欺诈和互联网信贷。”在王新宇说。授信方面,邦盛已经与国内12家股份制银行中的8家达成合作,此外还和银联、铁路12306,以及包括农信社、城商行和农商行、支付、证券公司、互金机构等在内的200余家大中型金融客户达成合作。

  在与这些大B合作时,邦盛采用的是产品、技术输出和风控联合运营两条路。仅这几项,2017年就实现营业额1.5亿元。“金融风控,除了技术可以商业化外,其他附加产品也不能小觑,比如数据服务、设备运维、模型输出等。”王新宇预计,2018年营业额将比2017年翻一倍。

  外人看来,风控是一个窄门的领域,王新宇不这么认为。“目前我们主要应用在金融领域,但已经开始向线下、向非金融领域延伸。”

  他有一个规划,在目前的基础上又拿出一个市场团队开拓“流立方”风控技术在非金融领域的应用:在安全、在反恐、在军工等大量信息处理领域。“比如疾驶的高铁,要实时处理分析大量信息,预判异常。因为它的刹车从开始到刹住要12公里。”

  记者 | 刘景丰

  编辑 | 赵力

编辑:赵力 刘喆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