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6 13:05:57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短视频大小巨头混战,战线拉出国界丨2018年终手记

2018-12-26 13:05:57新京报

说到底,留给短视频的用户增量空间也已经不多了。

开栏语:


还剩最后一周,2018年就结束了。


对于大部分创投圈的人来说,这一年并不容易。“募资难”“资本寒冬”一再被提及,一场被称为“大逃亡”的上市潮掀起。过去几年大大小小的风口,在今年也显露出高速发展后的弊病,共享单车的结局令人唏嘘,网约车的发展蒙上阴影……


但在寒冬之中,也蕴藏着机会。对于身在一线的记者来说,感触尤为强烈。今天起,寻找中国创客推出2018年终手记,记者们将讲述这一年来他们的感受,也许是一件暖心的小事,也许是一位让他们印象深刻的创业者,也许是一个触动他们的瞬间,在其中,都会留有他们对行业的思考和感悟。


正文:


在移动互联网流量逼近饱和的2018年,下一个流量高地在哪儿?创业者和投资人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从未间断。作为一名文娱领域的记者,我认为短视频交出了好答卷。


Questmobile数据显示,中国移动互联网活跃用户规模缓慢增至11亿,2018年上半年仅增长2千万。即使如此,短视频行业用户仍然突破5亿,用户使用时长增长4.7倍,接近7267亿分钟,反超长视频的7617亿分钟。


即便抛开数据,你也一定能够感受到,地铁、公交上越来越多人开始刷抖音、快手,“像一棵海草,海草”已经成为新的流行符号,传遍大街小巷。


资本亦非常欢迎短视频这一成本极低的流量获取载体,2017年,短视频领域融资事件达91起。今年受监管政策及资本进一步向头部聚拢的影响,融资数量稍有放缓,仅为40余起。


很多采访对象表示,行业已形成抖音、快手、微博三足鼎立的状态。平台机会很难再出现,几乎成为共识。


马太效应明显


尽管短视频被资本看好,但经过了2018年的疯狂生长,行业格局基本已经定盘,新入局者的机会越来越少。


从内容创作者这一端说,抖音、微博等大部分平台为了更好地搭建内容生态,更愿意将手中的流量资源通过MCN机构分发给内容创作者。这为MCN机构孵化出新IP提供可能,但对于个人创作者来说,就没有那么“友好”。


一位短视频平台从业人员表示,微博、抖音现在几乎不再扶持个人账号,都是通过MCN机构连接创作者,这将进一步决定内容生产的机构化、专业化,头部效益会愈发凸显。


从渠道端来说,短视频平台马太效应明显,头条系、快手占据半壁以上的江山。从艾瑞咨询的数据可以看出,2018年6月短视频各平台月度独立设备数,头条系(抖音、火山、西瓜)和快手占据七成以上的市场份额。根据公开资料,抖音估值约80亿-100亿美元,快手估值约250亿美元。


多位我采访的行业人士表达了一个共识:平台机会很难再出现,行业已形成抖音、快手、微博三足鼎立的状态。


这一年,短视频因为低俗内容经历了一轮强监管,快手、火山小视频、抖音等平台都在整改范围之列。但也有短视频创业者十分坚定地对我说,内容产品不能一味地迎合人性,而是要引导受众去看好的东西。一闪创始人flypig则在一开始就坚持产品调性,“我们不会为了流量去推低俗、肉欲的东西,还是会强调内容的艺术性。”


大小巨头战争升级


为了争夺用户时长,今年以来,大小巨头在短视频这一领域的战争升级。不仅包括一贯的流量拥有者腾讯,还有在线视频网站。


头腾大战更是将短视频这一役推向高潮。头条系短视频产品矩阵的崛起动摇了腾讯时间霸主的地位。先是腾讯系的微信、QQ将头条系短视频产品链接封杀,今日头条发文控诉其不正当竞争,后是腾讯以声誉受影响将今日头条诉至法庭,并暂停与今日头条包括商业采购、投放资源以及其他商业服务性质的合作。


腾讯还忙着上线一系列短视频产品,比如微视、下饭、Yoo视频,新版更新的微视还增加了类似“故事”的时刻视频,据不完全统计,腾讯在短视频领域的产品已达到了14个。


一位熟悉腾讯的产品经理称,微视团队的大多数员工为“70后-80后”,对于做出适应Z世代(90后)年轻人的产品是项挑战。为了摆脱“惯性”,“腾讯内部最近一段时期明确强调,不要以腾讯的名义去做短视频,同时尽量不要依赖腾讯过去的社交关系网络推进新产品运营。”


短视频还动了长视频的“奶酪”,优爱腾们纷纷在短视频上开始下功夫,微综艺、微网剧成为新风向。根据QuestMobile报告,与2017年7月相比,2018年6月中国移动互联网二级细分热门行业总使用时长占比中,在线视频从10.9%下降到9.2%,而短视频从2.0%上升到8.8%。


面向垂直人群尚存机会


创业者的机会在于垂直人群的垂直机会。音乐短视频平台动次的创始人杨宝成认为,目前垂直渠道还未形成规模,所以平台型创业企业不能做大而泛的平台,要做垂直类相对专业的平台。


其中一个机会在于vlog,现在已经诞生一批头部的vlog博主和vlog平台。vlog平台一闪创始人flypig表示,一闪目前已经盈利,主要收入来源为广告。


微博、抖音都在相继进入vlog,一闪曾在今年春节发起了“一分钟”创作挑战,邀请用户拍摄一个时间长度为60秒的vlog讲述自己的春节故事,这个话题在微博上有上千万的阅读量。


大平台为了寻求增量和黏性,也在向垂直化走去。微博和头条数据显示,未来一年,将会分别涉及70余个、100余个垂类。


总而言之,下半场,短视频这场战争战局会更加多维,战线也将拉出国界。创业公司、已经具有规模的短视频平台、长视频网站,甚至像Facebook这样的国际巨头都将在同一舞台竞技。


下一年短视频平台的重点,首先将会是精耕细作,平台的社交属性及粉丝生态将成为关键,目前抖音受制于社交关系差,在电商转化率、打赏等商业化方式上的表现差强人意,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今日头条计划将流量向粉丝倾斜。


其次,将在全球市场上寻找新的机会,那将是一个更有想象力的市场。抖音做了一个好示范,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抖音海外版已覆盖全球150多个国家,月活跃用户过亿。


说到底,留给短视频的用户增量空间也已经不多了。微博CEO王高飞说,今年上半年短视频增长用户近1亿,但到今年下半年第三季度,增长用户仅仅是1300万人。


新京报记者 万珮 编辑 魏佳 校对 贾宁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