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9 02:30:51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联想创投贺志强 投资没有公式可循,深度研究项目至关重要

2019-01-29 02:30:51新京报


2019年1月,贺志强在联想创投春晚致辞。受访者供图


联想创投总裁贺志强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贺志强 联想创投总裁

  年龄:56岁 投资年限:9年 项目数量:100余个 代表项目:旷视科技、寒武纪、宁德时代、蔚来汽车、玩咖、每日优鲜、途虎养车、茄子快传、乐逗游戏等。

  2015年对于贺志强而言,到了需要做选择的时刻。

  那年的联想技术展望报告中,贺志强要对未来5-10年IT行业发展趋势做出判断。最后他得出结论:智能互联网。

  2015年底的一天,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走进贺志强的办公室,“老贺,我们拿出5亿美元来做投资,发动资本和创业者的力量,做企业创投。”

  这是巨头联想主动寻求改变的试探,也是一个IT老手转变为职业投资人的前夜。

  五个月后,已运作5年的联想乐基金“升级”为联想创投。贺志强则卸任CTO,全力做投资。

  大象起舞,首要任务是拥抱改变。彼时的联想,需要新鲜力量的注入,贺志强是那个探路者。联想创投最核心的战略目标,就是“扫描未来IT领域高成长高潜力的机会”。

  时至今日,联想创投已投资了旷视科技、寒武纪、乐逗游戏、途虎养车、每日优鲜等独角兽企业,并在集团内部孵化了SHAREit(茄子快传)、联想大数据、联想云、联想智慧医疗、联想新视界等10家子公司。其投资的项目中,仅2018年就有宁德时代、蔚来汽车、玩咖(万咖壹联)等四家公司上市。

  在联想工作33年,贺志强立下过汗马功劳,但崭新的投资江湖就在眼前,他需要开辟另一片战场。

  “理工男”卸任CTO转型投资人

  联想创投脱胎于联想乐基金,这只成立于2010年的天使基金第一期规模为1亿元人民币,由联想集团和联想控股各出资5000万发起。即使在专注早期投资的机构中,这个规模也并不显眼,但联想乐基金有它独特的使命。

  2006年,贺志强担任联想集团CTO时,就从技术角度成功预判了两个时代的转换:个人计算会从Laptop到手持设备转移。他在联想研究院内部投入重兵研究智能手机时,苹果公司第一代iPhone尚未发布。

  随后,iPhone诞生开启了移动互联时代,基于安卓生态系统的联想乐Phone在2010年1月问世。

  当时的安卓系统缺少关键应用,开发者主攻苹果iOS系统。贺志强找到柳传志和杨元庆,提议成立乐基金,投资安卓的移动生态。乐基金筹备完成后,出手的第一个项目是移动游戏开发商乐逗游戏,三年后在纳斯达克上市。第二个项目是人工智能公司旷视科技。

  “那时候不懂投资,完全是基于对技术的判断。”贺志强回忆。

  “理工男”、“技术专家”、“科研气质”,这是大部分接近贺志强的人对他做出的直观评价。1999年到2014年,他一直担任联想集团CTO和联想研究院院长,承担着研究开发和技术创新的重任,同时还是中科院和北航的博士生导师。

  每日优鲜联合创始人、总裁曾斌曾在联想集团工作十多年,联想创投领投了每日优鲜的C轮融资。在曾斌的印象里,贺志强“气质像是一个科研人员”,这跟精于财务计算的投资人形象存在一定反差。

  “老贺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知识分子’,就像所有做研究的人一样。”SHAREit CEO仇俊说。他2007年加入联想研究院,入职一周后做产品demo演示时第一次见到贺志强。

  基于对技术的长期研究和敏锐洞察,贺志强萌生了做投资的想法。在乐基金运行时期,贺志强和团队将80%的资金投向了偏技术的早期项目,其中大部分围绕智能手机展开,包括乐逗游戏、ZAKER等,同时他开始思考乐基金可能的打法。

  乐基金初创团队多为联想研究院的原班人马,在很长时间里,贺志强的本职工作在研究院,基金的人员架构、风控、尽调等系统性工作,并没有形成体系,这让乐基金在早期多多少少带有探索的意味。

  贺志强全职投入做创投的决定发生在2015年。这一年,互联网创业进入下半场的呼声渐响,贺志强察觉到,单纯依靠流量的商业模型已抵达天花板。他做出判断,下一波浪潮将是智能互联网。同时,联想集团需要创业者新鲜的力量驱动增长。

  于是杨元庆和他酝酿了很久,决定成立联想创投,关注物联网、边缘计算、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对产业的影响。贺志强全职负责联想创投的基金管理,“联想创投做两件事,第一是投资IT的未来,第二是内部孵化,通过给团队股份的方式推动联想内部的业务创新。”贺志强说。

  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

  从CTO转型投资人的第一道难关是:放下身段。

  曾斌记得,当年他加入联想时,贺志强已经是联想集团CTO。在联想的各种会议上,经常会看到贺志强分享。“我认识老贺很长时间了,但老贺认识我可能时间不长。”曾斌调侃道。

  离开联想创办每日优鲜,曾斌成为生鲜和电商领域的专家。贺志强虽然投资了每日优鲜,但对电商的了解并不如曾斌。在频繁的互动中,曾斌发现贺志强是一个“非常好学”的人。

  最典型的是,有一天曾斌发了一条朋友圈,讲的是3J车厘子如何好吃。刚发出去没多久,贺志强发过来一条微信:“J是什么意思?”贺志强的简单直接让曾斌感到惊讶,“以他的年纪和江湖地位,能不懂就问、不断学习这是很少见的。”

  核心科技是贺志强擅长的领域,同时也是联想创投主要的投资方向。联想创投将80%的资金聚焦在智能互联网领域,包括边缘计算、IoT、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以及其与行业深度融合的应用。剩下的20%则投资其他可能存在潜在机会的领域,消费升级是其中之一。

  在这20%贺志强“可能并不太擅长”的领域,他将调查研究发挥到极致。

  2017年元旦,曾斌突然接到贺志强的电话,说要去每日优鲜的前置仓看看。挂了电话没多久,贺志强就跑到现场,待了好几个小时,考察前置仓的运行模式。“这很像做科研,他要看到实验的数据结果才能下判断。”曾斌形容。

  这一点,仇俊同样深有体会。早在联想研究院工作期间,有一次某个项目在推进过程中存在不同意见,贺志强去各大公司跑了一圈,全部考察完后,推翻了之前的决定。

  依托这套严格的调查研究方法论,贺志强在早期发掘出旷视科技、寒武纪、Aibee等项目,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投资方法论。

  “人、事、势、时”——贺志强将联想创投的投资理念概括为四个字。具体细化为:人为重、事为先、顺势而为、审时度势。除此之外,他认为,投项目没有公式可循,对项目的深度研究至关重要。贺志强在团队内部一直强调,做研究型的投资机构,重视每一次行研,对于每一个项目要“想得清楚、研究得透,下手狠、打得准”。

  联想创投一个典型的特色是通过内部孵化,将集团内的创新项目,拆分成子公司。贺志强称之为“引入创业者和资本的力量”,一般流程是:联想集团内部开发创新项目,项目成熟后剥离,引入外部投资方,实现独立发展。

  以SHAREit为例,始于联想内部孵化培养的小团队,2015年单独拆分转型出海。如今联想创投已孵化了10个项目,包括联想大数据、联想云、联想智慧医疗、联想新视界等。

  对于这些孵化剥离的项目而言,联想集团就像一个后盾,在需要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扶,这种关系同样适用于贺志强和那些“离家闯荡”的创始人们。

  在仇俊看来,贺志强“看似严肃,实则亲和”,大部分时间都是一副严肃脸,但其实内心很重感情。“对于我们这些他带出来的兵,他时不时会嘘寒问暖,动不动就问一问有没有困难,是否需要帮助。”

  用流程和制度克服人性弱点

  贺志强自认为属于“比较有情怀”的人,“有一点浪漫主义色彩”。但是做投资后,他理性的一面更为突出,在两年时间里与团队一起打磨工作方法论。同时,他逐渐发现,需要改变以往的思维习惯。

  贺志强直言,做CTO的时候,构想再天马行空,也会有团队去落实,就像写一段程序,输入代码,“实际结果跟你预想的是一致的”。但做投资则完全不同,会产生很多意想不到的结果。

  至今他最大的遗憾是错过对今日头条的投资。2011年,贺志强在天使轮就投资了内容聚合平台ZAKER。ZAKER 2013年用户量达到3000万,而今日头条在2012年8月才发布第一个版本,日后崛起成为超级独角兽。贺志强将之视为“最遗憾的投资案例”。

  类似的案例还有商汤科技。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立曾在联想研究院工作过一段时间,但贺志强并未投资商汤。投资团队在接触商汤后并未继续跟进,从而导致错过。由于在天使轮投资了旷视科技,这让团队“在心里形成了倾向性意见”,最终影响了投资判断。

  “太遗憾了,非常遗憾!”贺志强丝毫不回避失误。这让“工作非常认真”的他下定决心要避免类似的错误。他在反复推演复盘中,将原因总结为“人性中固有的成见”。因为心里有成见之后很难打破,从而在投资时形成偏见。他经常跟团队强调,在有好的项目时,一定要与对方直接聊,不能因为某些因素就认为项目不需要看了,一定要靠事实和数据说话,听真理的声音。

  “有很多人说,我作为一个理工男,看项目的时候可能会错过马云,因为他的抱负那么大,我会觉得不现实,这是人性。”贺志强耸耸肩。

  贺志强很快发现,克服人性需要建立更加完善的投资制度和体系。他要求推荐的项目必须记下来,凡是反复强调两三次的项目,就必须要上会,让大家来讨论。“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相互意见不一致,所以我们通过上会,来决定是否投资。”贺志强说。

  这套方法看来行之有效。投资AI芯片独角兽寒武纪的时候,联想创投内部团队意见不一,贺志强吸取教训,坚持先上会,再讨论是否投资,最后联想创投在A轮时投资了寒武纪,并在B轮再度追加。

  一路下来,贺志强得出结论:流程和制度能保证50%的可靠性,剩下50%是因人而异的艺术成分。“很多投资人爱讲哲学,但是具体到每个项目,细节非常多,细节才会决定成败。”贺志强摆摆手。

  林元庆曾任百度研究院院长,在2017年创办了人工智能整体解决方案公司Aibee,并在天使轮和A轮拿到了联想创投的投资。在他眼中,他跟贺志强都属于科学家向商业转型的那类人。他坦言,“做技术的人就希望每天待在实验室,跟技术打交道。”但角色的转换,“逼着”他们站到了台前,在这一点上,林元庆认为自己跟贺志强存在某种共性。

  如何在聚光灯下更好地表达,这似乎是很多做技术的人都需要补齐的短板,也是要克服的人性“弱点”。在公开场合“像马云一样侃侃而谈”,是他们在努力学习的。但“老贺已经讲得很好了,比之前进步很多”,多位熟悉贺志强的人评价。

  做技术和投资都要预见未来

  贺志强毕业后就进了联想,工作了33年,做了30年技术。

  2006年,贺志强在美国洛杉矶参加一个会议,会议结束他坐电梯下楼。电梯里一个朋友问他在联想待了多久了,他说20年。旁边一个美国人听到大吃一惊,直呼“Stupid(愚蠢)”。

  或许在一家公司任职20年,意味着错过太多外面世界的精彩。但贺志强不这么认为,“在联想,我经历了许多有时代意义的时刻,从自有品牌的崛起、到收购IBM进军全球化、到面对挑战,起伏跌宕、非常精彩;我甚至没有时间对外去讲那些真正精彩的地方。”

  在贺志强看来,他的人生简单纯粹,几乎将所有时间用在了工作上。

  他唯一多年坚持的习惯是游泳,但他否认这是因为爱好,而是和工作相关。早年他被联想派驻香港时,因为工作太拼得了肺炎,经常低烧。为了锻炼身体,当时不会游泳的他开始自学游泳,每天早上跑到楼下游,一直坚持了十几年。

  工作之余,他最感兴趣的事就是“把很多问题从根上研究清楚”。

  在不少被投企业CEO的眼中,贺志强与许多投资人不一样的地方是,他更愿意与被投企业交流对技术未来发展、公司管理的看法和对行业的思考与实践。这很符合一个钢铁理工男的形象,仇俊认为这可能跟他是技术出身有关,比较简单纯粹。他一直坚信一件事情,就是技术会让社会变得更美好,这也是他转型投资后依然投资硬科技的根本原因。

  林元庆将之解读为务实,“本质上是想把事情做对,创造价值。”他如此总结。

  贺志强承认:“我就是挺无趣的一个人。”熟悉贺志强的人跟他聊天,基本都聊工作。“你要跟我聊二级市场,聊投资、聊技术我没问题,其他的我也不会聊。”

  经历了转型,他认为,做技术的时候,构想的技术发展方向有团队去落实,预想和结果是一致的。做投资压注下去,会有很大变量。但技术和做投资有相通的地方,都是要预见未来。

  你做投资时的第一间办公室在哪?哪些布置或细节让你难忘?

  贺志强:联想北研A座6楼。我办公室一直挂着邓小平的像,还有一个很大的书架,很多年了。

  投资生涯中,经历至暗时刻会向谁求助?

  贺志强:自己排解。游泳、跑步等,心里有压力就会去运动。

  没有投资今日头条,你怎么总结其中的教训?

  贺志强:我经常跟团队强调,在有好的项目时,一定要与对方直接聊,不能因为某些因素,就认为项目不需要看了,一定要靠事实和数据说话,听真理的声音。

  如果你不做投资人,你会做什么职业?

  贺志强:开面馆,开店迎客。我生活比较简单,圈子里的人也很简单。开门迎客能看到世间百态,而且我喜欢吃面,所以想开一个面馆。我也建议你开一个店。

  B06-07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黎明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