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登录注册

账号     忘记密码

密码     

热线电话

新京报网 > 时事 > 深度 > 正文

“纵火者”陈水总

2013-06-09 03:30:49  新京报


昨天,犯罪嫌疑人陈水总家,厦门市思明区局口街24号,警方在现场调查。 新京报记者 郭铁流 摄

  厦门公交纵火嫌疑人性格“古怪”、“爱找碴”,与邻居不睦

  陈水总:厦门公交车纵火案犯罪嫌疑人,厦门人,无业,生于上世纪50年代

  纵火嫌疑人陈水总死了。

  据厦门市新闻办消息,犯罪嫌疑人陈水总被当场烧死。

  据多位目击者的描述,6月7日下午,陈水总独自离家。监控录像显示,傍晚时,他出现在快速公交车金山站,用手推车拉着编织袋,在BRT车站徘徊,一辆人多的公交车驶来时,他上了车。

  18时20分许,这辆行驶中的公交车浓烟滚滚,火光骤起,最后被烧得只剩车架。大火导致47人死亡。

  黑暗的巷子

  陈水总的家在厦门老街深处的黑暗巷子里,一家三口挤在不到30平米的两居室里

  拿着放大镜的苏妹(化名)只看了一眼,就用闽南语叫出了照片里嫌疑犯的名字:“啊,水总。”

  她的印象里,陈水总是个有些瘦的男人,爱穿衬衣和西裤,朴素但整洁。因为没有固定工作,常年晃荡于局口街一带。

  在厦门市思明区局口街,认识陈水总的人都知道,陈和妻子、女儿挤在一套30平方米不到的两居室里。邻居们说,陈水总已经在此“蜗居”了30年。

  “这里是厦门最老的街道。”出租车司机说。

  已经建成几十年的老房子低矮、逼仄。苏妹站在家中,能瞧见陈家破旧泛黑的墙壁和没有安装铝合金的窗户,在这片社区中,只有陈家没有装亮色的铝合金窗户。

  局口街两侧的建筑,一层挤满了售卖服装的店铺和小餐馆,人声鼎沸,音乐嗡嗡作响,楼上是住家——其中包括陈家。

  通向陈家的路,是仅容一人通过的黑暗巷子,经过的行人随时会遭遇头顶落下的不明液体,没有光,阴影更加昏暗。

  但只消一个转弯,马上就能步入厦门最繁华的商业街——中山路。

  老街坊们说,曾经有传闻说局口街要拆迁,建成繁华的商业街,这里的住户们欢欣不已,谁知后来就没了动静。

  邻居们说,陈家日子并不好过,常年没有稳定收入的陈水总,偶尔会去打零工,但大多数时间待在家中不干活。陈家生活的来源,都在陈水总妻子身上,除此之外,还要负担女儿的学费。

  “爱找碴”的男人

  陈水总很少和邻里、亲戚交往,他一天拨打9次110投诉邻居,还将和邻居间的道路封死

  在诸多邻居眼里,陈家三口话少,极少与人来往。

  这些年里,看不到任何亲戚朋友出入陈家的大门,陈家也从不串门。知情邻居说,陈家兄弟姐妹七个,陈水总排行第三。“但和几位亲戚的关系也不和睦,经常吵架。”

  陈水总家人并不愿对记者谈起陈水总的事情。8日上午,有记者试图采访陈的哥哥陈士龙(音),陈兄情绪激动,差点发生冲突。而其他的亲属面对提问,也多回答“这事我不知道”。

  相比起陈妻和陈女只是沉默,陈水总留给人的印象则是古怪、爱找碴儿。

  “他不爱和人接触,但一开口,10次有9次是跟人吵架。”快餐店的曹姐(化名)说。

  8年前搬来的曹姐和许正(化名),租下陈水总舅舅的房子,开了间快餐店,成了陈水总的邻居,从此两家争吵频繁。

  在许正看来,陈水总格外敏感:快餐店的男员工们喜欢用播放音乐,嬉笑打闹。但陈水总觉得,这是对自己女儿的一种骚扰,于是总对男员工们骂骂咧咧。

  除此之外,陈水总抱怨最多的是快餐店太吵,占道经营。曾经有一次,他一天之内拨打了9次110投诉。

  最激烈的一次争吵爆发在两年前,陈水总要求舅舅将快餐店和自己家之间的通道堵死,舅舅应允,在两家之间装上了一扇铁门。

  某一个夜晚,许正突然听到铁门外传来“咣咣”声,跑过去一瞧,才发现是陈水总正拿着铁锤在砸锁:“我就是要走这条道儿。”这让许正困惑不解:“你自己要封起来的,怎么反悔了?”

  再后来,陈水总自己动手用破损的木头把铁门钉得严严实实,不留一点儿缝隙。他甚至把许正家的两扇窗户一同钉上了,“说是防止我们窥探他的生活。”许正说。

  没有邻居去过陈家做客,见过陈家内部的陈设。昨日上午,陈水总家的入口已经被封锁,警察们守在一旁。

  陈水总不容许任何试图打破封闭的事情。许正的小狗曾有次爬过木头的缝隙,进入陈家,等他听见狗叫找过去时,发现陈水总已经把小狗赶到了柜子的阴影下,一边拿木棍使劲捅,一边叫骂:“弄死你。”

  陈士龙也向媒体证实,弟弟的脾气并不好。每当看着站在阴影里的陈水总要开始发作时,局口街的街坊们一致地躲得远远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街坊们说。

  挣扎在贫困线上

  二十多年来陈水总生活一直贫困,近年来,与叛逆期的女儿关系不睦

  6月8日晚,警方公布了陈水总的杀人动机:经过深入、细致的侦查和技术比对,并在其家中查获遗书,证实陈水总因自感生活不如意,悲观厌世,而泄愤纵火。

  这与网上一篇据传是陈水总的“自白”不谋而合,虽未经警方证实,但记者采访时都一一得到印证。在这份“自白”中,一向对邻居“强势”的陈水总示弱,自称“草民”,并历数了生活的不幸。

  在他的描述中,他曾在1970年因为家庭生活来源被切断,随全家下乡,历尽艰辛于1983年回城,但没有安排住房(一家10口住28平方),没有安排工作,自谋出路直至1994年(40多岁)勉强娶妻生女,后又摆摊卖麻糍为生但摊位遭到取缔,数十年一直挣扎在贫困线上。

  据媒体报道,住在陈水总隔壁的妹妹证实了上述说法。陈妹介绍,陈水总1983年回到厦门后,只能打零工度日。上世纪90年代,陈水总在家门口开了一家汤圆店,后来因为没执照被取缔。

  最近几年,陈水总多在附近打一些零工糊口。

  多位邻居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这一说法。而近些年来,陈水总在当地一直以“上访户”的形象为他人所熟知,街坊们模糊地听说,他为了户口和低保的事情在到处奔走。

  陈士龙说,弟弟之前曾领过低保,后来外出打工低保被取消,弟弟因此上访。

  除了想办法对抗贫困生活外,陈水总还需要应对与正处于叛逆期女儿的矛盾,“家里只有一台电脑,有时候他和女儿抢着上网。” 陈士龙说。

  透过被隔断的走道,许正经常能清晰地听到陈水总与18岁的女儿爆发的争吵,女孩的声音高亢激烈,陈水总也不示弱。

  有一次,女孩告诉父亲自己马上职高毕业,要去实习了,陈水总哼了一声,带着些嘲讽说:“你吃得了这个苦吗?”又引发了一次争吵。

  最后的平静

  近两年,陈水总变得沉默,有邻居注意到他生病了,案发前,他一直在为改户口年龄的事情奔走

  邻居们说,这两年的陈水总,性情大变,越发沉默。“不怎么闹腾了,也不怎么爱跟人吵架了。”

  大多数的时间里,陈水总独自待在家中,等待归来的妻子和女儿。

  在安静的夜里,许正能听见隔壁陈水总一声接一声的咳嗽,没有停歇,仿佛“要把肺咳出来”,还能闻见飘来的一股浓烈的中药味儿,但没人知道陈水总生了什么病。

  在事发前20天左右,路过陈家的许正往屋里瞥了一眼,发现陈水总独自一人在家来回踱步,神情严肃,背影看起来“非常孤独”。

  许正突然觉得陈水总有些可怜,他想到了多年前两家还没有闹僵时的一幕:他喝醉了,倒在店铺和陈家的过道里,从那路过的陈水总嘟嘟囔囔地将他费力地扶起来。

  “这两年太安静了,我还以为他喜欢这样的生活。”许正说。他没想到,这是陈水总最后的平静。

  在网上流传的署名为“陈水总”的微博里,微博的主人在6月6日这一天,共发布了12条微博,发布时间为18时52分至20时18分。

  “陈水总”在微博中抱怨,为了自己的实际年龄问题,相关部门互相“踢皮球”,不肯修改。

  他坚称,当年回厦门时,派出所将自己的年龄少写了一岁,影响到60岁“办理退休”,因此要修改户口上的年龄。据媒体报道,其妹妹也称,陈水总是1953年生,现在已经年满60岁。

  关于此事,当地社区委员会工作人员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陈水总确实曾经来办理社保,且事发前仍旧没有办理成功。

  但也有街坊称,陈水总并非都如他所说,总遭遇政府机关的推诿。几年前,他跟当地的居委会和街道办反映家里的房子是危房,经过几番交涉后,他的房子由当地政府出资改造。

  6月7日下午,陈士龙最后一次见陈水总。他记得当时陈水总并无异常,独自一人离开了家。

  新京报记者 朱柳笛 厦门报道

相关报道:
任何理由都不是戕害无辜的理由
新京报网

即时快讯
声音话题投票

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是我对我的国家的责任,这也是我坐在这里的意义。四十多年前,我从我父亲那里继承了这个责任,这是我一生的终极目标。

——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

图集
视频
点击排行
  • 时政
  • 北京
  • 国际
  • 财经
  • 文娱
  •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