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9 02:30:27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104路快车下岗 车迷送别末班车

2013-12-29 02:30:27新京报


27日晚,数名车迷来到104路快车柳芳车站,与将要被替换的“104快”合影留念。新京报记者 王叔坤 摄

  为北京首条“油改电”的公交线路,昨日起由127路无轨电车替代,车迷做台历赠车队

  新京报讯 (记者李禹潼)“全家1988年搬到柳芳,那时起就开始坐‘104快’上学,如今一晃,我大学毕业都十年了,‘104快’也到了说再见的日子。”12月27日晚,多名车迷来到城铁柳芳站,与最后一辆“104快”柴油车告别。

  作为北京首条实施“油改电”的公交线路,从昨日首班车起,104路公交快车正式全被127路无轨电车替代。

  开路号灯供车迷留影

  12月19日起,104路快车的运营车辆开始逐步由127路无轨电车替代,按计划,28日,30辆104路快车将完成置换。

  27日晚8点,城铁柳芳站的公交站牌上,使用了34年的104路快车站牌已更换为127路。

  “想着晚上八九点,‘104快’会上路跑最后一趟,我们就约好一起过来,想最后坐一次‘104快’,留个纪念。”车迷穆卿说,车迷们都是地道的北京人,平时常活跃在百度贴吧和各大公交论坛,有的对车体设计感兴趣,有的喜欢研究相关企业的经营模式,有的喜欢收集车牌。

  为了表达自己的留恋,穆卿说还将自己近年拍摄的“104快”图片制成台历,送给车队工作人员。

  晚8点30分,车队工作人员将停在车厂的一辆104路快车的路号灯打开,供车迷合影留念。得到车队工作人员允许后,车迷们拿着104快的站名图,与最后的104快合影留念。

  5辆“104快”提前下岗

  因次日要全部替换为127路无轨电车,车队停车场的车辆需要清空,最后5辆‘104快’需提前送走。

  “今晚到零点都安排了无轨电车上路,不会再安排‘104快’了。”调度人员表示,安排司机将这些车辆全部开走。

  半小时后,5名公交司机被送到车队停车场,他们随即将最后的5辆“104快”开走。

  除了到现场的车迷,还有不少网友,也表达了自己对“104快”的留恋。“@哈喽沙缇”说,“曾经初中每天追赶的104快如今也即将改为127无轨电车,这算什么。难道真的要把我所有追忆青春往事的依据都抹杀掉么?我想,这或许是上天提醒我美丽的青春的方式。”

  在车队工作34年的屈良,也目送最后一辆“104快”离去。看着104快逐一离开车厂,做过司机、售票员、保卫员的屈良也很不舍,感叹“自己的青春都在104快上了”。

  ■ 讲述

  “一转身,就再也见不到了”

  1980年出生的穆卿说,自己对104路快车有很深的情结。

  “1988年搬家到柳芳,当时我正在上小学,学校在地安门,六七站地到宽街,每天上学放学都坐104快。当时104快还没延伸到柳芳,从家到公交车站要走15分钟,我每天放学坐上104快时,都有种它能带我回家的感觉。”穆卿说,104快陪伴自己度过了小学和初中时代。

  穆卿记得,20年前的和平里北街和现在相比,差别巨大。“当时这片还不叫柳芳,站牌名叫和平里火车站。”穆卿说,1993年10月,104路快车增加延伸路段,由和平里火车站经柳芳北街、展览中心、柳芳街东口、柳芳街西口、柳芳北街、再回到和平里火车站终点。路段延伸后,大大方便了和平里地区的居民。

  穆卿说,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十年了,时不时还会坐一次104快,得知要改成127路以后,虽支持节能减排,但104快承载着他很多记忆,还是很不舍。

  “一转身,就再也见不到了。”27日晚9点半,龚帅羽给即将驶离车厂的104路快车拍完照后,迟迟不肯离去,喜欢研究和尝试新事物的他曾“坐过一整天的104快,往返三趟。”龚帅羽记得,自己第一次乘坐104快是在1990年,“我妈抱着我送人去北京站,当时我才几个月”。

  新京报记者 李禹潼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