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5 13:09:34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郑书 许腾飞 何强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大连华表”凌晨被拆除的背后

2016-08-05 13:09:34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郑书 许腾飞 何强

多位大连市民向“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透露,8月5日凌晨0点30分左右,大连星海广场华表被拆除。每年夏季都有中国国际啤酒节在星海广场举行,而今次拆除华表就是在啤酒节结束,拆除大棚时,一同拆除。

  多位大连市民向“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透露,8月5日凌晨0点30分左右,大连星海广场华表被拆除。

  每年夏季都有中国国际啤酒节在星海广场举行,而今次拆除华表就是在啤酒节结束,拆除大棚时,一同拆除。

  星海广场是大连的城市标志之一,位于大连南部海滨风景区,原是星海湾的一个废弃垃圾填埋场。改造工程于1993年7月启动,竣工于1997年6月,历时近四年。今晨被拆除的华表也是当时所建,位于广场中央。

拆除前的“大连华表”

  “政事儿”注意到,2013年因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被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薄熙来曾长期主政大连,从1992年到2000年,先后任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而上述星海广场及华表正是在这期间所建。

  薄熙来的形象工程

  从1992年开始,薄熙来先后担任大连市代市长、市长和市委书记职务,直到2000年任辽宁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其对大连的改造,包括上述星海广场也曾引发外界争议和质疑。

  据中国新闻网2003年报道,时任辽宁省长薄熙来当时被记者当面质疑:大连的星海广场、人民广场、奥林匹克广场等通常占地颇大且花费不菲,这是否为政府面子工程?

  薄熙来回应时说“城市建设从根本上讲是一个经济问题,而非所谓的形象工程或面子工程”。

  1999年,星海广场新添加了书页建筑和脚印等雕塑。据媒体报道,其中最亮的脚印是薄熙来的。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1992年到1995年,大连实德承建了星海广场、大连胜利广场、金石高尔夫球场等多个大连的标志性建筑工程。 而实德集团的原董事长正是后来与薄熙来案有深度交集的徐明。

  根据薄熙来案庭审资料显示,薄熙来于2012年6月28日亲笔书写了《关于我和徐明经济问题的说明》的自书材料。其中,薄熙来交代了其帮助徐明在星海湾广场建设定点直升飞球项目等问题。在薄熙来受审时,徐明也曾出庭作证。

  2015年12月4日,出生于1971年的徐明因病在狱中去世。

  与实体建筑相对应,薄熙来任职大连时力推的“骑警”也被质疑为是“形象工程”。

  大连市政府在1994年底成立了女子巡警大队,成员平均年龄23岁,配备4辆警车。第二年,大连市公安局又投资了105万元,购买了英国纯血统警马11匹。大连年鉴上写道:这两支队伍隶属于大连市局巡警支队,主要负责日常巡逻及重要节庆、外事的礼仪、巡逻表演等任务。

  后有大连市退休警察赵明公开质疑“女骑警”是形象工程。赵明表示,一面是警察同志低保障、超负荷的“鞠躬尽瘁”,另一面却是固守投入和回报严重失调的“养马待命”。他认为,从实战要求出发,这些女骑警骑马巡逻,不如骑个摩托车或自行车更实用。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薄熙来在任职重庆市委书记期间,也有多个项目被质疑为“形象工程”。

  薄熙来主政重庆时换种逾2千万棵银杏树。

  据媒体报道,自2008年重庆启动“森林重庆”以来,来自山东、江苏、广西等地的银杏树,如潮水般被采购进入重庆。“到处都在抢栽银杏,简直就像打仗一样。”吴登明说。这座城市对银杏树的需求量巨大,一度导致其价格狂飙上涨五六倍,让市场都感到了不安。

  当时,有重庆市人大代表多次向重庆市有关部门上书,认为银杏树价格高达十多万元,超过相同直径的黄葛树数十倍,要求暂停栽种银杏树。

  而薄熙来在重庆发起的另一项遭遇质疑的“运动”,则是全市建设交巡警平台。

  2009年4月,重庆提出把建立“防控 判研平台”、“社会防控网络”作为平安重庆建设的重要举措之一。次年6月,出台相关决定,宣布将建 成500个交巡警平台,配备1.3万名交巡警,以及安装50万个公共视频等。

  而在2012年底,这些交巡警平台也悄然拆除。据媒体报道,“区县的交巡警平台多数已经消失,主城区此 前设置过于密集的地方,也拆解了一部分,取而代之的是交巡警流动平台车。”

  其他落马官员的形象工程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在十八大后落马的官员中,有不少曾在主政一方时大搞“形象工程”,甚至有些官员造价并乘机捞钱。譬如,据中组部下属党建读物出版社出版的《领航中国》一书介绍,苏荣在主政江西时大搞“造绿工程”,有的树直接种在水泥、沥青渣、砾石砖瓦之上。

苏荣

  2008年前后,苏荣在江西推进造林绿化“一大四小”工程,要求各市县主官挂帅“种树领导小组”,从市到县到乡镇,层层签订责任状,全省主要精力放在植树上。一些地方大搞一夜成林、一夜成景,有的顾不上更换土壤,直接在水泥、沥青渣、砾石砖瓦等基建垃圾上种树,甚至摸黑抢栽树苗,使植树变成了不分季节和白天黑夜的运动。

  由此,有的地方将社会资金等非财政资金列入财政投入,有的地方虚报、重复申报财政预算安排资金,全省申报的工程建设财政资金比实际支出的多了84亿多元。

  而在媒体的披露中,苏荣家属也插手了“一大四小”工程。有报道称,苏荣弟弟曾介绍一苗木商人到江西做生意,该苗木商通过“一大四小”赚了5000万,送给苏荣弟弟1000万。

  在山西原省委常委、太原市委原书记申维辰主政太原期间,曾更改设计初衷,执意将原本规划为绿地、公园的龙潭片区建为“新地标”、城市综合体,甚至要将21世纪后新建的大片住宅“推倒重来”。

  由于占用本为市民公用的公园绿地建设豪宅,加之强拆、补偿不到位等一系列问题,申维辰主持的该工程引发群众强烈不满。目前,龙潭片区改造工程仍在半拉子“烂尾”中,当地至今有市民不停地投诉上访。

  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被专家嘲讽地称为“规划之神”,被诟病的项目包括在山顶开挖大湖、在山地建百米大道……其主政揭阳时,曾主持投资30亿元开展两河四岸景观等建设,河道两侧绿化带就宽500米。

  而万庆良主政广州后,还先后计划建9个新城,仅新城规划面积相加近800平方公里,超过了新加坡国土及上海中心城区面积。

  2014年10月,新华社曾晒出了对各地“政绩工程”的治理清单:全国叫停663个“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有418人因弄虚作假被查处。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郑书 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校对:陆爱英

编辑:李丰 校对:陆爱英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