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7 18:44:23新京报 记者:赵凯迪 编辑:白馗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河南失踪少女为父子生3孩”:父亲涉嫌强奸罪被公诉

2019-06-27 18:44:23新京报 记者:赵凯迪

河南驻马店,少女古玲失踪6年期间,为郑太民、郑林父子生下3个孩子。昨日,新京报记者从古玲代理律师赵良善处获悉,郑太民因涉嫌强奸罪,已于近日被驻马店市驿城区检察院起诉。

新京报讯(记者 赵凯迪)河南驻马店,少女古玲失踪6年期间,为郑太民、郑林父子生下3个孩子。此事曾一度引发网络热议。

 

昨日(6月26日),新京报记者从古玲代理律师赵良善处获悉,郑太民因涉嫌强奸罪,已于近日被驻马店市驿城区检察院起诉。

 

检察院查明,2012年5月1日前后,时年53岁的郑太民在驿城区街头,见14岁古玲智力低下,便将其带至所租的房屋中,安排儿子郑林与古玲以夫妻名义同居。2014年1月,郑太民与古玲发生性关系。

 

2014年11月至2016年8月间,古玲生下一名男婴和一对双胞胎。经鉴定,男婴的父亲是郑太民,双胞胎的父亲是郑林。


嫌疑人所居住的小区。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摄

 

14岁少女失踪

 

古玲出生没多长时间,父母就离婚了。不久后,母亲刘桂琴带着她和哥哥古南,来到距家百公里外的驻马店打工。

 

2011年,刘桂琴因犯罪获刑。那年,古南23岁,已经结婚生子,古玲13岁,正在上小学五年级。母亲入狱后不久,古玲就辍学了。

 

辍学后,古玲去服装店卖过衣服,干了没几个月,就不去了。“她那时候小,爱去网吧玩QQ,经常找我要钱去上网。”古南说。

 

2012年5月1日前后,兄妹二人因此发生了争吵。古南记得,那天下午5点,他下班回家,妹妹来找他要钱,说要去上网。他没有给,妹妹坚持要。一气之下,他打了妹妹一巴掌。

 

从此之后,妹妹就出走了。“从那天起,我就没有再见过她。”他在周边多次寻找妹妹,但是没能找到。

 

其间,他去监狱看过母亲两次。每次母亲问到古玲,他都谎称,“妹妹出去打工了。”

 

2016年7月19日,刘桂琴从河南新乡女子监狱刑满释放后,来到当时在新乡居住的大姐家中。两人在聊起古玲时,刘桂琴才得知,女儿已失踪多年。

 

她立即赶回驻马店,开始寻找古玲。她说,当时到派出所报过案,也在周边打听过,但是没有结果。

 

为一对父子生下三个孩子

 

后来的母女相遇,巧得像电视剧里的情节。

 

2018年1月21日,一个下雪的午后,做酒水推销员的刘桂琴在万隆小区贴传单的时候,她发现,一个女孩赤脚穿着拖鞋站在路边。女孩身上的薄线毛衣领口都开线了,灰色的外套旧得发白,“看起来像个要饭的。”

 

“我贴传单时,她朝后望了我一眼 ,我一看,这是俺闺女啊。”刘桂琴喊女儿的小名,女孩没有反应。

 

女儿失踪了六年,母亲再次见到她时,她像是变了一个人。她的目光呆滞,衣着破旧,之前垂到腰部的马尾辫,也变成一头蓬乱的短发。

 

她猜测,女儿有不好的遭遇。交谈时,刘桂琴从古玲的只言片语中得知,她住在楼上的郑太民家,现在已经有三个孩子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刘桂琴立即报警。

 

警察带着母女二人,来到小区顶楼郑太民的家里。那个阴暗、简陋、不足100平方米的房子里,到处堆积着瓶瓶罐罐和破旧的衣物。

 

房主郑太民是电动三轮车夫,他的老伴殷秀花在饭店打工。两人有一个儿子,叫郑林。殷秀花说,11岁那年,儿子得了精神疾病,至今一直吃药维持病情。

 

当天,郑太民和他的家人,被带到派出所了解情况。在派出所,郑太民说,早些年,他在路上看到古玲,就把她带回了家。

 

他的老伴殷秀花告诉新京报记者,那时,古玲在火车站干活,人家不让她走,他们便把她“救”回了家。“问她家是哪的,她也不说。她说,她妈走了,她爸死了。来了(家里后),俺儿子没有找到对象,我想,叫她当俺儿媳妇也中。”

 

发现古玲的第3天,家属把她从郑家接走。到家后,他们发现古玲的精神状态和以前不一样。她无法与人正常沟通,答话也常常用一两个字表达。另外,她还自言自语,突然发笑。

 

2018年1月30日,家人将古玲送到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古玲问话少答、交谈无法深入、感情平淡、无自制力,诊断为精神分裂症。

 

失踪6年期间,古玲生下三个孩子,还患上精神分裂症。这些年,她究竟遭遇了什么?古玲病情有所好转后,母亲刘桂琴多次和她交谈,询问此事。

 

“细问之下才知道,2012年夏天,她负气出走后,在驻马店市驿安小区路口,遇到拉三轮的老头(郑太民),对方喊她上车,说要把她送回家。结果,却带到自己家里。”

 

刘桂琴说,女儿向她描述,她被郑太民带到房间后,郑太民给她买了一包方便面、一根鸡腿,然后哄着她,发生了关系。

 

“我问她为什么不跑,她说自己没有钥匙,屋里的门每天被锁着,开不了锁。”此外,女儿还说,郑家人都曾打过她。

 

“公公”涉嫌强奸罪被公诉

 

为了证明古玲所说的郑太民曾侵害过他,古玲的家属要求警方做亲子鉴定。

 

2018年11月,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古玲的大儿子是与郑太民所生;一对龙凤胎,是与郑太民的儿子郑林所生。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后,2018年11月21日,郑太民被驻马店警方刑事拘留。

 

昨日(6月26日),新京报记者从古玲的代理律师处获悉,郑太民因涉嫌强奸罪,已于近日被驻马店市驿城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检察院查明,2012年5月1日前后,在驿城区街头,时年53岁的郑太民,见14岁古玲智力低下,便将她带至所租的房屋中,安排儿子郑林与古玲以夫妻名义同居。2014年1月,郑太民与古玲发生性关系。

 

2014年11月至2016年8月间,古玲生下一名男婴和一对双胞胎,经鉴定,男婴的父亲是郑太民,双胞胎的父亲是郑林。检方查明,案发时古玲患精神发育迟滞(轻度),性防卫能力削弱。

 

赵良善律师昨日告诉新京报记者,按照法医鉴定,郑林患精神分裂症,暂无受审能力被另案处理。家属认为此鉴定不客观,已申请了重新鉴定。

 

(以上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编辑 白馗  校对 李项玲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