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1 23:05:28新京报 记者:祖一飞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宁波网约车司机:男租客吹牛,女租客要看海,三人无异常

2019-07-11 23:05:28新京报 记者:祖一飞

路途中,坐在副驾驶的男人不停地向郝建强吹嘘自己,“他说在广东东莞有三十几栋房子,光一个月租金都有几十万,自己住的房子有五千平米,开的车是兰博基尼,还说家里有秘书。”

新京报讯(记者祖一飞)被一对男女租客带走的浙江杭州9岁女童仍在失联中。7月11日下午,曾载过失联女童和这两名自杀男女租客的宁波网约车司机郝建强(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三人之间看起来熟悉,没有什么异常。三人从海上长城风景区到东钱湖景区,再到松兰山景区附近,其中女租客对于海上长城风景区没有看到海,似乎表现得很失望。

 

郝建强载了男女租客和失联女童的网约车。    新京报记者 祖一飞 摄


郝建强向记者回忆,7月7日上午10点20分许,他在宁波老外滩附近接到系统派单,乘客有三人,“一男一女带着一个小姑娘,看着像是一家人。”对方在系统中选定的目的地是海上长城风景区。

 

路途中,坐在副驾驶的男人不停地向郝建强吹嘘自己,“他说在广东东莞有三十几栋房子,光一个月租金都有几十万,自己住的房子有五千平米,开的车是兰博基尼,还说家里有秘书。”

 

郝建强并非没有怀疑过这番话的真实性。一上车,他就注意到这对男女穿着朴素,“根本不像是有钱人”,但他认为对方可能是想故意保持低调。

 

郝建强回忆,一路上女孩没怎么说话。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坐在副驾的男人曾好几次笑着骂女孩脏话。“当时我就想,人家一个小女孩子你这样说好意思吗,但又觉得可能他就这样吧。”

 

此外,郝建强还留意到,女孩从未向两人叫过“爸爸”“妈妈”。他曾询问过男乘客梁某华,“这个小女孩是不是你女儿?”梁某华笑着回答说是自己的亲戚。后来,郝建强听到有人在微信上和梁某华交流,他从语音中得知,这对男女并非是女孩的亲戚,只是租客。但考虑到三人之间看起来很熟悉,女孩也没有任何异常,郝建强并没有多想。

 

女孩父亲说再不送回孩子就要报警后,郝建强听到梁某华向对方解释,称孩子很安全,让其放心。由于梁某华普通话不标准,曾要求郝建强帮忙把位置说给孩子父亲。

 

到达海上长城风景区后,郝建强注意到女乘客表现得很失望,“她说这么偏僻,怎么还没有看到海。”在原地站了六七分钟后,梁某华、谢某芳二人听从了郝建强的建议,坐车前往东钱湖风景区。

 

郝建强称,行驶期间正好赶上饭点,一行人曾在马路边的一家小饭馆吃了午饭。总共点了四个菜和几碗米饭,饭钱79元由梁某华结清。“他们问女孩要喝什么饮料,还给我买了瓶矿泉水。”约半小时的接触,郝建强还是没发觉三人有什么问题,“他们看上去太熟悉了,也没有虐待女孩,女孩也没有吵闹或者向我求助。”

 

到达东钱湖景区后,三人下车,郝建强等待几分钟后重新开始接单,车开出不到1公里,梁某华给他发微信称要去松兰山,问210元是否可以。郝建强再度返回景区接上三人。下午两三点钟,到达松兰山附近。梁某华朋友圈显示,在此处,他曾将镜头对准附近小区,拍摄了一条朋友圈短视频,称“这边的房价好高”。


郝建强出示的男租客梁某华朋友圈。    新京报记者 祖一飞 摄 


等待约10分钟后,梁某华支付了车费,告知郝建强可以离开。

 

离开景区之后,郝建强发现梁某华的苹果手机数据线落到了自己车上。后来他看到,梁某华于7月7日发布的最后一条朋友圈显示“充电器坏了,手机没电可能要到9点、10点回千岛湖才有电。”

 

7月9日,郝建强曾被宁波当地警方叫去配合调查。看到新闻报道后,他仍然觉得不可思议。向记者复述当天的情况时,他仍感到后怕,说起话来显得有些结巴。他庆幸自己没有遭遇不测,也为小女孩感到惋惜,“只希望女孩能平平安安地被找到。”

 

梁某华遗留在车上的那根数据线,被郝建强一把扔掉,他觉得晦气,也删掉了两人的聊天记录。

 


新京报记者 祖一飞 编辑 陈薇

校对 张彦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