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5 18:30:14新京报 记者:王姝 编辑:周博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常委会委员:学前教育应由政府买单,赋予最高的优先顺序

2019-08-25 18:30:14新京报 记者:王姝

当前,学前教育没有获得和义务教育以及其他非义务教育阶段同等对待的地位。

新京报快讯(记者 王姝)24日,本次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分组审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事业改革和发展情况的报告时,委员蔡昉提出,学前教育应由政府买单,而且赋予最高的优先顺序。


蔡昉分析了一组学前教育相关数据:学前教育的公共投入不足,目前只占财政性教育投入的4.6%,“假如说财政教育投入占GDP的比重是4%,就意味着学前教育得到的财政投入的那份钱还不到GDP的0.2%,这和相对庞大的学前教育适龄儿童相比非常不匹配”。学前教育的毛入园率为81.7%,其中有73.1%普惠性的幼儿园覆盖率,“那么,还有接近20%的适龄儿童没有入园的,还有20%多的没有被普惠上的,他们是农村孩子,是贫困人口,是边远地区的孩子,也是恰恰需要普惠和财政覆盖的部分,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


蔡昉认为,当前,学前教育没有获得和义务教育以及其他非义务教育阶段同等对待的地位,“该不该得到同等对待的地位呢?我认为,不是同等地位,而是应该得到更高的地位,甚至不低于义务教育阶段的地位。也就是说,投入上应该更加倾斜,工作上应该得到更高的优先顺序”。


“如果把教育作为一种手段,是人力资本的积累,是防止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工具,从这点看我们评价什么叫公益普惠属性就是看教育的社会回报率”,蔡昉说,教育有两种回报率,“一种叫私人回报率,就是说我在孩子身上投入了,在自己身上投入了教育,提高了我的人力资本,将来在工作中、职业中会以更高的收益获得回报。教育和其他物质生产领域不一样,教育还有一个社会回报率。社会回报率最高的是学前教育。社会回报率高就意味着应该由政府来买单,而不是家庭买单,家庭通常不会把社会回报率考虑在其投入产出公式中,因此越是社会回报率高,越是要政府来买单。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学前教育应该是政府买单,而且赋予最高的优先顺序”。


他建议,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阶段,即把义务教育向前延长三年,“按照现在义务教育的同等办法,就可以解决学前教育发展中诸多的矛盾,这在理论上、经验上是有依据的。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落实一直讲的教育优先发展、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弱有所扶”。


新京报记者 王姝

见习编辑 周博华 校对 李铭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