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2 23:33:07新京报 记者:海阳 编辑:王婧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星恋直播”平台已停止运行,更换域名或可“卷土重来”

2020-06-12 23:33:07新京报 记者:海阳

一位网络安全从业者告诉新京报记者,“星恋直播”APP使用特殊技术手段,服务器难以追查,即使域名被封禁,但只要其服务器未被查封,那么其只需要换一个域名,就可以恢复运行。

6月11日,有微博网友爆料称,6月10日凌晨,一名自称网约车司机的男士在某直播平台进行直播,称在搭载女性乘客时借助药物对其进行迷奸。

 

6月12日晚间,郑州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网约车司机性侵女乘客”事件的两名当事人系夫妻关系,二人以盈利为目的,通过某非法直播平台APP,以网约车司机迷奸女乘客为噱头,公开进行色情表演,吸引他人观看,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目前,两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此次“自导自演”的“迷奸”事件背后,非法色情直播平台“星恋直播”浮出水面。新京报记者发现,6月12日凌晨,该平台仍在进行涉黄直播,有主播称由于受近日新闻事件影响,当天晚间平台宣布“严打”,“不许大露,只能闪现”。而到了6月12日白天,该平台已清空内容,晚间已无法正常打开,显示“停止运行”。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星恋直播”平台域名由一家名为GoDaddy的境外域名主机服务商代为注册,6月12日下午,GoDaddy客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星恋直播”官网的域名租金约为300元/年,注册时不需要提供公司法人证明、营业执照等资质文件,而GoDaddy也不会对该域名网址的用途进行追究。

 

一位网络安全从业者告诉新京报记者,“星恋直播”APP使用特殊技术手段,服务器难以追查,即使域名被封禁,但只要其服务器未被查封,那么其只需要换一个域名,就可以恢复运行。


郑州市公安局通报。


 

直播间“严打”之下,仍有色情直播

 

爆料网友提供的直播录像显示,6月10日凌晨,在某直播平台,一位男主播在直播间内自称网约车司机,搭载一名女乘客,行至半路,以下车买水为由离开,并在车内喷洒了“香水”。走出车后,男主播对直播间观众称“香水”实为迷药。约5分钟后,男子回到车内,对呈昏迷状女乘客实施了侵害。

 

6月11日晚间,新京报记者核实到该平台为地下色情直播平台“星恋直播”,并向国家网信办在线举报。6月12日凌晨4时许,新京报记者发现,星恋直播平台上,仍有约二十多位女主播进行在线直播,其中不乏脱衣舞等色情表演。

 

在一个直播间内,一位身穿薄纱短裙的女主播向观众表示,“星恋直播”平台已于6月12日凌晨2时通知所有主播,由于近日的新闻事件,直播间内要开展“严打”,“严打期间,一律不准大秀,只能‘闪现’。”

 

这位女主播用手遮挡私处,不断催促观众刷礼物。根据该主播的标价,刷一个价值约15元左右的“爱心小船”可以获得女主播短暂展露私处,即“闪现”。而送出价值约250元的“真爱跑车”则可以自动获得主播微信,进行一对一私聊。


“星恋直播”APP首页。新京报记者 海阳 摄


 

6月12日,新京报记者在百度贴吧上找到了一则招募“星恋直播”平台主播的启事。记者以应征名义和发帖者取得了联系,对方微信名为“招颜值主播(日结)”,其表示,自己并非“星恋直播”平台方,而是一家叫做“缇蜜”的公会,正在招募“星恋直播”平台上的女主播。

 

上述人员表示,其所属公会禁止主播“大尺度”直播,“露沟可以,别超过半球。禁止情趣服装。”此外,只有网友刷够一定金额的礼物,主播才可以加网友微信,违反者会面临封号。

 

新京报记者询问其为何“星恋直播”平台上存在大量涉黄内容。对方解释称,这是因为星恋直播平台管理“不是很严”,“但我们公会是管得很严的。”

 

在待遇方面,对方表示,主播没有基本工资,而是按照直播时礼物收入的55%~60%进行提成,每日结算。签约公会时,主播无需提供身份证件,只需要发送一段口述小视频即可。口述内容为,“我要认证XX直播,我的ID是……昵称是……我已阅读平台尺度规范。”

 

平台充值账户有不同收款人,分布在多个城市

 

6月12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再次登录“星恋直播”APP发现,平台首页已被清空,显示“暂无任何内容”。平台在线“专属客服”自动回复称,“平台停业整顿,恢复了通知。”

 

不过,充值页面的操作仍然可以进行。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星恋直播”的主要充值路径分为两种,一种是通过支付宝直接付款,一种是由电子银行进行转账。

 

支付宝充值方式下,收款方为厦门枢颂奇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枢颂奇)。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3月,经营范围包括五金产品批发、电气设备批发、软件及辅助设备批发、互联网销售等。注册地址为厦门市湖里区的一处房屋。有媒体报道称,经当地工商监管部门查询,枢颂奇的注册地为虚假地址,实际并不存在。

 

枢颂奇的法定代表人为徐某强,持有80%股份,另外20%股份由罗某裕持有。除枢颂奇外,徐某强和罗某裕名下还有三家其他公司,全部位于厦门。天眼查信息显示,这四家公司注册资本均在100万元至200万元之间,名称中都有贸易或电子商务的字样,均未留下任何联系电话。在裁判文书网搜索徐某强、罗某裕,以及这四家公司,均无相关记录。


厦门枢颂奇贸易有限公司天眼查页面。

 

通过第二种电子银行转账的方式进行充值时,新京报记者发现,每一次转账,页面都会提示转给不同名字、不同开户行的账户。记者多次尝试发现,转账账户的总数约有10个。根据银行卡号查询,开户行分布在深圳、咸宁、郴州等多个城市。

 

值得注意的是,每一次转账的实际金额都会比充值金额高出几角或几分钱。且页面提示称,转账金额必须与上方订单信息完全一致,“否则无法充值,造成损失自负!”

 

对此,6月12日,一位金融科技公司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转账金额多出几分钱以及准备多个汇款账户的设计模式,可能是为了在大量用户同时充值的情况下方便对账,这是一种“初级的方式”。


网银转账页面截图。

 

域名注册成本低廉,有“死灰复燃”可能

 

通过第三方网站,新京报记者查询“星恋直播”官网域名发现,该域名由一家名为GoDaddy的公司代为注册,注册时间为2019年11月。

 

公开资料显示,GoDaddy是一家提供域名注册和互联网主机服务的美国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域名主机服务商。


“星恋直播”域名信息。


 

6月12日,新京报记者致电该公司客服询问“星恋直播”平台的注册者信息。接线客服以保护客户信息为由拒绝透露,但表示如果浏览网站时发现其存在侵权行为,可以向GoDaddy进行投诉。对于涉黄平台的处理方式,该客服并未作明确说明。

 

该公司客服表示,如果要开通域名,只需要缴纳一定的费用,并不需要提供公司法人证明、营业执照等资质文件,而GoDaddy也不会对该域名网址的用途进行追究。“星恋直播”平台域名在GoDaddy平台上的租金价格约为300元/年。

 

新京报记者通过软件追查“星恋直播”APP的移动数据访问情况,发现其向大量不同的IP地址发送通讯请求。6月12日,一位网络安全从业者告诉新京报记者,这可能说明该APP使用的是cdn分发网络技术,需要专业手段才能追查到源头服务器所在地,由于域名不停变化,加上境外注册域名会导致追踪难度加大。该人士表示,像“星恋直播”这种平台,即使域名被封禁,但只要其服务器未被查封,那么其只需要换一个域名,就可以恢复运作。

 

新京报记者拨打12390全国“扫黄打非”举报电话,接线的工作人员称,如淫秽涉嫌网站及APP的服务器在境外,中央网信办相关部门可以查封其国内的访问域名,但是无法查封其境外的服务器。

 

实际上,“星恋直播”的确已经历过“改头换面”。一家直播软件推介网站的信息显示,“星恋直播”以前名为“花茶直播”。

 

新京报记者 海阳 实习生 卓曼曼

编辑 王婧祎  校对 杨许丽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