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1 17:38:13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土土绒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编小说”式年终总结,是形式主义的配合演出 |新京报快评

2018-01-11 17:38:13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土土绒

  

▲图片来源:新京报

  岁末年初,是各单位撰写总结、盘点一年工作的繁忙时刻,也是上级部门评估下属工作成绩的重要时机。

  据半月谈报道,为了应付上级部门的检查,有单位雇临时工、大学生赶制台账,动员群众“帮忙站台”,请广告公司炮制光鲜年终总结……“编呗,就像写小说一样”,工作人员直言。这种种乱象让人瞠目结舌,惊呼“还有这种操作?”

  考核的目的,本是为了梳理一年来的工作情况,借以表彰先进、激励落后,引导下一步工作。但弄虚作假的迎检材料,既无法准确反映过去的工作,也无法正确指导下一步的工作,反而可能误导决策,费时费力。这背后,是典型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在作祟。

  不切实际、标准任性、指标失当的“奇葩考核”,说到底还是“你知我知”的走过场,还是一场步调一致的配合演出。也正是“奇葩考核”的存在,“迫使”基层部门把全部“智慧”都用在了迎接检查上。

  而反过来讲,正是因为,有大量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存在,才导致考核过多、过滥等问题,让基层疲于应付。比如,有地方党政干部介绍,当前各地各部门年终检查、考核指标种类繁多,包括为民实事工程、社会综合治理、扶贫工作、信访工作、城市管理、行政审批、依法行政、文明程度指数测评……粗略统计就有近百项之多。

  这么多的年终总结,要在短期内完成,其准确性和真实性,可想而知。而上级部门只看材料不看实际工作的做派,也就催生了“干得好不如说得好”、“一年努力不如一篇总结”的捷径思维,“写材料”成为不少基层工作者的主要工作之一。

  过多过滥的考核,导致一些地方不得不“以文件落实文件”、“以纸面代替行动”,真正的业务工作反而被忽视了。这样的考核再多,又能考出什么来?

  此外,考核方式的不科学也让人无所适从。有的考核内容与部门主要工作脱节,以至于被考核者坦言“不造假根本完不成”;有的考核标准频频变化,任性随意,导致被考核者疲于应付,不得不突击完成任务。这些,无不都反映出,在我们的一些机关部门中,还存在着只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的形式主义沉疴。

  下属部门如何疲于奔命,是否应付了事,一些领导并不关注,只要获得上级部门的首肯就行。至于基层部门究竟做了多少实事,老百姓满不满意,有什么改进意见,就更不在考虑范围了。还有基层干部直言:“不少考核其实不是为了推动工作,而是为了刷上级部门的存在感。”

  归根结底,我们政府部门的所有工作都是为了民众,最根本的考核,是公众满不满意。所以,与其煞费苦心地设置那么多“奇葩考核”,还不如问计于民,以群众满意、而不是领导满意为根本检验标准。

  而只有将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的积弊,从一些为政者的工作思维中剥离,才能铲除“奇葩考核”的土壤,进而也就不会长出“请大学生赶制台账”、“请广告公司炮制年终总结”的怪胎。

  文 | 土土绒

编辑:与归 李忠利 李瀚伟 刘喆 校对:郭利琴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