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8 17:35:47新京报 编辑:王言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狂人”贺建奎真能“用下半辈子”为娜娜露露负责吗?

2018-11-28 17:35:47新京报

有时候,很多事情你摁下“开关”前,还能对其负责,摁下“开关”后,一旦事情有失控态势,那就不是你能负责得了。贺健奎说“愿用下半辈子为基因编辑婴儿负责”,可开启潘多拉魔盒后,他拿什么负责?



11月28日12:47,因公开发布“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而卷入巨大争议中的贺建奎,终于首次露面第二届人类基因编辑国际峰会并作相关发言。

 

在发言中,首先他向实验数据提前泄露表达歉意,然后,主要就自己的实验做解释说明:

 

首先是团队在细胞实验第二期进行了CCR5基因敲除,此后在第三代小鼠身上敲除了CCR5基因,发现它们的内脏都比较正常;同时在猴子身上也做了同样的实验,它们的卵子没有受到影响。在此基础上,团队进行了几组人体试验(7对夫妇参加,有31个卵子,70%成了胚胎),其中一组(刚好是第一对怀孕的)实现了CCR5的敲除,并诞生了露露与娜娜。

 

经过基因检测,研究人员发现结果符合预期,两个基因序列得到预期效果的改善。但是,基因测序发现了一个潜在的脱靶风险,但是距离其他的基因都很远。贺建奎表示,这个情况之前就发现了,也告诉过婴儿的父母。

贺建奎表达的是,一切都是按科学的流程来办,从细胞到动物试验,最后再到人体试验,而且结果与预期相同,尽管有一个潜在的基因脱靶风险,但离其他基因很远,也就是不影响其他基因。

 

▲主持人对贺建奎提问。


然而,这些问题和判断要么是目前难以确定,要么是留下了难以解决的后患。实际上,几个基本的问题还在于,尽管有动物实验在先,在涉及人体实验上,贺建奎团队还是有违现有的国际公认的伦理规则。

 

贺建奎要做的“大事”没有守规矩

 

之前贺建奎曾表示,“回国做大事”。但是,做大事是与守规矩紧密关联的,显然目前他做的大事并没有守规矩。

 

2002年,国际医学科学组织理事会与世界卫生组织(WHO)修改制定了《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国际伦理准则》,规定了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需要遵守21项准则。其中的几条至关重要。

 

一是实验应当对社会有利,又是非做不可的;要避免给受试者带来精神的和肉体的痛苦及创伤;实验必须经过较高级别的伦理审查委员会的审核和同意等。

 

显然,根据这几日媒体的大量报道,贺建奎的实验存在多处违背规则与伦理的地方,在此不赘述。但实际上,就算是所有程序合规,也遵循了伦理审查,该项研究的目标能否达到,也存疑。

 

贺建奎发言称,基因测序证明了CCR5基因的编辑修改,但这只是说达到了修改或敲除了这个基因,但是否因此而达到了免于艾滋病病毒(HIV)入侵T细胞的目标呢?目前尚不能证明。

 

唯一能证明的是,提取露露娜娜的T细胞暴露于HIV,看看其是否能免于HIV的侵袭。然而,艾滋病的临床和基础研究早就表明,CCR5基因变异只能减少HIV的感染,但不能完全避免HIV感染,因为HIV还可以利用T细胞上的其他受体和路径入侵T细胞。

 

因此,基因编辑婴儿防治艾滋病陷入了技术哲学的陷阱,这种方式不是唯一的可以根治艾滋病的方式,但是它对人的危害却可能是巨大的,是典型的得不偿失。

 

“用下半辈子为基因编辑婴儿负责”经不起推敲

 

在回答观众和媒体的提问对露露娜娜的未来担忧时,贺建奎表示愿意用他生命的下半辈子去负责。这让贺建奎显得很有担当精神,但在医疗实验面前,这样的表态也经不起推敲。

 

根据贺建奎基因编辑项目知情同意书,里面有大量的免责条款,而且,一旦有志愿者受到伤害的事宜,项目组承担相应的医疗费用,但这个经济补偿限额为5万元人民币。

 

▲贺建奎发言并展示PPT。


区区5万元能否补偿受者受到的伤害很难说,而且用生命的下半辈子负责也很可能是空白支票。因为,露露、娜娜可能受到的伤害不只是身体和生理的,还有精神上的,并且如果伤害发生了,由于今天人们对生命密码的运作方式和机理并不完全清楚,基因改变后的伤害是谁也预料不到的。

 

即便是体细胞的基因疗法也强调只对单基因疾病进行实验治疗,然而人类的大多数疾病以及生命现象并非只是由一两个基因决定,而是由大量的基因决定。这些基因无论在编码蛋白质过程,还是让蛋白质的功能得以体现上,都错综复杂,相到交织,相互纠缠,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2015年多国研究人员公布的精神病基因组研究结果表明,与精神分裂症、自闭症和智商相关的就有108个基因位点和128个基因,它们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

 

同样,别以为CCR5基因只是一个独立的可以预防艾滋病的基因,它可能还与其他多种生理功能和生命现象相关,并且通过它的上游和下游路径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生命和生理功能,并构成或起到病理作用,只是目前人们并不知晓而已。

 

现在,贺建奎团队从胚胎基因中修改或完全敲除了这个基因,未来会出现什么样的风险,没有人知道。

 

有时候,很多事情你摁下“开关”前,还能对其负责,摁下“开关”后,一旦事情有失控态势,那就不是你能负责得了。

 

基因编辑婴儿也是这样,贺健奎可以对“不将基因编辑技术用在人体胚胎上”负责,可当他开启了“潘多拉的魔盒”,后果可能就非他所能负责。就目前看,没有谁能够完全为露露、娜娜的未来负责。 

 

人是目的而非手段,手段为人服务而非人服从于手段。这是从事科学研究和技术发明,以及其他职业的先决条件。


□ 张田勘(科普专栏作家)

 

编辑 王言虎  校对  郭利琴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