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7 18:04:59新京报 编辑:李冰冰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民主党会如何反制特朗普?

2019-02-17 18:04:59新京报

将党争分歧议题操作为“紧急状态”,从而将宣布紧急状态的权力彻底工具化,特朗普的这次行动在美国政治史上开了负面先例。

 ▲美国总统特朗普资料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月15日上午,特朗普在签署国会两院通过的拨款立法之前,正式以应对美墨边境所谓“国家安全”与“人道主义危机”为由颁布紧急状态决定,随即在美国政坛上引发轩然大波。   

显而易见,这种既避免重演政府关门危机,又能兑现筑墙承诺的“两全其美”之策,是如今的白宫主人对美国总统行政权力非常规的最大化使用。如此“超常发挥”,甚至已经触及了华盛顿政治赖以存在并运行的一些根基性原则。   

紧急状态令加剧府会之争 

 

就像国会两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回应的那样,他们将捍卫美国宪法,将在国会、法院乃至社会层面展开行动。不过,至少从目前看,特朗普的紧急状态筑墙令更可能如同“开弓之箭”,逆转的余地并不大。   

就美国国会而言,最为针锋相对的反制当然是通过立法来否决白宫的决定。按照1976年美国《国家紧急状态法》的相关条款,国会的确拥有权力以通过联合决议案的方式来否决总统紧急状态。    

但与其他正式立法一样,这个否决议案的最终生效要么必须“与虎谋皮”式地得到总统的签署,要么必须在国会两院中分别得到三分之二,即足以推翻总统否决的绝对支持。    

从特朗普宣布紧急状态以来,国会共和党人虽然不同程度上表达了失望、反感甚至反对,但其动机大概是对白宫无视国会权限的不满以及对白宫挪用毒品管控经费的担忧。或者说,白宫的一意孤行显然正在加剧府会共和党精英层内部的分歧。   

但如果真的有一个正式的、将投票倾向记录在案的立法摆在共和党人面前时,到底有多少人会反对在党内拥有极高支持度的特朗普,反对的规模又是否能达到推翻总统否决的门槛等,应该都存在极大的难度。   

即便无法一击致命地叫停紧急状态,被激怒的国会民主党人也一定会加紧动用调查权对特朗普展开钳制与约束。目前,民主党控制的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已开始着手准备,对特朗普本次宣布紧急状态的合法性展开调查与听证。    

除了又为国会民主党人增加了一条需要调查的“罪状”之外,当前府会关系的空前僵局也为未来两年的华盛顿政治生态明确定调,预示着民主党人将在任何特朗普政策议程上都会变本加厉地介入与杯葛。

▲美墨边境墙资料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边境墙之争或搅动2020年大选 

 

在国会之外,特朗普的紧急状态决定也必然招致司法争议。比如,特朗普决定将挪用已获批的国防部军事设施等方面支持的款项来建筑边境墙。但按照对相关法律的解释,在紧急状态下,虽然可以改变国防部军事支出的用途,但是这个支出仍旧要用在国防部或军队身上,而边境墙的实际建造者肯定不是军队。类似司法争议一定会被持反对立场的阵营操作,从而发起对特朗普的起诉。   

然而,斗争司法化的主要效果至少有二。其一,各层次法院的审理注定耗时持久,审理过程中未必会叫停筑墙工程;甚至即便最后到达联邦最高法院,也会因为最高法院保守派目前占据上风而做出为白宫背书的判决。  

其二,即便真的上演因司法程序而延宕筑墙的情况,这反而是将边境墙及其背后事关重大的移民议题留给了特朗普,方便其在2020年谋求连任的大选中再炒作一番。要知道,即便筑墙听起来匪夷所思,但还是在各大民调数据中得到了四成左右民众的稳定支持,而这些“拥墙派”恰恰就是特朗普得以当选的关键票仓。    

无论如何,将党争分歧议题操作为“紧急状态”,从而将宣布紧急状态的权力彻底工具化,特朗普的这次行动在美国政治史上开创了极具颠覆性且影响深远的负面先例。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一个美国总统要真正兑现竞选承诺,竟然不得不“离经叛道”,甚至还不得不挑战司法,这种讽刺背后的困境似乎越发无解了。   

□刁大明(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编辑 李冰冰  校对 刘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