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1 09:07:58新京报 编辑:陈静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14名医护被感染,武汉为何不早点让公众知情

2020-01-21 09:07:58新京报

作为疫情发源地,武汉方面更应该用科学有效的措施进行防控,保障民众生命安全,打好这场硬仗。


▲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1月20日晚间,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关防控情况,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在央视采访中提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存在人传人现象,有14名医务人员在护理一名患者过程中被感染。

1月20日,中国卫生部门更新了去年12月源自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CoV)疫情通报,截至当天18时,中国境内累计报告病例224例,其中确诊217例(武汉198例,北京5例,广东14例),疑似7例(四川2例,云南1例,上海2例,广西1例,山东1例),死亡3例,境外报告确诊病例4例(韩国1例,日本1例,泰国2例),这些病例中绝大多数,均系短短两天内所通报。

自疫情明朗化以来,中国有关方面和世卫组织(WHO)、各国政府及卫生部门进行了密切配合,国家最高领导人也在关键时刻作出了重要指示,各地相继启动了疫情通报机制和发热门诊专门通道,种种迹象表明,此次中国有关方面在应对类似疫情时,较当年“非典”有了长足进步。

从武汉有关方面来看,2019年12月31日以来,有关部门对疫情进展也建立了通报制度,但是纵观其发布的通报内容,并无“14名医务人员被感染”的信息,而是一直强调可防可控。

14人不是个小数字,医务人员更不是对卫生和防疫常识一知半解或一无所知的“白丁”,他们的疫情究竟何时感染?何时发现“疑似”?何时确诊?这些显然需要确切说法。

未通报14名医务人员被感染,只是人们忧心的问题切面。春节将近、春运已启,作为疫情发源地,当地有关方面在防控方面是否做到了位,无疑是公众关心的问题。民众对疫情严重程度和疫情可能传播的途径、预防应对方法的了解,是否及时和足够?当地在防止疫情扩散方面做了哪些努力?有些问题到底是客观条件所限,还是主观因素所致……这些也需要答案。

事实上,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被发现是比较早的,而且最初的病例集中在武汉市华南海鲜批发市场,“41个病例”也早为人所熟知,由于冠状病毒肺炎和当年肆虐中国境内外、至今思之心有余悸的“非典”系出同源,许多知情者早早就给予了关注。

但当地有关方面直到1月14日起才开始在各“窗口”和大众运输节点启动红外线温度计监测旅客体温;直到1月15日的通报中才首次提及“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仍强调“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而此前1天,泰国已报道了一例来自武汉的确诊病例。当时确诊病例仅41起,如果能做到“料敌从宽”,围绕疫情可能出现的最严重后果作出应对,从“41”到“224”或许不会来得这么快。

就在1月19日,即中国卫生部门更新疫情发出前一天,当地媒体报道显示,武汉市百步亭社区居然举行了有4万多个家庭参加、包含13986道菜品的“第二十届万家宴”。而要避免疫情和传染病交叉感染,本该尽早对这类大规模人员聚集进行风险告知。

都说“窥一斑而知全豹”,但我希望,这不是当地有关方面疫情防控得力与否的缩影或例证。

就目前看,这起疫情传播原理和“人传人”等方面的细节尚待澄清,但其源头十分明确,病例高度集中。可以想见,如果发源地相应防控措施及时、妥善、到位,那也能避免在春运这样的人口大规模流动节点为弥补“大洞”而付出更多,而疲于奔命。

鉴于此,就疫情快速扩散等问题,武汉有关方面宜应该做出解释,若其中存在防控不力的责任人,也要坚决追责,用透明的信息通报制度保障民众的知情权。

如今,国家层面对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CoV)疫情已经高度重视,关于疫情防治指南,根据国家卫健委下发的关于疫情防治指南的诊疗方案,各级政府部门正在有条不紊地来找疫情防治工作。

作为疫情发源地,武汉方面更应该用科学有效的措施进行防控,保障民众生命安全,打好这场硬仗。

□陶短房(媒体人)

编辑 陈静   校对 危卓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