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1 13:58:52新京报 编辑:陈静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处罚仅限摩托车”:用政策调适给“疯狂头盔”退烧

2020-05-21 13:58:52新京报

不是强行干预价格,而是用政策调适带动需求一侧的变化,本质上,也是以市场化的方式给“过热”的头盔产品市场降温。


▲公安部明确骑电动车不戴头盔暂不处罚 头盔概念股大跌南京聚隆跌停。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头盔价格疯涨之际,公安部出手了。

据新京报报道,近期电动自行车安全头盔价格异常上涨,公安部表示密切关注,要求对头盔价格违法行为依法严查,斩断哄抬头盔价格的违法链条。公安部还明确,6月1日起,执法处罚的范围限定为骑摩托车不佩戴安全头盔;暂不处罚骑乘电动车不佩戴安全头盔的行为,继续以宣传引导为主。

从针对摩托车与电动自行车到暂时限定摩托车,“头盔新政”执法处罚范围的调整,无疑是有的放矢,也呼应了民众期许。

近段时间,全民最热话题非“头盔涨价”莫属。随着“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落地进入倒计时,头盔迅速成了新晋网红单品,头盔价格疯涨与“一盔难求”,不断推高着涉头盔话题的热度。

新京报等多家媒体就报道,调查发现,某电商平台销量前十的头盔中,9款涨幅超过200%。有的网店头盔不到1个月时间价格涨了5到10倍,商家还会限购;有的店就连瑕疵品都卖断了货;很多商家则直接显示“无货”,或销售“期货”、发货日期遥遥无期。

毋庸置疑,“疯狂头盔”是供需骤然失衡下的短时现象。工商登记数据显示,自4月21日公安部部署以来,截至5月18日,我国共新增了3503家头盔产业相关企业。随着产能跟上、供给增加,头盔价格回落,只是迟早的事。所以不必担心头盔会长期“戴不起,买不到”。


▲资料视频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从市场维度看,头盔价格猛涨是正常景象;从民生角度看,即将开罚与抢不到头盔的矛盾就摆在那。在此背景下,有关方面也采取了很多应对措施,如公安部交管局要求各地推广“买电动自行车送头盔”“买保险送头盔”;有些地方市监局发布了《关于头盔销售价格政策提醒告诫书》,将囤积居奇现象作为重点打击对象。

这些举措来得很有必要,但更多的是着眼于供应端与流通环节。头盔价格急剧上涨,本质上是政策连锁反应向头盔产品市场层面的溢出,源于需求量猛增,而产能一时跟不上。而要将头盔价格降下来,也需要从需求端发力。

公安部的政策调适,就有利于将陡峭的需求曲线拉得更平缓,避免需求瞬时扎堆为“抬价”“炒作”留下巨大空间。

统计显示,我国摩托车保有量在9000万辆左右,电动自动车近3亿辆,但佩戴头盔率较低,以浙江为例,佩戴率仅30%左右。若要短时间内同时满足,产能注定承压。当此之时,执法处罚暂时对电动自行车“豁免”,给其缓冲期,也能实现需求分流,以过渡期拉长减缓需求猛增带给头盔产品市场的冲击,也给产能匹配以时间和空间。

不是强行干预价格,而是用政策调适带动需求一侧的变化,对头盔价格猛涨进行“釜底抽薪”,本质上,也是以市场化的方式给“过热”的头盔产品市场降温。

事实上,此次政策调整,并不等于搁置安全管理,只是在平衡兼顾的基础上顾及了轻重缓急,这也跟现行《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中戴头盔规定主要限于“摩托车驾驶人及乘坐人员”契合。

某种程度上,公安部的政策口径调整,也是因时而动、因事而新。而此类“因时而动”的调整,更广谱的价值在于其问题解决思路:不是直接强力干预市场,而是让市场的归市场,通过赋予政策灵活性去减少对供需关系的影响,增加市场预期稳定性。这样一来,既能确保“无形的手”与“有形的手”各归其位,也能带来更好的市场效果。

给“疯狂头盔”退烧,需要依靠市场化办法,也需要政策善为。而将“头盔新政”执法处罚范围及时调整,就彰显了拿捏好政策力度的重要性,也体现了市场跟监管动态平衡的必要性。应对“疯狂头盔”之类的问题,也该多些这样的妥善拿捏和平衡。

□佘宗明(媒体人)

编辑 陈静   校对 李立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