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9 19:58:49新京报 编辑:狄宣亚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保研造假牵出违规生意:别让陈玉钰事件再留隐秘的角落

2020-06-29 19:58:49新京报

要地位、要赚钱、要女儿保研——陈玉钰父母,俨然把高校资源当成了唐僧肉。

▲西南交大学生陈玉钰。图片来自新京报网。



最近,西南交通大学陈玉钰,因被查实保研造假而被推倒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中国青年报今天刊发的报道,则进一步深挖出了背后的“利益锁链”:帮助陈玉钰违规操作成绩的教务科长尹帮旭,不仅是陈玉钰父亲的学生,更是他生意上的“合伙人”。

 

帮陈玉钰成绩造假,不只因为“师生情”

 

在被同学联名举报造假之前,陈玉钰的学生生涯可谓“顺风顺水”。

 

高考时通过自主招生以“刚过一本线”的分数考入西南交通大学最好的茅以升学院,好巧不巧,她的母亲和红杰是学校博导,父亲陈帆则是同校硕导。

 

陈玉钰大一便参加了国家级项目,大二以第一作者(母亲是第三作者、父亲是第五作者、尹帮旭是指导老师)身份发表SCI论文、就读期间尹帮旭数次帮忙违规操作成绩,最终保送中科大读研。

 

陈玉钰的经历,虽是个案,但也容易让人想起网上那个段子:“家长才是孩子的起跑线,我们的孩子可能早就输在了爹这一代上了。

 

每当遇到这样的情况,总有人说:“人家几代人的努力,凭什么输给你寒窗苦读”。但有些时候,上一代的所谓“努力”早已藏污纳垢。

 

据中国青年报调查,尹帮旭和陈家有着密切联系,他们所做的生意涉嫌违法。尹帮旭曾与陈帆合作成立公司,这家关联公司采购学校项目涉嫌围串标被罚,但随即换了身马甲,借由其他公司名义中标。

 

同时,以陈玉钰母亲和红杰为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在尹帮旭作为评审的“帮助”下,直接以“唯一供应商”的名义,频频获得西南交大采购项目。

 

简单来说呢,陈玉钰父母是高校教师、尹帮旭是行政部门领导,三剑合璧,开公司参与学校项目招标,并且成为“唯一供应商”,这些年陈玉钰父母持股的公司从西南交通大学先后获得了数百万元的订单。

 

头顶高校老师的光环,赚着自家高校的项目资金;左手老师右手老板,还真可谓是“名利双收”。

 

在这样的背景下,也不难理解尹帮旭为何敢冒险帮助陈玉钰成绩作假——这其中,恐怕不完全出于与师生情、同事情,也必定有着“利益筹码”的考量。

 

▲陈玉钰参加会议。


一些人的“轻而易举”,便是普通人的“殚精竭虑”

 

日前,西南交通大学对保研造假一事公布处理结果:取消陈玉钰推免资格并给予记过处分;免去尹帮旭现任副处级领导职务,留党察看两年,由管理岗6级降为9级;陈帆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记过的政纪处分,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

 

这一处理结果是否恰当,暂且不论。但媒体披露出的涉嫌违规招投标的信息,也应该成为学校重点关注的线索。这不仅关系校内资金的流向是否正规,也与陈玉钰保研造假一事直接相关。

 

近几年,随着事业单位改革的深化,国家鼓励事业单位科研人员创新创业,允许大学老师在职创办企业。若是陈玉钰父母精力旺盛,既能完成教学任务,又有余力经营企业,那也无可厚非。根据相关规定,教师若办公司应该获得学校的许可,并进行公示。而根据记者采访,学校对此并不了解。

 

更关键的是,他们的公司频繁参与本校招投标,并作为“唯一供应商”中标,显然已经违背了“招投标双方不得存在利害关系”“与投标人有利害关系的人不得进入评审委员会”等基本法律要求,俨然把学校项目资金当成了自家的唐僧肉。

 

这种既当教练、又当运动员、还当裁判员的做法,不是正常的市场活动,而很可能是涉嫌利益输送和权钱交易。利益上的深度捆绑,恐怕就是陈玉钰保研成绩造假的根源。

 

无论是项目招标还是保研名额,其实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私相授受,这些行为也侵蚀着大众对教育公平、市场公平的信心。

 

靠改成绩轻松保送名校,动辄拿到数百万的招标,某种程度上,他们的“轻而易举”,正是普通人的“殚精竭虑”。

 

无论是陈玉钰保研,还是他的父母开公司赚钱,若是堂堂正正凭本事,他人自然服气;但若是凭借内部关系,打破固有法律、规则来实现目的,则他们也必将被这样的“肆无忌惮”所反噬。

 

如今,陈玉钰造假一事,还有许多疑点未解,西南交通大学不应止步于当下的处理结果,而应该进一步深挖根源,对可能存在的利益输送彻查到底。让高校“隐秘的角落”大白于天大,才能真正树立起社会对教育公平的信心。


文 | 思凝(媒体人)


编辑:狄宣亚   实习生:张晓雨   校对:吴兴发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