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5 02:30:2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美国政府“围剿”TikTok,自由竞争成了一句空话

2020-08-05 02:30:20新京报

  专栏

  

  TikTok的遭遇,不能不让人对美国当下的市场环境产生疑虑。

  自当地时间7月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空军一号”上宣布,他将直接动用行政命令或行使紧急经济权封禁TikTok以来,一个关于TikTok的混乱周末开始了,而且持续到了本周。

  当地时间8月3日,特朗普又对此发声,威胁称TikTok必须在9月15日之前卖给美国,否则必须关门,而且相当一部分钱要交给美国财政部,不管这笔钱来自TikTok还是微软,“因为是我们让这笔交易成为可能”。

  TikTok美国业务的结局似乎逐渐清晰可又混沌不明。但无论TikTok这一段充满艰难曲折的遭遇的终局如何,有的真相已经显现。

  特朗普不惜用各种方式打压TikTok

  美国曾经被视为是一个话语体系开放的市场。但TikTok的遭遇打破了这一传说。

  TikTok以独特的互联网文化出现在美国互联网市场。这里过去一直是由美国大科技巨头垄断的地盘。

  如9名TikTok知名博主近日在美国自媒体平台Medium上发表的致特朗普的公开信所说,“互联网大企业的垄断,使Z时代的人牺牲了网络中立和信息自由。大公司垄断缩小了世界对互联网的定义。而TikTok实现了脸书和INS等社交媒体永远无法实现的互动。”

  TikTok还用充满欢乐、另类的短视频,解构了互联网平台上越来越弥漫的仇恨、对立气氛。

  对于在文化形态、意识形态上有优越感的部分美国人,特别是“WASP”(自诩白人盎格鲁-萨克逊新教徒者)来说,这种情况是不可接受的。

  因为,这意味着,他们手中的文化定义权、主导权流失。而网络文化主导权的流失,就意味着通过互联网平台操纵舆论和民意的能力下降。对于面临大选不利形势的特朗普来说,这如同触了逆鳞,因此不惜用各种方式打压TikTok。

  保护知识产权看人下菜

  在TikTok可能与微软达成的交易中,显然,微软是占了大便宜的。

  此前有关TikTok海外业务出售对价的传闻显示,TikTok约有500亿美元的估值。即便如此,考虑到TikTok进军海外市场以来的扩张速度、潜在价值和商业化创新能力,与微软的交易毫无疑问属于贱卖。

  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微软还专门向美国政府表示感谢。这笔买卖一旦成交,将使微软业务顺利进入社交媒体领域,并拓展出新的消费者业务。过去他们在这个领域毫无建树。

  但这笔大交易不是自愿交易,而是特朗普政府干预的结果。自由竞争在这里变成了一句空话。

  TikTok的竞争对手脸书更不堪。甩锅中国不说,他们计划下个月推出Reels,和TikTok一样允许用户分享短视频。

  美国监管部门虽然对脸书收购Instagram的目的有质疑,但却对其抄袭行为不闻不问。保护知识产权,居然是看人下菜,也颇显讽刺。

  法律成了特朗普的“外挂”工具

  对于特朗普政府围剿TikTok的行为,一直存在法理性方面的质疑,即政府是否有权直接干预商业行为。

  特朗普说他有这个权力。那么他的权力来自哪里?

  特朗普可以通过宣布出现了危及国家安全的紧急状态,动用《国际应急状态经济权力法》(IEEPA)。

  近年来,特朗普多次动用此法,或威胁动用此法阻挠中国公司对美投资或在美开展业务。

  比如自2018年来,这个法主要就用来限制中国公司对美国微芯片等行业的投资,还可以阻止某些外国平台进入美国的应用商店。

  此前,特朗普政府就拿这个大棒迫使蚂蚁金服终止了与速汇金的交易,阻止了有中资背景的公司对芯片公司莱迪思半导体的收购。

  虽然TikTok只是一家社交平台,并多次明确表示美国用户的数据存于美国和新加坡,但是否危及美国安全,解释权在特朗普手里。

  美国媒体此前就曾指出,《国际应急状态经济权力法》相当于特朗普的“外挂”工具,扩大了总统权力,对美国分治制度造成了威胁。

  此外,特朗普还可以通过美国财政部下面的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进行国际并购审查来找把柄,这也是美国正在做的事。

  前有并购审查,后有IEEPA,特朗普政府使用的这些工具是不是为了维护市场公平,发人深思。美国经常标榜自由竞争,但特朗普的所为,已是公然背离此道。

  目前,字节跳动正探索各种方式以图摆脱围堵。无论最后选择什么方式,可以肯定,不是出于自愿。他们的遭遇,不能不让人对美国当下的市场环境产生疑虑。

  □徐立凡(专栏作家)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