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3 02:31:33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国足惨败忙总结 6天解聘卡马乔

2013-06-23 02:31:33新京报


2011年11月11日,国足0比1负伊拉克,基本无缘巴西世界杯。


2011年9月2日,卡马乔首秀,国足2比1胜新加坡,球迷对卡氏国足充满期待。


2011年8月15日,卡马乔正式上任为国足主帅。


2013年6月21日晚,中国足协决定与卡马乔解约。

  国足经历“6·15惨败”当晚,中国足协就动了解约卡马乔的念头,足协相关负责人当时曾多方咨询过解约卡马乔的方式方法。可是由于解约过程繁琐、解约费用过高,再加之上层领导态度不明,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获得高层领导支持后,足协仅用6天时间就最终决定同西班牙教练组分手。这6天的经过就像一部小说,迂回辗转,跌宕起伏。

  6.15 6.16 【酝酿】

  兵败当晚足协便议换帅

  对于国足来说,合肥体育中心是个“不祥之地”。两年前,高洪波在这里完成了告别演出。如今,卡马乔又带队在这里收获了“6·15惨败”,这场比赛也将成为他的“最后一课”。

  兵败当晚,国足队中很多人彻夜难眠。足协领导私下里合计了比赛存在的问题,以及卡马乔下课的种种可能。此后,队员们被勒令写总结,而西班牙教练组也知道这场比赛不可能随着球队的解散而烟消云散。

  16日中午12点半,足管中心副主任于洪臣、国管部主任曹景伟一脸阴沉地出现在了新桥机场,同他们走在一起的还有西班牙教练组。双方没有交流,各走各的。即便进入贵宾休息厅,也是各自为伍。

  这种情况其实跟兵败没有太大关系。卡马乔自入主国足以来,除工作外,平时跟足协领导交流不多,一是语言有障碍,二是卡马乔性格原因,他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很少跟朋友和队员们开玩笑。

  经过两个小时飞行,飞机当天正点抵达北京。教练组和足协官员各回各家。足协等待的是周一上班后的总结,而卡马乔也需要做兵败的总结,并交给足协。至此,没有任何人对卡马乔谈起过“下课”的问题。不过当时足协内部就已传出,关于卡马乔帅位的问题一周之内会有答案。

  6.17 6.18 【催化】

  总局要求足协好好总结

  6月17日一早,很多记者来到中国足协,希望打探到关于卡马乔是否下课的消息,但足协以“还没讨论”等理由答复。

  这一天,足协高层就国家队问题召开多场讨论会,其中也涉及到了主教练的帅位问题。另外,国管部当天收到了队员们发来的总结,队员们在总结自身问题时,也谈到了卡马乔在战术、临场指挥以及用人方面存在的问题,足协将此记录在案。

  于洪臣在这天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1比5输给泰国队比赛不正常、不可接受,但谈及帅位问题时,他表示解聘并非那么简单,还需要整体设计。某体育官方媒体在报道中称,于洪臣表示不可能因为一场比赛就解雇卡马乔,“我们需要对卡马乔的工作进行全面分析,权衡换帅与否的利弊,但这需要一个过程。”

  中超形象大使贝克汉姆在这一天抵达北京,在当天下午举行的慈善活动中,中国足协仅有林晓华一位高层领导出席,其他人都“忙”于总结“6·15惨败”。这一天虽然忙碌,但没有太多“风吹草动”。

  18日,足管中心主任张剑和副主任于洪臣前往体育总局汇报1比5惨败的情况,遭到批评,总局要求足协要对这场比赛好好总结,找到败因。回到足协后,几位高层继续开会,并且责令召集教练委员会成员于第二天上午9时在北京召开紧急会议,讨论“6·15惨败”。

  6.19 【定性】

  教委会认定卡帅对国足失控

  教练委员会20多名成员在18日中午接到了中国足协打来的电话。为了不影响第二天一大早的会议,他们只好放下手头的工作,当天晚上就赶到北京。徐根宝、沈祥福、高洪波等教练因无法出席,只得请假。

  由于这是教练委员会内部会议,因此足协并没有邀请西班牙教练组参加。西班牙教练组这几天一直在家中等待足协的消息,对于足协这些行为,他们也通过其他渠道有所了解。

  教练委员会会议从19日早上9时开始,一直开到了傍晚6时,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亲自主持。中国足协原本将会议地点定在办公楼附近的会馆举行,但为了照顾蔡振华出席,临时又将地点改在了体育总局训练局会议室内。

  蔡振华在会议上狠批了国家队的表现,教练委员会成员在总结时也认为队员发挥失常,缺少核心球员。在总结卡马乔的问题时,众教练也达成一致,认为卡马乔临场指挥存在很大问题,已失去了对球队的控制,这两年也没有给球队带来明显的进步。

  这时距离国足兵败已经过去了4天,换帅之事正在一点点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

  6.20 6.21 【决断】

  获总局授意 足协决定解约

  兵败5天后,事情开始发生化学反应。足协高层领导和国管部在20日召开了备战东亚四强赛会议,男女足相关负责人全部参加。

  女足的备战工作一切正常,按部就班,而男足却遇到了很大麻烦,足协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给球队报名。

  根据规定,如果足协给卡马乔报名,即便后者赛前突然下课,也可以申请临时变更教练员名单。但足协不愿意这么做,他们迟迟未给球队报名,也是在等待更高层领导的决定。

  就在这一天深夜,总局两位领导突然召集张剑和于洪臣开会,该会议结束时已是第二天凌晨。这次深夜密谈让此前的纠结、等待和彷徨彻底告一段落。

  足协高层于21日傍晚就找到卡马乔团队,就解约问题进行了正式谈判。

  按照常理,足协要想同卡马乔团队解约,必须得到总局的支持。足协能够在21日如此硬气地找到卡马乔团队谈解约问题,肯定已获得高层授意,这跟20日的深夜密谈不无关系。

  当晚10时,足协基本同卡马乔团队达成一致,后者同意解约,但关于违约金问题,还需要进一步磋商。足协能够接受的违约金底线为300万欧元,这和应该支付的约726万欧元(算上应支付的税款)还有很大差距,能否达成一致尚不能确定。但不管怎样,卡马乔距下课只差一个官方通报。西班牙教练团队的中国工作在维持了一年零十个月后便寿终正寝。

  专题采写/新京报记者 赵宇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