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0 02:30:5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土耳其一夜解雇1.8万公务员

2018-07-10 02:30:59新京报

土耳其政府一夜之间解雇了1.8万余名公务人员,其中包括警察、士兵和学者。7月8日,土耳其官方刊物《ResmiGazete》发布法令,有6152人被土耳其武装力量开除,3077人来自陆军,海军和空军分别有1126和1949人。安全部门8998名员工被撤职,其中宪兵649人。被解雇的还有司法部1051人,教育部658人,宗教事务管理局240人,外交部38人,国立大学199人。此外,12个社会组织、3家报纸和1家电视台被关。土耳其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这么多人会被解雇?


2017年2月13日,土耳其安卡拉,当地学生与学者在安卡拉大学游行示威,抗议政府解雇330名学者。图/视觉中国

  包括警察、士兵和学者等,3家报纸和1家电视台关门;专家称大规模解雇体现埃尔多安的政治实力

  土耳其政府一夜之间解雇了1.8万余名公务人员,其中包括警察、士兵和学者。7月8日,土耳其官方刊物《Resmi Gazete》发布法令,有6152人被土耳其武装力量开除,3077人来自陆军,海军和空军分别有1126和1949人。安全部门8998名员工被撤职,其中宪兵649人。被解雇的还有司法部1051人,教育部658人,宗教事务管理局240人,外交部38人,国立大学199人。此外,12个社会组织、3家报纸和1家电视台被关。土耳其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这么多人会被解雇?  

  两年解雇16万公务员

  2016年7月16日凌晨,一伙叛乱分子在土耳其发动军事政变,造成240多名土耳其民众丧生,2000多人受伤,叛乱被平定。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认定政敌居伦是幕后主使,尽管居于美国的居伦本人谴责了叛乱并表示此事与自己无关。

  据新华社,未遂军事政变发生后,埃尔多安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随后,紧急状态根据议会批准的政府命令进行了7次延长,每次3个月,最近一次定于7月19日到期。同时,两年来土耳其政府不时展开肃清行动。根据联合国人权办公室3月的数字,未遂政变以来,土耳其政府累计解雇大约16万名公务人员,其中5万多人遭到起诉。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这次是紧急状态条件下一次性解职公务员人数最多的一次。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指出,埃尔多安政权大规模解雇背后的主要目的在于排除异己,巩固自己的权力,“未遂军事政变之后,埃尔多安对在政治上形成竞争关系的‘居伦运动’开刀,基本上针对军队、警察等强力部门、公务员、媒体这三个群体。”

  据新华社,居伦一度是埃尔多安的盟友,不过两人最终反目成仇。埃尔多安认定居伦在土耳其广泛安插和培植势力,建立“平行组织”“国中之国”。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称:“解雇的原因主要是进一步清除居伦运动在政府内部的影响,2016年政变之前,土耳其政府就已经和‘居伦运动’势不两立,‘居伦运动’在政府内部的渗透非常深入,土耳其政府将其视为对自身政权的威胁,2016年土耳其政府将‘居伦运动’认定为恐怖组织,大规模的解雇是政府内部的整肃、清理,以消除威胁。”

  那么,疯狂的肃清为何选择在紧急状态结束前呢?

  事实上,这与土耳其的司法程序有关,邹志强称:“紧急状态之下,政府可以直接颁布相当于法律的政令实施抓捕,可以不经过常规法律程序。土耳其是欧盟候选国,入盟要求对其有很多限制。紧急状态结束之后,大规模的抓捕行动将不容易实施,要走司法程序。”

  整肃行动引发土国内民意分化

  事实上,大规模的解雇行动集中在2016年下半年和2017年上半年。清理工作已进行了很久,近两年来,经过整肃,埃尔多安的政敌力量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压。尽管在一些部门会存在一定的影响,比如军队和情报系统的清理会影响到土耳其维护国家安全的能力和对外作战的能力,“但与政府机构运转受到的影响相比,维护自己的政权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这次的肃清行动是之前的延续,不会有根本性的影响。”邹志强说。

  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晋称:“大规模解雇公务员会对政府决策和运转产生冲击,比如2016年未遂军事政变后,大批的情报安全机构人员被解雇,土耳其国内很快就发生了多起恐怖袭击,土耳其反恐安全形势面临挑战。”

  大肆抓捕公职人员对土耳其国内的民意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邹志强称,民意动荡此前已经存在,但现在最紧急的问题是政权安全。抓捕行动两年以来受到很大的诟病,国内的民意也是分裂的,明确反对的人很多,欧盟也一直在谴责土耳其的做法,这些对土耳其政府也造成了一定影响,因此不能无限期地延长紧急状态,提前大选也是因为紧急状态不能无限延长下去,否则对政权的合法性有一定影响。现在最紧急的问题是政权安全,只有这个问题解决了,才能结束紧急状态。

  总统埃尔多安内外交困

  2017年4月,土耳其以全民公投形式通过宪法修正案,决定在2019年大选后将政体由议会制变为总统制。而出于多重因素考量,埃尔多安今年4月宣布将原定2019年的大选提前举行。埃尔多安上月24日在总统选举中获胜。本次选举标志着土耳其政体正式从议会制转为总统制,埃尔多安成为该国首位实权总统,他理论上可以执政到2028年。

  埃尔多安的能力有目共睹,他把军队彻底收服。在土耳其历史上,1960年至2016年间,土耳其军队发动了5次军事政变,大概每隔10年军队就要干政,军队夺取政权后再还政于民。李绍先称,“自从埃尔多安上台后,把军队整肃的服服帖帖。”

  随着埃尔多安所在的正义发展党长期执政,以及埃尔多安肃清异己的行动,让美国、欧洲以及北约盟友们,都对埃尔多安的反感情绪增加。

  李绍先认为,“毫无疑问,埃尔多安的权力在集中,但这种集中也是为了适应现在的中东局面,土耳其在中东局势中有很重要的地位,现在中东面临百年不遇的乱局,在这种情况下,土耳其面临的各种风云变幻都是过去所没有的,在这种国际、国内的形势下,土耳其需要强有力的领导和机制,埃尔多安只是巧妙地借助了这种形势。”

  一方面,埃尔多安的权力的确在不断地加强,另一方面,土耳其面临的国际形势迫使土耳其政府的权力必须要加强,以应对周边局势。邹志强称,“土耳其处在一个内外挑战很大,机遇也很大的阶段,以往的多元化的治理方式不利于土耳其应对当前的挑战,埃尔多安选择了更强势的做法,这种做法在外界看来未必理解,采取这种做法的背景比较复杂,不完全取决于埃尔多安个人,是各个方面的因素共同决定。埃尔多安有自己的政治抱负。”

  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晋分析称:“对中东来说,此次大规模解雇实际上是埃尔多安政府在土耳其国内政治实力的体现。鉴于埃尔多安及其联盟的‘民族行动党’的民族主义和泛伊斯兰政治倾向,土耳其必然会继续加大在叙利亚问题的介入,在巴以问题发挥自己的作用。与此同时,土耳其也会持续与欧洲的紧张关系,与美国因为库尔德问题和引渡居伦的问题而持续紧张,塞浦路斯问题的解决也可能因此持续僵冷。土耳其与俄罗斯也因此会保持稳定发展。”

  新京报记者 么思齐

编辑:艾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