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0 19:37:35新京报 记者:陈沁涵 编辑:陈思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何以为家,全球每108人就有1人流离失所

2019-06-20 19:37:35新京报 记者:陈沁涵

“大多数难民逃去了邻国,那些国家往往是贫穷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

新京报讯(记者 陈沁涵)今天(6月20日)是世界难民日,联合国难民署发布年度《全球趋势报告》,总结分析了2018年度的全球难民情况。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年底,全球超过7000万人流离失所,创二战以来新高。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今天致辞表示,当下难民数量较20年前增加了1倍,需重建国际难民保护机制。


数量

去年新增难民一半是儿童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今年发布的《全球趋势报告》,截至2018年12月底,全球共有约7080万为了躲避暴力、冲突、迫害而逃离家乡。这意味着,目前全世界每108个人中就至少有1人流离失所。其中,4130万人在其所国内无家可归,250万人寻求庇护,真正的难民大约有2590万人。

 

从难民群体的来源来看,主要来自叙利亚、阿富汗、苏丹、缅甸和索马里,他们占总数的67%。在2018年新增的难民中,有一半是儿童,他们当中11.1万人无人陪伴。

 

“这些数字进一步证实,越来越多的人遭遇战争、冲突和迫害。” 联合国负责难民事务的高级专员格兰迪(Filippo Grandi)表示,世界两极分化日益明显,虽然关于难民和移民的意见往往是分裂的,但是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国家和社区的慷慨和团结,接收了大量难民。

 

报告指出,全球接收难民总数最多的5个国家分别是土耳其(370万)、巴基斯坦(140万)、乌干达(120万)、苏丹(110万)和德国(110万)。就2018年来说,加拿大是25个国家中接纳难民最多的,大约有2.8万人,其次是美国(2.29万人)。另外,2018年美国是接受庇护申请最多的国家,约有25.43万份申请,但仍积压了约80万份庇护申请。

 

去向

多数难民逃往欠发达国家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要肯定一些国家发扬人道精神,甚至在本国遭遇经济困境和安全问题之时依然收容难民。令人遗憾的是,并非所有国家都效仿这样的榜样。数据显示,发达国家接收的难民数量仅占总数16%,1/3的难民去了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格兰迪说:“有人说欧洲或者美国遭遇难民危机,其实没有。大多数难民实际上都逃去了邻国,那些国家往往是贫穷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接收新京报采访时表示,难民问题不能简单地看作是一个突发的或偶然事情,它实际上和近几十年来全球化发展有关,全球化产生的一个后果就是人员自由流动,人员流动的频率加大、障碍减少。所以客观来说,难民和移民问题也是全球化带来的一个负面影响。

 

对于全球性难民问题的解决方案,联合国难民署指出,以往通过自愿遣返以及第三国安置的方式缓解了难民危机,但以目前形势来看,需要增加更多补充措施来完善第三国安置方案,同时要营造更有利的环境让难民自愿返回家园。

 

分歧

部分右翼国家态度逐渐强势

 

联合国难民署数据显示,2018年共有14.15万名移民和难民进入欧洲,相比2017年的18.5万人和2016年的37.37万人,已出现大幅下降。虽然难民不再像3年前那样蜂拥而入,但欧洲各国现在已不愿为难民打开大门。

 

在全球接收最多难民的国家榜单上,德国排名第五,是唯一一个西方国家,也是整个欧洲难民接纳度最高的国家。据 CNN报道,联合国难民署官员赞扬了德国为难民问题做出的“重要贡献”。德国外长马斯表示:“德国接收了大量难民,但是我们也注意到,全球91%的难民都没有进入欧盟国家,而是去了欠发达国家。他们同样需要我们的帮助。”

 

在2018年6月举行欧盟峰会上,欧盟各国曾就解决难民问题达成一致,决议共同探索在欧盟外设立难民中心,以缓解欧盟内部因难民分摊问题产生的压力。然而时隔4个月,摩洛哥提出欧盟的“外包”方案不可行。

 

欧洲各国对于采取何种难民政策存在分歧,部分由右翼势力掌舵的国家已经开始对难民采取强硬措施。

 

据《独立报》报道,近日,意大利通过了一项新法案,任何从该国领海上营救难民的船只都将被处以最高5万欧元(约合人民币39万)的罚款。若屡次犯法,船只还会面临被扣押的危险。根据联合国难民署数据,由于利比亚冲突加剧,自2019年初以来已有1940人从北非抵达意大利,而有近350人在途中死亡,死亡率超过15%。联合国难民署称已要求意大利政府重新考虑法案内容。

 

另据联合国新闻网站,匈牙利政府近期通过一项名为“阻止索罗斯”的法案,对寻求庇护行为施加进一步限制,以阻止寻求庇护者通过提交申请使自己的移民身份合法化。

 

趋势

欧洲或抛弃默克尔式“情怀”

 

对于欧洲国家对于难民的不同立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认为,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就德国来说,它有接受移民的传统,所以相对来说它的开放度要比其他国家高。前几年欧洲难民潮来临时,德国自认为日子过得不错,且有劳动力的需求,还希望在欧洲乃至全世界建立一个良好的道德形象,所以大量接收难民。从道义的角度来说,德国这么做是值得赞扬的。

 

崔洪建也表示,在接受难民的过程中,如何处理现实问题也至关重要,比如如何让难民更好地融入社会,避免产生文化对立,减少社会矛盾。默克尔的移民政策在受到赞扬的同时也遭到许多批评,因为很多人认为他给德国和欧洲带来了安全问题、社会问题等。迫于压力,默克尔其实已经在逐渐调整政策。

 

崔洪建指出,面对难民问题,欧洲接下来会逐渐抛弃默克尔式的“情怀”,但也不会表现出绝对的强硬,因为这会影响欧洲建立起来的人道主义形象。所以他们可能会在中间寻求一条道路,在技术上进一步限制难民进入,加强边境管控。与此同时,寻求外部就地解决难民问题,防止难民更大规模地涌入欧洲。

 

新京报记者 陈沁涵 编辑 陈思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