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0 19:18:18新京报 编辑:赵泽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王晓麟谈被取消的股东大会:程序不合规,但希望对话

2020-07-10 19:18:18新京报

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 王琳琳)因为前员工举报公司董事长王晓麟虚假技术出资,骗取国资66亿,江苏赛麟汽车陷入了漩涡,背后的很多谜团尚待解开。

近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独家采访了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和技术出资人史蒂夫·赛麟,了解另一方当事人对如皋经开区通报其涉嫌挪用巨额资金、不回国是否成下一个“贾跃亭”、66亿元虚假技术融资、庞青年是否牵线如皋市政策以及汽车生产资质、定位跑车为何生产“老头乐”等诸多问题的说法。

王晓麟认为,赛麟的技术投入到合资公司(指江苏赛麟)后,是根据估值获得了合资公司66.52%的股权,而没有拿走一分钱,所谓骗走了66亿是刻意误导。截至记者发稿时,南通嘉禾与如皋经开区尚无最新回应。


王晓麟。



新京报:原定6月28日召开股东大会,为何临时取消?南通嘉禾公告称白云投资明确表示无法参加股东工作会议,此前白云投资从未在股东名单中现身,其是什么身份?

王晓麟:
这次南通嘉禾要求召开的股东会本身在程序上是违法的,按照公司章程,股东会要提前15天通知,但他们没有,24号通知28日开会,为了有一次和南通嘉禾的沟通机会,所有外资股东豁免了南通嘉禾召开股东会的程序违规;此外他们单方面要求媒体和公司前员工参加,股东大会是不允许外人参加的,股东大会就是股东参加,并且每个股东只能有一个表决人。所以,在程序上南通嘉禾是违反公司章程的。刚才说到,我们豁免了它的程序违规,因为我们也希望有这样一个机会来对话。

最后,在开股东会的前12个小时,中国时间的晚上10:27分,南通嘉禾发了一个微信,说不开了,理由是找不到股东之一如皋积泰的法定代表人许寅,以及白云投资明确不参加;但是,许寅是被如皋工作组带走了,白云投资并非注册在案的股东,本来就没有资格参加股东会。 即便湖南白云在投资到位后,股权变更前要求参加股东会,也需要其他股东一致同意。最后,股东会并不是所有股东必须参加,只要有法定人数的股东参加,股东会议就合法有效。在合法召开的股东会上,根据公司章程,股东会的议程达到法定表决数通过就可以形成股东会决议。

新京报:7月4日,你们又组织了一场股东会,能否介绍这次股东大会的核心信息?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王晓麟:
这次临时股东会根据江苏赛麟公司章程召开,由符合规定表决权的股东提议,由董事会三分之二的董事代表董事会发起,会议通知于6月16日分别书面送达所有股东,满足提前15天通知股东的要求。这次股东会就以下三个事先通知的议题进行讨论和表决:

(i)解决公司应支付的员工工资、税金、社保等法定福利和赔偿,避免群体事件的发生;

(ii)根据合资协议和公司章程明确公司下一步的运营计划和资金保障;

(iii)如不能就公司运营和资金保障达成一致,则明确公司解散方案,以确保员工和股东利益遭受最小损失。

根据公司章程第5.3(b)条和第6.4(a)条,我作为江苏赛麟的董事长,主持本次股东会议。上述第一、二项议程需要51%以上股东表决。第三项议程需要66.67%以上的股东表决,由于南通嘉禾缺席,第三项议程无法表决。只对第一和第二项议程形成了股东会决议。

史蒂夫·赛麟:在我一辈子职业生涯中,从来没有见到在公司遭遇重大危机时,公司的大股东拒绝出席合法召开的股东会。

这次股东会最大的成果就是我的提案得大多数股东的附议并通过,我明确表明,无条件支持所有员工立即得到全额支付的法律权利。如果他们选择辞职,我无条件支持他们根据合同获得赔偿的权利。如果他们选择留在公司,即便因为非自身的原因,他们无法到工作地点上班,江苏赛麟的董事会也不得解雇他们。根据合资协议,股东会决议明确要求南通嘉禾即刻支付欠江苏赛麟的约3亿人民币款项,并该笔款项只能用于补发员工工资和支付基本运营。如果南通嘉禾不执行股东会决议,不履行合资协议,我们将聘请律师事务所根据合资协议的规定在香港提起仲裁。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王琳琳 编辑 赵泽 校对 李世辉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