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8 02:32:1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章子怡 我想看到玉娇龙与宫二相逢的场景

2013-01-18 02:32:19新京报


谈到自己先后扮演过的玉娇龙和宫二,章子怡说,她们相隔一代,玉娇龙有着青涩年纪的倔强、冲动与好奇,宫二则多了些内敛的沉着与苍凉的风华。

 


谈李安
我是又害怕他又想征服他,让他少一点紧张和不安。


谈王家卫
如果有一天他还想继续拍的话,我相信所有的演员都会义不容辞地再去陪着他疯狂。


谈梁朝伟
他是非常值得尊重的演员、艺术家。他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1月5日晚十一点半,章子怡、梁朝伟、张震在中影集团的放映厅里看到了《一代宗师》的成片,看完后,章子怡失眠了。她觉得兴奋,因为看到了从未在大银幕上见到过的自己;她觉得伤感,因为拍摄的三年中自己经历了太多起伏波折。百感交集之后,她作出了一个决定:《一代宗师》将是自己演武打片的收山之作。她说,这个决定,是自己对《一代宗师》最高的评价。

  这三年里,有关章子怡的负面新闻、绯闻就像事先约好似的“集中爆发”,一条百十来字的传闻可以轻松将她所有的付出瞬间击破。她一度不想跟任何人说话,也曾偷偷掉了眼泪。但她毕竟是个从出道就与争议一路走来的明星,十多年来,也练就了坚韧、不服输的性格,再加上与生俱来的要强个性,她得以在逆境中迎风而上。她的方式便是:将所有感受在角色中融化。而她也由此得到了释放。

  章子怡说:“这三年不仅打磨出了‘宫二’的一生,也记录了我的成长。人生本就喜怒无常,没有高潮和低谷怎能验证你拥有一颗‘大心脏’?而这无常的人生对我来说又是一种磨炼,它给了我一往无前的勇气,它让我拥有了现在的我,它也让我比很多人都幸福。”

  “再也不拍武打片了” 正是因为珍惜她,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在《一代宗师》北京首映发布会上,章子怡宣布再也不拍武打片了。这句话成了第二天各大媒体的头条。当年她正是凭《卧虎藏龙》敲开了世界影坛的大门,而如今能打又会演的女星屈指可数,不少人为她感到惋惜。但章子怡说,这个决定是自己对《一代宗师》的最高评价。

  新京报:《一代宗师》首映式上你说不再拍武打片了,这是什么时候的决定?

  章子怡:前一天,第一次看完全片的那个晚上,我失眠了。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就会有很多思绪,有快乐也有忧伤。作为演员我很幸福,这三年来经历了太多的曲折艰辛,是所有人陪伴着我一起精心打磨出宫二这个角色。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很难去超越。所以,这个决定也不是轻易可以下的。

  新京报:如今会演又会打的女星已经越来越少了,就这样放弃不觉得惋惜吗?

  章子怡:我希望把最美丽的,或者说最值得让人回味的记忆永远保存在那里。王家卫导演说做这个决定是我对《一代宗师》的最高评价,我正是因为珍惜她,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新京报:王家卫说,如果自己再拍动作戏,还是会找章子怡来演。如果是他的邀请呢?

  章子怡:(笑)至少现在我还是蛮坚定的,因为我觉得超越太难了。你看《卧虎藏龙》13年之后才出现一部有可能成为这一类型电影的一个经典,更何况还会有谁愿意花这么长的时间和精力去做一部电影呢?所有的都太不易了!

  新京报:如果是好莱坞的邀请呢?

  章子怡:我更不在乎好莱坞拍的功夫片,因为他们也根本拍不出中国武学的精髓。

  两个“打女” 玉娇龙至叛至傲,宫二至尊至强

  第一次看完电影后,梁朝伟评价说:“我惊叹于子怡的演技,在女演员里面,没有之一,只有唯一。”在之后的业内场和普通观众场,章子怡此次的表现也好评如潮。如果说章子怡成就了宫二,反过来,宫二也成就了章子怡。

  新京报:在《宗师之路》的纪录片里看到你练习八卦掌十分辛苦,这与当初为《卧虎藏龙》练功时,在心态上有什么不同?

  章子怡:拍摄《卧虎藏龙》我是憋足了一口气,就是想做到最好。因为我是李安导演最后一个定下来的演员,他对我扮演玉娇龙这个角色是有过犹豫的。我是很敏感的人,能够察觉到他的这种不确定,这让我很不甘。

  所以,六个月的练功只有一个信念支撑着我,就是:我要让他知道,他的选择是正确的,而且是唯一的。最后我做到了。再次与王家卫导演合作,我显然比十年前成熟很多,多了一份承担与自信。

  新京报:玉娇龙如果活下去,会成为宫二吗?

  章子怡:我很喜欢这个问题。这两个角色仿佛有着相似的血性和任性。玉娇龙对江湖有向往,率性而为,她有着那个青涩年纪的倔强、冲动与好奇,个性鲜明。而宫二则多了些内敛的沉着与苍凉的风华,为父报仇是为了尊严,她有分寸知进退。我想看到玉娇龙与宫二相逢的场景,相隔一代,一个至叛至傲,一个至尊至强。也许那时无声胜有声。

 

  合作导演 李安像“少年派”的老虎,王家卫更懂我

  在《2046》中,章子怡是较晚才进剧组的主演,因为处在陌生的环境里、周围的人都说粤语,加上自己需要适应王家卫的工作方式,她每天都会喝点酒再去现场。但王家卫慢慢令她放松下来,她说:“我们之间不需要多说什么。”而对于合作过的另一大导李安,章子怡说:“当年的李安导演就像‘少年派’里的那只老虎。”

  新京报:王家卫没有剧本,那么他是怎样跟你描述宫二先生的?

  章子怡:王家卫的工作方法很特别,他不给你任何结论性的描述,我们都是在创作过程中一点一滴去寻找人物的个性和状态。

  虽然有很多拍摄过的内容最终没有呈现在银幕上,但我并不觉得王家卫浪费了我们的时间和表演,我们共同经历过宫二一生的爱恨情仇,荧幕上留下的定是最准确、最生动的画面。

  新京报:拍《2046》时你是较晚进组的,没经历过那么长时间的“折磨”,这次三年的拍摄时间超出你之前的心理预期了吗?

  章子怡:过了前半年就没什么预期了(笑)。王家卫是一个艺术偏执狂,又找了一帮迷戏的演员,这注定大家会跟随着他一路走下去,直到他满意为止。第一次看完成片后,我真正意识到,我们再也不会去补拍了。(笑)但是如果有一天他还想继续拍的话,我相信所有的演员都会义不容辞地再去陪着他疯狂。

  新京报:王家卫何以有如此大的魅力或者魔力?

  章子怡:原因很简单,他能让你成为更好的演员。

  新京报:同样是第一次拍功夫片,李安和王家卫的工作方式或者思维方式有什么不同?

  章子怡:最大的不同就是一个有剧本一个没剧本,一个戴墨镜一个不戴墨镜(笑)。跟王家卫合作过两次,拍《2046》时我不习惯他的方法,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讲广东话,我觉得那个环境很陌生,需要调整心态。王家卫一直让我放松,他给予我的信任让我慢慢融在那个并不熟悉的环境里;这次拍摄《一代宗师》相处时间更长,我觉得他更懂我了。

  首映那天我看到他,他问我,你还满意吧?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我们之间不需要多说什么,更多的是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情义在里面。

  李安导演创作态度很严谨,在片场事无巨细,为人儒雅、内敛、含蓄。也许是跟我那时候的心态有关吧,我觉得当年的李安导演就像“少年派”里的那只老虎,我是又害怕他又想征服他,让他少一点紧张和不安。

  我看梁朝伟 在片场,他和王家卫像父子

  章子怡跟梁朝伟合作过多次,但还是很客气称呼他为“梁先生”,在她眼里,专业、专注、认真的梁朝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在《一代宗师》里,章子怡与梁朝伟之间的情感深沉、含蓄,令观众唏嘘,章子怡解读说,宫二是不得已,“把爱情残忍地放弃了”。

  新京报:你对梁朝伟是什么印象?

  章子怡:他是非常值得尊重的演员、艺术家。这次合作时间长,接触机会也多,他专业、专注、认真,即便练功的过程受伤严重,他也无怨无悔。他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新京报:梁朝伟跟王家卫像是什么样的关系?

  章子怡:在王家卫导演的现场,他们像父子。他们互相了解、信任。我想梁先生只有跟王家卫在一起拍戏时才不会计较人物到底是什么样的命运走向、到底王家卫会把他拍成什么样子。他们之间的默契就像王家卫和张叔平的关系,无需多言。

  新京报:你会在某一部影片中,因为入戏太深,真的投入感情爱上你的搭档、难以自拔吗?

  章子怡:在戏里活着的每分每秒定是人物那时那刻的真实情感、状态,她不会给你任何存有杂念的空间。王家卫的电影也总是浪漫的,宫二与叶问之间的感情悲凉、孤寂又无奈。我往往在观赏电影时会爱上主人公。

  新京报:如何看待你和梁朝伟在片中的感情?

  章子怡:宫二不得已,她把爱情残忍地放弃了,我认为他们之间是一种错过,然而这种错过在情感里又是难能可贵的。可以说,宫二对叶问的情感,不能单纯用“爱”字形容。我在戏中对叶问说:“叶先生,我心里有过你”,这句话含义其实很深,是宫二将一生的誓言和遗憾融在这句话里,有种相识、相知和错过的伤感。

  片中有一场戏,宫二在金楼宴请叶问,耳畔响起西洋歌剧咏叹调,这是他们俩第一次面对面。叶问是深沉的,宫二是肃然的,看起来非常安静的画面,其实两个人的内心早已波涛万丈。随后是宫二和叶问的交手,面子上不动声色,里子上早是纷乱无比。

  “被炒作” 我不怕赞美别人,也不怕给别人机会

  听说过一个段子:当年《夜宴》剧组集体走戛纳红毯,媒体都追着章子怡让她留下来单独拍照,章子怡则拉住周迅一起拍。冯小刚说:“这就能够看出子怡的性情和品格,我不相信还有别的女演员能做出这样的举动。”章子怡曾数次向片方和导演推荐其他女演员与自己一同出演,但结果往往成为“被炒作”对象,对此她淡淡一笑,“我的性格就是这样,想改也改不了。”

  新京报:在《最爱》上映期间专访你的时候,你曾说拍摄的那段时间是让你感觉到人性最黑暗的时期。但在那之后你开始用一种调侃的口气去面对是非争议。在《一代宗师》的首映式上邹静之说:“子怡,你放下了”。你真的释然了?

  章子怡:人这一辈子都在体会释然这两个字。人生本就喜怒无常,没有高潮和低谷怎能验证你拥有一颗“大心脏”?然而这无常的人生对我来说又是一种磨练,它给了我一往无前的勇气,它让我拥有了现在的我,它也让我比很多人都幸福。

  新京报:近两年因为一些“意外”发生,让你步入了事业低谷期,你觉得公平吗?

  章子怡:我最近看到一句话,说你可以选择放弃,但是你不能放弃选择。不管经历过什么,我选择坚持。我希望永远保持内心的专注和信念。我身上有这份坚韧,哪怕是大家觉得我已在最临近边缘的刹那,我还是有这么一口气。可能这就是我吧,有些像宫二先生。

  新京报:你几次向导演推荐别的女星与你一同出演,但有时候会被她们拿来炒新闻,对此你怎么看?

  章子怡:我没太多私心,更没脏心,做事随性,不会考虑太多。我不怕去赞美别人,也不怕给别人机会,因为我知道自己有几把刷子。

  新京报:宫二先生一生的感情是孤独、落寞的,在感情世界里,你是很独立的那种女人吗?

  章子怡:宫二感情的留白是她对誓言的坚守,她看似旁若无人的倔强正是向所有人证明她的使命。我,独立,一如从前。

  C10-C11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孙琳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