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5 02:35:26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欧盟国家为何如此担心难民潮?

2015-08-25 02:35:26新京报

这次奔向欧洲的难民潮,是典型的美国干预之祸,但最后还得是地缘上更加邻近的欧洲来买单。面对潮水般涌来的难民,当前欧盟各国皆有难色,集体应对的制度成本高昂。

  大国纵横

  近半年来,西亚北非难民赶赴欧洲的两条通道上接连出事,一是海上通道国沿岸发生多起难民船只沉没事故,人员伤亡惨重。二是陆上通道国试图扎紧难民涌入的篱笆,引发多起边界暴力事件。这一系列事件的背后,是二战结束以来最大难民潮对欧盟的冲击。据欧盟一家边境管理机构发布的报告,今年7月有10.75万名难民来到欧盟边境,为去年同期的3倍。

  前几年,欧盟国家就难民问题形成了一些原则性共识,比如要尊重各成员国的接纳能力,要积极帮助移民融入当地社会,要坚决加强边境管理和共同打击非法移民等。但此次,由于难民数量过大,原有“正常”秩序被打乱,各国纷纷寻求自保,政治算计加深,关卡步步收紧。是什么导致了如此紧张的反馈呢?

  首先是难民源头管控无望。但近年来,由于美国在中东、北非的“任性”介入和撤出政策,当地数国陷入内战和统治权力真空状态,背井离乡者陡增,边境管理混乱,偷渡行为猖獗。这种情况下,扎紧自家篱笆几乎成为邻近国家唯一“靠谱”的选择。

  其次是边境国家加强管理的动力不足。西、北欧远比东、南欧富庶,难民自东南部进入欧洲后,走得越远,过好日子的希望就越大。在瑞典,2014年难民资格申请获批的比例高达37%。由此,意大利、希腊和巴尔干半岛的一些边境国,成为难民“只进不留”的驿站。

  此次,不少人呼吁建立统一的难民甄别制度,而不是把前线国家纷纷逼到宣布紧急状态的地步。但钱由谁出,成了难题。欧盟不是联邦政府,在缺乏足够权力让渡的情况下,没有资格向成员国发号施令。

  还有,目的地国消化移民的实际能力有限。在德国,政府对难民住所、医疗和生活待遇等方面的投入颇多,与其他国家相比,难民的生活更有“尊严”。正因如此,该国近年来成为接收难民最多的西方发达国家。但这也经不起邻国的“放水”。不久前,德国巴伐利亚州内政部长曾公开指责,意大利经常不进行任何登记就将数千名难民送上来德国的火车。

  而且,对于接受国而言,最困难的是让这些人及其后代如何在宗教、社会和文化上融入本地社会。弄不好,难民居住地会变成实际上的“国中国”,难以管理,甚至可能成为社会暴力甚至恐怖主义的策源地。比如,从十年前的巴黎骚乱到今年的《查理周刊》暴恐袭击,法国已经饱尝流民管理之苦。此次,法国也成为最坚决反对制定难民强制分配方案的国家。

  这次奔向欧洲的难民潮,是典型的美国干预之祸,但最后还得是地缘上更加邻近的欧洲来买单。面对潮水般涌来的难民,当前欧盟各国皆有难色,集体应对的制度成本高昂。但是,大难当头各自飞所带来的长期损失,又会远远高于解决问题的近期付出。理性的出路,依然是龃龉中寻妥协,一起找出应对的办法。

  □史泽华(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编辑:戴玉玺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