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2 03:30:07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一个“全能神教”家庭的发展史

2014-08-22 03:30:07新京报

从2007年张帆接触全能神开始,这个家庭与邪教共舞的7年时间里,经历了主动寻找其他信奉者、与其他信徒疏远的过程,直至极度排斥不同信仰者,让“自己成神”,到血案发生,这个家庭已经走向彻底封闭。


8月21日,山东招远涉邪教故意杀人案由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到庭。法庭逐一核对被告人身份。新华社发

  第一被告人张帆庭审面带笑容,不承认故意杀人;被害者家属撤回索赔要求,称向邪教宣战

  新京报讯 昨日上午8点,山东烟台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庭审招远邪教组织故意杀人案。公诉人宣读起诉书称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犯故意杀人罪;张帆、张立冬、吕迎春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张帆、张立冬、吕迎春犯数罪应数罪并罚。

  5月28日,6名全能神教徒在山东招远一家麦当劳餐厅将一名无辜女性吴硕艳殴打致死,引发全国震惊。

  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没有当庭宣判庭审结果,审判结果将择日公布。

  犯罪嫌疑人当庭拒绝认错

  据警方调查,张立冬及其长女张帆、次女张航、儿子张某、吕迎春、张巧联均系邪教组织“全能神”教成员。5月28日,以上6名犯罪嫌疑人在山东招远一家麦当劳餐厅将吴硕艳残忍殴打致死。警方随后将6人抓捕归案。经审查,6人对殴打吴某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在审讯过程中,以上人员均称自己信奉全能神教,警方在他们的住处发现了一些有关全能神邪教的宣传资料。

  在昨日庭审中,面对公诉人的指控,第一被告人张帆不承认自己故意杀人。案发后在接受警方问询时,她称自己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杀死恶灵,为民除害”。她还在供述中称她不认为全能神是邪教。

  有出席庭审的旁听者告诉新京报记者,他注意到张帆脸上不屑的表情和笑容。“她没有悔改的意思,当庭还想宣扬邪教教义。”他还注意到第二被告人张立冬在进行案情陈述时神态淡定,不时露出笑意。

  被害人家属要求严惩凶手

  昨日庭审,根据被害人家属委托,代理律师高成申请撤回附带民事诉讼。此前据媒体报道,被害人家属曾提出500万索赔,用于两家人的生活和孩子成长。

  被害人家属吕学义昨日告诉新京报记者,家属决定撤回附带民事诉讼,集中力量向邪教宣战,要求严惩杀人凶手,警醒世人。

  但吕学义也表示,吴硕艳不幸去世,留下了两个创伤的家庭和6岁的儿子,希望政府适当考虑给予救助。

  一个“全能神教”家庭发展史

  昨日,山东招远市繁华路段罗峰路状元街口的麦当劳大门紧闭,门外麦当劳大叔兀自招手向路人微笑,不时有路人好奇地往店内看一眼。

  自6月1日起,招远市这家唯一的麦当劳餐厅关门了,这是民风淳朴的招远不能回避的一道伤痕。

  5月28日,6名“全能神”教信众在餐厅内残忍地将中年妇女吴硕艳当场殴打致死,只因为她拒绝给电话号码。

  麦当劳血案

  在张帆将椅子砸向吴硕艳之前,她们本是生命从无交集的陌生人。

  5月28日晚9点左右,张帆和5名“全能神”的信徒在金都百货一层的麦当劳就餐。这5名信徒里,有她的父亲张立冬、父亲的情人张巧联、18岁的妹妹张航,13岁的弟弟张某,以及和她“共用一个灵魂”的吕迎春。

  彼时,这个位于市府广场对面的麦当劳里顾客很多,张帆最初的感觉很好,她觉得周围人的眼神“充满善意、友好”,“感觉他们跟我们是有缘人”。

  身为“神自己”的张帆决定“牧养”这些“有缘人”,于是她派遣张航、张某和刚刚到招远四五天的张巧联,以“我们挺有缘”为借口向餐厅里的顾客索要联系方式。

  大部分顾客都配合了,张航三人很快便收集到不少手机号。在他们的手机通讯录里,这些顾客的名字被存为“小羊1”,“小羊2”。“牧养”行动似乎很顺利。

  但吴硕艳拒绝了。吴硕艳是金都百货一家女装店店员,当日她下班后到麦当劳吃晚餐,让丈夫先领着儿子去六层玩。当张航向她索要手机号时,她回了张航一句“一边玩儿去”。张航将这件事告诉了张帆。

  张航的汇报令吕迎春“恍然大悟”。这个39的女子在这个6人团体中地位最高,她也是“神自己”,深得张航信任和尊敬。她盯了吴硕艳一会说道:“找了半天原来是她”。

  据吕迎春向警方的供述,当晚,她一直感觉到有“恶灵”潜伏在身边,让她身体难受。而张帆也感到“无力”,“心口痛”。在听到张航的报告后,吕迎春告诉张帆,吴硕艳是“恶灵”,在吸她们的精气。

  就在两天前,张帆刚刚从人变成了“神”,成为“神自己”,她决定驱走“恶灵”。

  “我说她是‘恶魔’,让她离开”,张帆对警方供述称。但吴硕艳并未离开,而是回了一句“有病”。

  张帆于是举起身边的椅子,向吴硕艳砸去,吴硕艳顿时倒地。张帆边用椅子砸吴硕艳,边召集同伴,“快过来帮我打死她,她是‘恶灵’”。

  她的同伴们一拥而上,对吴硕艳进行疯狂殴打,吴硕艳在地上发出凄厉的哭喊。

  “张帆给了张立冬和张某各一个拖把,让他们也审判这个‘恶魔’”,吕迎春向警方供述。仅13岁的张某刚开始愣住没有动手,但她推了张某一把后,张某也参与了殴打。吕迎春自己用脚踹吴硕艳。

  吕迎春说,当时麦当劳的员工来拉张帆,她上前推开了麦当劳员工,并说“谁管谁死”。

  据一名麦当劳员工的回忆,张巧联当时和张某用同一个拖把殴打吴硕艳,张航则是用手抓吴硕艳。“那个光头男子打得最厉害,用脚在那个女的身上踩,边打还边喊‘死去吧,恶魔’”。

  据当班的麦当劳员工李俊朋回忆,她去拉吴硕艳的时候,吕迎春曾阻止她,并说她是“撒旦的仆人”,当她在收银台报警时,吕迎春和张帆上前拿店里外卖员的头盔砸她。

  9点20多分,当警察赶到现场的时候,张帆等人还在殴打已没了声息的吴硕艳。

  张帆向警方回忆当晚的情况时称,“我是与生俱来就有强大能力的人,是全能神赋予我消灭世间恶灵的任务……为了世间的幸福,我要打死她,我要为民除害。”

  预演:杀掉母亲恶灵附体的狗

  这并不是张帆第一次杀死“恶灵”。在麦当劳餐厅血案前两天的5月26日,张帆杀死了她养了多年的比熊犬路易。

  对于这个“全能神教”小群体来说,5月26日是个转折之夜。

  据张帆向警方供述,26日晚12点,她与张立冬、吕迎春等人,在客厅里聊天,中心话题是张帆的生母陈秀娟。吕迎春告诉这刚刚聚集的一家人:陈秀娟是“恶灵之王”,她之前的诸多表现均为“撒谎和挑拨”。

  在谈话过程中,吕迎春注意到宠物狗路易朝她龇牙,吕迎春认为这是一种示威和攻击。她从狗的眼睛里看到了陈秀娟的样子,这只曾经也被陈秀娟养过的狗,成为了“恶魔”的工具,陈秀娟的化身。

  吕迎春指着狗喝道:“陈秀娟,我认出你来了。”张帆马上将狗喝到一旁。面对恶魔,“本应该马上将它扔掉或者杀死”,但路易在撒娇,它“外表的乖巧”让吕迎春心软,没有立刻向它宣战。

  随后不久,吕迎春觉得浑身无力、双腿发麻,心里越来越难受。她告诉张帆,这是路易在攻击她。

  张帆愤怒了,路易“竟然敢伤害她最爱的人和最善良的神”,她找到了躲在茶几下的路易,提着它的尾巴,将它摔到了楼道里,随后用拖把把它打死。张立冬补了几脚,把路易的尸体扔到了垃圾桶。

  吕迎春向警方供述,当时妹妹张航和弟弟张某坐在她两旁,握着她的手,告诉她他们感到害怕,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血腥场面。而张巧联一直坐在客厅没有吭声。

  尽管“恶魔”的化身路易已经被杀死,但吕迎春的不适并未缓解。于是,张帆走到门口,大声宣告:“天地万物所有的污鬼邪灵的末日已经到了。”她的母亲陈秀娟也在邪灵之列,在跟吕迎春聊天时,张帆就“发现了神的旨意,认识到我妈是‘恶灵之王’”“见面后就杀了我妈。”

  第二天张帆又提起此事,她告诉弟弟妹妹,在她的记忆里,母亲陈秀娟在他们面前曾经做过类似的虐杀,在他们面前虐杀家禽、家畜和牲口,虐杀后又将他们催眠,修改了他们的记忆。为了将弟弟妹妹的记忆唤醒,张帆将写着“残杀、虐杀、杀牲口、打狗”等字样的纸贴到了墙上。

  据张帆向警方供述,弟弟妹妹开始很迟疑,觉得母亲虽然性格不好,但还是爱他们的,但最后他们“全都醒悟过来了”。

  据吕迎春向警方供述,这场杀狗事件是一场“灵界与恶魔的战争”。这场战争让张帆“识破”了她母亲的“邪恶本质”,并完成了从“长子”到“神自己”身份转换。

  畸形的“全能神教”家庭

  吕迎春是烟台龙口镇下岗女工,离异,1998年开始信仰“全能神”。是她把张帆引上了全能神教,而张帆又把父亲张立冬和弟妹张某、张航发展成“全能神”教徒。

  张帆向警方供述,2008年10月,她在一个论坛上看到吕迎春的发言很精彩,随后联系上吕。在吕的介绍下,张帆到招远寻找全能神。而后,张帆将全能神和《七雷发声》“传授”给了家人。

  张帆供述,2009年,张母觉得全能教是真道,带领全家人来到招远。张帆的父母还于2011年花21万给吕迎春在招远金凤花园买了一套房子。

  2013年年底,张帆跟吕迎春告诉张立冬、陈秀娟,“如果你们想信‘全能神’,就把财产都转到我和吕迎春的账户里,如果你们不转给我们,你们就不要信了。”张立冬、陈秀娟同意了这一要求。

  2011年,吕迎春搬来和张帆一家一起住,她俩作为“神的长子”带领张立冬、张航、张某修习全能神教。张立冬称,全家信全能神教后,逐渐与外界断绝了正常联系。

  张帆自述,认识吕迎春后,她就一心一意围绕教会生活了,不想工作了,“教会其实就是吕迎春一个人。”

  而张航与弟弟张某历经多次转校、休学,最终辍学在家,姐弟俩在家无外乎上网玩游戏、看电影。张航是铁杆韩迷,因张航“不好好信教”,张帆几次将其开除出教。

  据张帆向警方供述,张立冬、张航、张某今年一度对修习全能神降低信心,与她发生争执。张立冬证实了这一说法,他说自己与妻子儿女因为“信得不好”而被吕迎春、张帆“教训”。

  今年5月,张帆和吕迎春辨出来张帆的母亲陈秀娟是恶灵,她们把张立冬等人叫回招远“唤醒”让他们“认识清楚陈秀娟的恶面目”。

  张帆供述,5月25日,她把张立冬、张航、张某都叫来了招远,并没有通知母亲陈秀娟。5月26日,张立冬打电话给在无极的张巧联,让他到招远来一起生活。24岁的张巧联为了能和张立冬在一起,加入全能神教。

  据吕迎春向警方供述,在招远时,张帆和吕迎春是长子,其他4人被封为祭司长(又称小牧人)。根据全能神教义,长子在神以下级别最高,长子“牧羊”祭司长,祭司长带领众子民,教给子民怎样战胜撒旦,保持圣灵。

  张帆供述,张立冬和陈秀娟是接待家庭,负责后勤工作,主要是开车送他们去聚会,给信徒做饭,教会需要花钱时掏钱。一开始“他信得不好,就是普通的信徒,在教会里没有级别。”

  在麦当劳血案前一天,吕迎春突然告诉张立冬,他是亚当的灵,张巧联是夏娃的灵。张立冬认为自己得到长子吕迎春的肯定而非常高兴。

  张立冬供述,最近一段时间,张帆和吕迎春多次提起他们要离地,回归神位,她们嘱咐张立冬等大胆地把手机号留给有冠绝的人,等张帆、吕迎春离地后,由张立冬带领这些人接受神灵的指引。

  “长子”的成长

  在无极老家亲戚眼中,张帆是一个沉默寡言、学习优秀的孩子。2002年,张帆考上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专科,成为了村里的骄傲。

  但身为村人骄傲的张帆并不快乐,在对警方的供述中,她提到自己2004年专科毕业后,一度失去了人生方向,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活。她得了抑郁症,想自杀。

  2005年国庆期间,张帆辞掉了在北京的工作,去了她安徽铜陵的大姑家散心。在铜陵,她得到了一本《圣经旧约故事》。这本书让她找到了人生方向,她决定此生要“为耶稣作工”,为了能到国外信仰耶稣,她决定再次入学,考上了母校中国传媒大学的专升本。

  2007年寒假,张帆在无极县老家,偶然捡到一本“全能神”书籍,《神隐秘的作工》。这本书带她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感觉说得很有道理,生活开朗起来,再也不想死”。

  在北京,张帆找不到全能神教友,只能到网上寻找同道。2008年,张帆在网络上认识了烟台龙口的吕迎春。2008年11月,在吕迎春的介绍下,张帆独自来到招远,住在全能神教徒家中学习,正式踏入了全能神教学习团体。吕迎春是这一片的“长子”,而张帆成为吕迎春的一只“小羊”。

  2009年秋天,张帆全家从无极迁到招远,张帆把李有旺夫妇从包头迎接到招远家中来住。在张帆、李有旺夫妇、吕迎春4人的组织下,20多人学习全能神教的团队初具规模。聚会的场所一般是在一些农村信仰者家里,而聚会的一般花费基本都由张帆出。有时候教友家里有些事情,张帆也会慷慨地给钱救济。

  在这个团队中,李有旺夫妇是“二见证人”,地位最高,吕迎春是长子,张帆是积极的小牧人。到2010年,张帆也成为长子,不过是最小的长子。

  张帆在信仰方面,有自己的主张。她建议李有旺开除一些信得不好的信徒,觉得对方是假基督。但李有旺总是不听她的意见,张帆开始对李有旺有意见。

  2010年,张帆开始频频发难李有旺的《七雷发声》,她心中也忌恨李有旺说她是“指甲盖大小的长子”。在张帆看来,众长子没有大小之分,最终她把李有旺夫妇认为邪灵,与昔日的恩师李有旺分道扬镳。逐渐,张帆和其他的教徒也闹翻了,在她看来,他们都是假全能教徒,只有她家5人和吕迎春6人是真正的全能神信徒。

  张帆的另一次跳跃式变化是在今年5月,她正式与母亲陈秀娟决裂。“陈秀娟是邪灵”,张帆说。她不仅感知到自己的母亲是邪灵,也感知到自己和吕迎春就是“神自己”。

  从那天晚上起,她“达到了从天而降神更多的权柄”,她感知到自己就是神的存在。最近,张帆和吕迎春多次谈论“离地”,回归神本身。

  6年时间,张帆从一个小牧人,成长为众长子,最终修炼成“神自己”,拥有了“感知和抵御邪灵的能量”。

  一个“全能神”组织的“成长史”

  从2007年张帆接触全能神开始,这个家庭与邪教共舞的7年时间里,经历了主动寻找其他的邪教信奉者、与其他信徒疏远的过程,直至极度排斥不同信仰者,让“自己成神”,到2014年5月28日招远麦当劳血案发生,这个家庭已经走向彻底封闭。

  2009年,当张帆被吕迎春和刘君玲介绍到招远市之初,在招远市蚕庄村的农村居民家中,张帆和来自各地的10到20人参加了多次全能神的聚会,这些人中,有她熟悉的刘君玲、李有旺、范龙凤、吕迎春等人。

  在蚕庄村民的家中,先来到招远的“全能神”教徒负责给张帆等人传教,传教的资料就是几本复印的书,一本笔记本样的手写本,还有电脑里存的电子版“全能神”教义。

  5月28日招远麦当劳惨案发生后,新京报记者曾前往河北省无极县张帆的老家探访,在无极县驿头村,当地基督教的负责人高平信透露,邪教不依靠正式的教义传播,而是靠私密聚会。

  2009年前后,为了聚会方便,张帆一家在招远市租了门面房,一楼经营布匹生意,二楼则专门用来召集“全能神”信徒聚会,在这间门市的二楼,至少聚会过上百次。

  张帆到招远前,就见过一本介绍全能神的书——《七雷发声》。到招远后,张帆等打听到书作者是包头的李有旺、范斌夫妇,彼时,李、范二人在监狱中关着。

  张帆向母亲要了5万元钱,给包头的一名“全能神”信徒汇了过去。当年,李有旺夫妇出狱,来投奔定居招远的张帆家,张帆出钱供养李范夫妇,由于资格老,李范夫妇被推举为“二见证人”(即“神自己”),地位最高,其次才是“长子”吕迎春和张帆。

  可“蜜月期”并未维持多久,2011年,吕迎春以及张帆等人跟李有旺产生分歧,张帆转而认为李有旺是邪灵,“我们闹翻了,他们都离开了招远,去了东营。”

  为了让其他信徒信奉全能神,张帆一家甚至自己出钱给别的信徒买房、租房,让他们安心信教。

  但这样的聚会和“组织”很快就遭遇了分化。2011年前后,原本跟张帆、吕迎春交好的范龙凤等邪教信徒也跟他们分开了,原因是前者认为后者是邪灵。

  从2011年开始,在张帆的世界里,真正的“全能神”信徒,连同她自己,只有6个人,“我认为只有我自己和弟弟、父亲、妹妹、张巧联、吕迎春是真正的全能神信徒。”张帆不止一次说。

  全能神教的创办人是赵维山,但吕迎春在接受警方讯问时表示,她认为赵维山的全能神教是邪教,“我和张帆是唯一的真正的全能神的代言人,国家打击的是邪灵赵维山的全能神,而不是我们这个全能神。”

  为了让张立冬和陈秀娟以及弟妹专心信教,吕迎春唆使张帆问父母要来了全部财产。

  他们吃住在一起,钱不分彼此,东西也不分彼此,所有的财物都放在一起生活,而生活的目的就是“给神作工”。

  他们从不主动向外人宣传全能神,5月28日那天,张帆说她是看着四周的人好像想了解他们,就想把自己的电话留给周围的人,以备这些人以后需要能联系上自己,了解全能神。

  种种迹象表明,在麦当劳血案前,这个信奉邪教全能神的家庭已经步入癫狂。

  张帆“全能神教”组织内部结构

  长子

  小牧人

  (祭祀)

  神自己

  (二见证人)

  普通信众

  张帆、吕迎春

  (小羊)

  2014年5月杀邪灵(狗)后升为神自己

  李有旺、范斌夫妇

  张帆、吕迎春

  张立冬、张航、张某、张巧联

  刘君玲等

  采写 新京报记者萧辉 张永生 实习生 韩雪枫 钟煜豪 孙贝贝

编辑:闫宪宝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