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30 02:30:56新京报 ·作者:游天燚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摄影师“众筹”拍女生私密照上网兜售

2018-05-30 02:30:56新京报 ·作者:游天燚

“当初就是想拍点私房照收藏,根本没想过会流传到网上,还被标价出售。”模特李欣回忆,2016年8月,一名同行找她,称刘某昀想免费约拍私房照,因为是朋友介绍,她就同意了。


摄影师刘某昀的公众号内容因违规被删除。


一名私房摄影师正众筹拍摄全裸女生。

  女生“大尺度”照被卖网络付费杂志;一受害者起诉摄影师,法院以“人格权纠纷案件”立案

  “当初就是想拍点私房照收藏,根本没想过会流传到网上,还被标价出售。”模特李欣回忆,2016年8月,一名同行找她,称刘某昀想免费约拍私房照,因为是朋友介绍,她就同意了。

  拍摄用了两天。“全裸出镜,这是第一次拍摄那么大尺度的照片。”李欣没想到的是,她的照片随后出现在刘某昀的公众号里,并被其公开售卖。李欣立即联系刘某昀,要求删除照片,结果遭到拒绝。

  此事经另一名摄影师曝光后,L.P.VISION及其拍摄的私房照,成为了圈内外的舆论焦点,也有更多的女孩站出来,指称这名摄影师偷卖了自己的私密照,并准备起诉。目前,深圳宝安区法院已受理了其中一名女孩的诉讼。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私房摄影圈,有多名摄影师以各种方式约拍女性,并在拍摄对象不知情的情况下,在网上打包兜售女性大尺度照片。

  私密照被兜售 当事人遭拉黑

  “找到L.P.VISION,是为了清除摄影圈的害虫。”两个月来,摄影师张明暂停了自己的拍摄业务,全力投入到寻找一名叫L.P.VISION的摄影师。

  今年3月底,张明在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揭露L.P.VISION为女客户拍摄私房照后,未经客户本人同意,将大量照片通过公号、微信群及网络付费杂志售卖,其中包括不少裸照特写。

  24小时过后,这篇文章阅读量超过十万。

  “关注这件事,是因为发现一位朋友裸照在网上被售卖。”张明说,照片是朋友李欣的,“配文下流”。

  L.P.VISION原名刘某昀。搜索后,张明还发现李欣的照片不仅出现在刘某昀的公号里,还出现在其创办的一本名为“L.P.VISION画报”里,每期收费300元。

  “当初就是想拍点私房照自己收藏,根本没想过会流传到网络上,还被标价出售。”李欣回忆,2016年8月,刘某昀从广州赶到杭州和李欣见面,并在一个酒店式公寓开房拍摄。

  事后直到张明联系她,李欣才知道自己那些大尺度照被拿到公号上兜售,有的还出现在网络付费杂志上。李欣立即联系刘某昀删除照片,遭拒绝。

  李欣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朋友张明后,想通过摄影圈找到刘某昀解决问题,但刘某昀微信号和手机号码都无法联系,于是也就有了张明发文声讨的一幕。

  张明的文章发布后,陆续有女孩联系到张明,称自己的私照也被刘某昀偷卖到了网上。

  类似李欣遭遇的,还有杨珞、陈姝等人。她们在发现自己私密照片出现在网络付费杂志后,都试图联系刘某昀删除,但结果都一样:被拉黑。

  在事件曝光后,新京报记者曾试图通过QQ、电话、微信等各种方式联系刘某昀,但均无回应。

  被曝光后当事摄影师失联

  通过这些女孩的讲述,张明发现,刘某昀在自己所创办的微信公号中,多以众筹的方式约拍女孩。

  “刘某昀每一次都会办一个众筹的活动,并且在公众号里发布拍摄对象的照片,所关注公众号的人经过微信向刘某昀随意支付不同的金额后,并投票决定刘某昀的拍摄对象。”张明说,刘某昀的众筹项目额度在1万元到2万元不等,达到金额后就会拍摄。众筹所拍摄的题材均为裸照,甚至有一些色情照片。拍完照片后,参与众筹的人可以看得到。

  “刘某昀的公众号叫做‘唯塔视觉’,”陈姝和杨珞描述,这个公众号是刘某昀主要发布照片的渠道。4月17日,新京报记者查看“唯塔视觉”微信公众号后发现,公众号中的内容已经被停止访问,公众号已经被腾讯封号。查询封号原因——遭到大量用户投诉,账号出现违规行为;发布庸俗挑逗性内容、散布淫秽、色情内容等。

  在公众号,刘某昀的众筹套餐标价为128元/30张和158元/50张。

  “不管刘某昀拍摄的其他女生是否同意了照片被售卖的行为,至少我们是没有同意的”,杨珞、李欣、陈姝认为刘某昀侵犯肖像权,泄露他人隐私。

  据记者查询,刘某昀在公号给自己标注为“中国第一下流色影师”,而他在网易摄影网站给自己的标签为伪文艺青年,并公开表示,“你敢脱,我就敢拍”,在图虫网上给自己的标签设定为:人体、情色。

  “私拍圈”多名摄影师“投稿”网络杂志

  刘某昀拍摄的私房照,还出现在一些付费网站及杂志上。

  在某网站,缴纳38元会费即可获得云盘账号密码,成功下载到刘某昀拍摄的高清套图,全是未打码裸照。

  同时,刘某昀是一电子杂志的投稿者,按照该杂志的投稿公告,摄影师在投稿成功后,会获得2000元的报酬。这份电子杂志明码标价售卖,其订阅标准分别为,单期电子杂志售价200元;全年24期电子杂志售价2000元;全年24期电子杂志、全年杂志高清大图、全年杂志精选典藏版售价为3000元。

  在该杂志4月期66页的PDF版电子文档中,涉及女性裸照共65张,其中就有陈姝的一张全裸照。

  从照片署名看,向该杂志投稿的摄影师不止刘某昀一个。在上述照片中,还有署名为“马德白”、“脱神”和“污神”的照片,均涉及女性全裸照。

  4月16日,新京报记者通过杂志里提供的信息,分别查询上述摄影师的微博和微信,“均已不存在”。

  张明说,刘某昀出事后,和他一样拍摄私房照的很多摄影师都在删除照片,“试图让别人找不着其利用他人照片打包销售盈利的证据”。

  风波过后有摄影师重操旧业

  私房摄影师莫某,也受到了刘某昀曝光事件的影响,直到四月底五月初,才在自己微信上重新发布众筹约拍信息。

  陈姝说,莫某就是上述电子杂志里署名为“脱神”的摄影师,和刘某昀一样,莫某也在通过众筹的形式拍摄女性私房照售卖。

  随着刘某昀事件的关注度降低,莫某又开始了众筹拍摄。

  5月2日,新京报记者联系上莫某,他向记者发来一张自己和一名女孩的合照,并称自己准备拍摄图中女孩的全裸照片,筹集2万元后开拍。莫某在众筹活动中明码标价,拍摄后,将裸照分为188元/18张和588元/38张两种。其中的区别是,前者不露脸、后者露脸。

  莫某说,在众筹活动开始前,他会将女孩照片发布在微信朋友圈,获得多人点赞后,才决定拍摄。照片拍摄完成后,照片会被卖掉。

  莫某说,他也知道以众筹的形式拍摄并卖女性裸照是违法行为,所以他不再将拍摄的私房照片上传到网络,而是通过微信等社交工具,寻找买家,将照片卖掉。他和买家之间只是做了口头协议,“建议客户不要外传。”

  私房照被卖 多人欲起诉摄影师

  “所谓私房照,就是想自己收藏的。”陈姝说,看到照片被明码标价,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付费购买,陈姝觉得这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更多难堪来自于被很多人认出来,直到最后被家里人知道。她和家人“闹”了一阵子,“做梦都在想找到刘某昀,讨个说法”。

  而杨珞曾想过自杀来结束这段不堪的经历,后来发现照片被兜售,“真的差点自杀”。

  对于杨珞、陈姝等人讲述的经历,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表示,刘某昀的行为涉嫌侵犯了李欣等人的肖像权、隐私权。刘某昀未经当事人同意,擅自公布隐私裸照,致使女性的名誉受到损害,则涉嫌侵害了其名誉权,张新年说,除了涉事摄影师外,一些发布照片的网站、杂志、公众号等也有可能承担连带责任。

  对于摄影师发布女性隐私照片配以带有性暗示的文字,并通过其微信发起众筹活动,以销售女性隐私照片牟利的行为,张新年表示,除了涉及传播淫秽物品罪之外,还涉嫌侮辱罪,“如果女性知情并参与,则构成共犯”。张新年建议,一些女性在拍摄私密照片时,可以和对方签订合同,或者签保密协议来保障自身权益。

  李欣的家人知道了私密照事情后,也支持她不再隐忍下去,咨询了律师后,准备起诉刘某昀。

  近日,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以“人格权纠纷案件”立案,受理了杨珞对刘某昀的诉讼。杨珞在朋友圈内发布一张诉讼费缴费单图片,并配上文字——“要告一个人”。

  (陈姝、杨珞、李欣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游天燚

编辑:王晓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