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0 02:31:02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杀鱼弟”网络想象外的真实人生

2018-08-10 02:31:02新京报

7月31日下午六点左右,在与家人激烈争执后不超过5分钟,“杀鱼弟”孟凡森几口吞咽下“百草枯”农药。事发第9天,他躺在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输液室15号病床上,每隔几分钟便左右翻转身体,嘟囔着“头疼,难受”,声音沙哑无力。


8月8日,孟凡森家的摊位。新京报记者 赵蕾 摄


网络转发的“杀鱼弟”照片。资料图片/视觉中国

  网络红人“杀鱼弟”喝下百草枯自杀,父母自责,“这几年恐怕没能真正关注他的内心变化”

  7月31日下午六点左右,在与家人激烈争执后不超过5分钟,“杀鱼弟”孟凡森几口吞咽下“百草枯”农药。

  事发第9天,他躺在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输液室15号病床上,每隔几分钟便左右翻转身体,嘟囔着“头疼,难受”,声音沙哑无力。

  2010年,10岁的孟凡森因在父母的鱼摊上帮忙杀鱼而走红。在那段传遍网络的视频中,网友形容还在上三年级的他“手法娴熟、眼神犀利”。

  时隔8年,他以企图喝农药自杀的形象再次回到公众视野中。伴随着“辍学”、“家暴”等质疑,每个人都尝试将以往报道中他的成长片段与自杀轨迹勾连起来,寻找背后的动因。

  孟凡森尚未脱离病危状态,肾、肺功能的衰竭将继续拉扯着他。对他来说,意外与生机仍是未知数。

  在病床前日夜陪护的父母处于迷茫混沌中,“只是下意识察觉,这几年恐怕没能真正关注他内心的变化。”

  “一时冲动”

  7月的最后一个傍晚,苏州市化肥新村的主街道上熙熙攘攘。如往常一样,坑坑洼洼的水泥地上,来往的车辆与人群互不相让,鸣笛声与沿街小贩讨价还价的叫卖声混杂在一起。

  18时左右,晴热还未消散。孟凡森穿着深色短裤,光着膀子,走进马路对面的菜市场内,替父母收钱。

  菜场东北角的一家水产摊上午货品不足,曾向孟凡森一家要了100多斤黑鱼。孟凡森母亲王岚说,两家都是山东兰陵的老乡,也有点亲戚关系,经常相互照顾生意,帮忙低价带货。

  孟凡森在菜场与老乡争执了起来。

  父亲孟长青一路小跑进菜场,两天前,他将每斤黑鱼的价格从11.5元降至11.3元,但孟凡森不知情。“搞不清价格不知道打电话问我嘛,这点事都干不好了……”孟长青当面训斥了儿子,随后将他拖拽回家。

  孟凡森气得满脸黑红,大声嚷嚷“这又不是我的错,为啥怨我?”王岚和邻居围过来,“孩子大了不听话”、“脾气太差”等指责声引来更多路人目光。

  孟长青指着儿子鼻子吼了起来,孟凡森回推了父亲,两人推搡着动起手来,一两分钟后才被众人拉开。

  二女儿孟雯看见哥哥坐回摊位上抹眼泪,没一会又站起来向屋后的仓库里走去。等她追上前时,她看见哥哥手里拿着冰红茶饮料瓶,塑料瓶内的绿色液体仅剩不到三分之一。

  “你喝的是啥?”孟雯叫来母亲。

  “没啥,我没事”孟凡森支支吾吾,但还是拿出了一瓶100ml的百草枯瓶子,只剩一半。

  孟长青脑子嗡地一下,立刻把儿子抓上电动车,连闯了几个红灯将孟凡森送到苏州市立医院。

  不到10分钟,孟凡森被父亲送至医院急诊科抢救。洗胃过程中,他将晚饭的一碗炒面和五个鸡蛋全吐了出来。再躺下时,他告诉父亲,感受到嗓子和内脏的猛烈灼烧,后悔喝了药。

  孟长青夫妇守在儿子身边,三夜没敢合眼。考虑到当地医院治疗条件受限,8月4日中午,他们将儿子转送至中毒救治率61.8%的山东大学齐鲁医院。

  该院中毒科主任菅向东查看孟凡森病情时估算,孩子至少喝下三四十毫升的百草枯原液,属于重度中毒。

  “目前,小孟的肾、肺功能衰竭现象还在加重,现在处于尿毒症期,未来四五天仍有可能因为器官衰竭导致多种并发症发作而猝死,尚不能确定病情是否乐观。”菅主任分析。

  8月8日早晨,输液中的孟凡森忽然有了胃口,他吃下两块小面包,喝了一杯豆浆。孟长青撇着的嘴角这才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前一天晚上,孟凡森曾小声问站在床边的父母,我捡回一条命了吧?“是是是,你放心,肯定能好起来,我们砸锅卖铁也会积极配合治疗”。孟长青语气坚定地说。

  孟凡森别过脸去,偶尔叹口气,“那会一时冲动,想想就后悔”。

  成为“杀鱼弟”

  2010年的寒假,10岁的孟凡森身穿深色运动棉衣裤,戴着棒球帽,鱼贯于草鱼、花鲢、鲈鱼等水槽间,帮顾客挑鱼、杀鱼、算账,动作熟练迅速。一位熟客“叶先生”觉得有趣,拍摄了一段视频,上传到网络。

  画面中,瞪大眼睛,皱着眉头的孟凡森坐在溅满污水、鱼鳞和血浆的环境里,他一言不发,从顾客手里接过一条十厘米长的鱼,反手摔在地上,再捡起放在水泥案台上,一脸冷淡。他下刀娴熟有力,十几秒刮完两面鱼鳞,开膛破肚,再用黑色塑料袋一装,“7块1毛”语气干脆利索。

  视频引发了网友的激烈讨论,有人夸孩子懂事、能干,多数人持反对意见,“这么小孩子不用上学吗?”“他双手冻得红肿,会受伤吧?”微博上更是发起“不要让‘杀鱼弟’成为赚钱工具”的话题讨论。

  褒贬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围拢来,一度将孟凡森裹挟到网络舆论的中心,伴随着大家对他身份和经历的好奇和关注,“杀鱼弟”的名字也逐渐成为他的标签。

  在孟长青看来,早在成为“杀鱼弟”之前,儿子就和鱼有深厚且莫名的情缘。

  山东兰陵县有吴坦河、西泇河等5条河道,最长的西泇河长39千米,绵长的河水流经7个镇。这里是孟凡森的故乡。

  一岁前,孟凡森就被王岚放在鱼桶内学习走路。孟长青夫妇南下苏州谋生,家里老人时常打电话来称,这男孩喜欢自己到河边玩耍,每次看到别人撒网捕鱼,自己也跟着下河捞鱼,一两小时也不愿上来。

  “水里太危险了,你们早点把他带走,不然怕出事。”亲戚时常告诫。

  小学二年级,孟凡森回到父母身边。每天看着水槽里各种鱼类,不经意间学会了杀鱼。下午三点多放学回家后,他学着父亲的模样,先用小刀敲晕鱼的头部,左手把不再挣扎的鱼放在砖板上,右手剃鱼鳞,剖肚皮,取出内脏,冲洗鱼身,一系列动作缓慢,却一气呵成。

  “没人知道他是哪天模仿着会了,时常主动过来帮我打个下手。”孟长青将之归结于“遗传”。

  “杀鱼弟”的视频爆红后,批发市场里一家做喷绘打印的店铺自告奋勇,为孟凡森做了一块广告牌,红色的底布上写着白色的“杀鱼弟”水产几个大字,旁边是一张孟凡森杀鱼时微笑的正面照。

  红色招牌挂起来醒目,来往行人多有驻足,孟长青感觉买鱼的顾客明显增多。时不时有人问起,“你们家孩子就是那个‘杀鱼弟’吧?”孟长青夫妇也不自觉地将生意兴隆与儿子的走红挂钩。

  热度尚未退去的2011年,孟凡森父子被东方卫视的《加油!老爸》节目请做嘉宾,话题围绕在父亲为何让孩子帮忙杀鱼展开。11岁的孟凡森哭着对镜头解释,自己看到爸妈每天忙不过来,手上都是伤疤,想帮忙分担一些,才主动帮着杀鱼,不是爸妈的错。

  孟长青没来得及解释的是,孩子从小就喜欢抓鱼、钓鱼,看见鱼就两眼放光。

  孟雯经常听见哥哥和父亲缩在角落讨论哪条河里什么时候有鱼,每个月,两人总要单独去三公里外的阳澄湖,在天主教堂旁边的支流里钓鱼。“家里恐怕没人比哥哥更喜欢捕鱼的活动了吧”。

  但孟凡森始终不接受“杀鱼弟”的称呼。他和母亲说,不明白陌生人为什么要议论他,也反感别人以窥探的目光注视他的一举一动,“有压力”。

  每当有人提到“杀鱼弟”三个字,孟凡森立刻翻个白眼,“我不是”,扭头就走。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