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0 17:28:04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故宫上元夜背后的千亿级生意

2019-02-20 17:28:04新京报

一次引发全国围观的紫禁城上元夜活动,背后是规模上千亿的灯光秀市场。

昨晚,你“云观宫灯”了吗?


自永乐年间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上后,北京的老百姓每年就多了一项新福利——去午门观看宫廷元宵灯会。“上赐百官宴,听臣民赴午门外观鳌山三日,自是岁以为常。”这一活动直到万历年间才因为没钱而取消。


朱棣可能不会想到,这项由他发起的宫廷元宵灯会,在停办400多年后,将由一个叫单霁翔的人再度发扬光大,甚至引起抢票服务器宕机、数千万人网络围观。


曾经照进古人宫殿的,是故宫重檐之上的月光;而昨晚点亮故宫的,却是一束束激光。


有网友将昨晚的故宫戏称为刘老根大舞台、大型蹦迪现场,而记者看到的,却是逐渐崛起的单场价格上千万甚至过亿、总体规模超千亿的灯光秀市场。


故宫上元夜初体验


昨晚,新京报记者替没有抢到票的各位一览紫禁城上元之夜。


从午门起,经太和门广场、故宫东城墙,至神武门区域,重檐斗拱被灯光点亮,午门至神武门东侧城墙区域,每隔五米挂一盏红色灯笼,观众在灯笼的引导下经由千米城墙穿越故宫。据单霁翔介绍,只开放城墙通行更多是出于安全考虑。


《千里江山图》、《清明上河图》由激光放映设备投射到东城墙沿途黄色的瓦顶之上,是游客聚集拍照的地方。另一处游客密集地是邻近神武门的畅音阁,戏曲表演吸引了不少游客。


最复杂的投影在太和门广场。以太和门建筑主体及汉白玉台阶为主要投影目标,光峰光电自研的55000流明激光电影放映机将数字画面投映于故宫古建筑之上,总体投射面积超过3000平方米。虽然大红大绿的土味配色引发网友吐槽,但拍照打卡的游客依然不少。


据介绍,考虑到古建筑保护问题,故宫方面对激光投影的灯光强度进行了限制,较重的机械设备下也垫上了木板。


此外,新京报记者也力破故宫传言,夜晚回头、走回头路后,也好好地回到了单位。


开放故宫上元节夜游的决定十分突然。单霁翔在2月18日彩排现场接受采访时表示,开放夜间故宫是5天前才决定的。限制每晚3000的游客数量也并非互联网常见的饥饿营销套路,而是因为故宫城墙的承载能力还不能确定。


昨晚参观的3000名观众,包括2500名驻华使节、劳动模范、北京榜样、快递小哥、环卫工人、公安干警等各界代表,通过抢票进宫的“天选之子”只有500人。


不得不说,故宫文化已经成为一个经典营销案例,在2月17日的亚布力论坛上,单霁翔首次晒出了故宫的账本:2017年,故宫文创的销售收入已达15亿元——超过1500家A股上市公司的收入。


故宫“看门人”单霁翔以互联网时代的用户思维为这座古建筑群建起了IP,带来了流量。据了解,18日凌晨,有3000万人次蹲守在电脑前不断刷着已经“502”的故宫官网。没抢到票的各位也不必绝望,单霁翔称,以后故宫也会实验性在中秋节、端午节、重阳节等节日夜间对外开放。


昨夜一场秀价值百万


昨晚的上元夜活动是故宫博物院建院94年来第一次在夜间对公众开放,也是这座近600年历史的建筑群第一次被大规模灯光照亮。


点亮故宫,映射出灯光秀市场的崛起。


从18日彩排那天起,不断有关于这场大型灯光秀的路透图流出。人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这座红墙黄瓦的建筑如此颜色多变的样子,但新鲜感过去后,不少人发现:怎么越看越像是春晚又在故宫设了一个分会场?


在寻找中国创客深扒了己亥春晚和紫禁城上元夜的服务商之后,不得不和网友说真相了:己亥春晚深圳分会场2000平米的户外激光投影秀及这次故宫太和门广场的激光投影秀,投影机设备均来自一家名为“光峰光电”的激光技术研发公司。


寻找中国创客在中国政府采购网上并未找到此次紫禁城上元夜相关灯光布展的招标公告,有内部人士向寻找中国创客透露,鉴于故宫IP的广告效应,上元夜的灯光布展,相关供应商并未向故宫收取费用。


同样为央视己亥春晚提供舞台服务的鸿视线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内部人士告诉寻找中国创客,像紫禁城上元夜这种规模水平的灯光秀,市场价格大概在百万级别。


2017年,北京卫视以北京电视台楼体为投射对象,办了一场时长20分钟的投影秀并进行了电视转播。寻找中国创客从业内人士处获知,因为亮度要求高、预算充足,这场投影秀的价格在一千万左右。


上述内部人士介绍,目前灯光秀行业的定价并无统一标准,费用主要包含内容创意及设备租赁软硬两个部分,成本基本五五开,但是国内市场对版权和创意还未足够重视。内容质量、设备型号、技术难度、投影对象的结构(比如是平面还是三维立体)等,是影响定价的主要因素。


“价格跨度比较大,一个20分钟的投影秀,价格从200多万到几千万不等。”在寻找中国创客以客户身份向投影秀从业公司大观科技咨询时,得到如上回复。当内容设计完成、设备运输安装到位后,多租赁几天并不会对成本产生太大影响。


“目前设备租赁以及人工成本已经降低了很多。”2018年鸿视线承接的湖南卫视芒果塔激光投影秀,总体价格在百万级别,相比2017年北京卫视投影秀价格下降不少。


千亿灯光秀市场门槛重重


一次引发全国围观的紫禁城上元夜活动,背后是规模上千亿的灯光秀市场。


除了元宵节传统灯会,北京、深圳、广州、上海等地每年定期举办灯光节,广州的国际灯光节已经成为城市名片。


据了解,国内的灯光节最早是受里昂国际灯光节、俄罗斯莫斯科灯光节等的影响。“最早成规模的应该是上海。”上述内部人士介绍。1989年,上海启动“万国博览建筑”泛光照明和南京路霓虹灯一条街工程建设,成为全国的示范性工程。2014年的踩踏事件后,上海外滩元宵灯光秀停办。


近年来,伴随着消费升级,“夜游经济”的概念被提出,灯光秀回春。随着技术的进步,投影设备亮度提高、成本降低,也刺激了夜游经济的发展。


高工产研LED 研究所(GGII)调研数据显示,受益于全球各个国家或地区政策推广支持,2017年全球景观亮化市场将达到 2750 亿元,其中中国市场规模达到 680 亿元,预计 2020 年行业规模达到近 1000 亿元。


除了舞台舞美、传统灯会、楼体外立面灯光,激光投影逐渐被应用到特色小镇、文化街乃至旧建筑改造上。比如张家口花园发电厂废弃的三座百米高塔,成为《梦回下花园》投影秀的幕布,是工业建筑通过投影秀焕发第二春的典型案例。


投影秀也不仅仅是把影像通过投影设备投放到投影目标上这么简单,其技术门槛和艺术门槛并不低。


比如对于发电塔以及外立面不规则的异形结构,为保证投影不变形,需要前期进行复杂的3D建模。一场好的灯光秀,内容创意也并不简单。中国最有名的光影导演大概要算是张艺谋了。


此外,用多少投影设备、设备具体放置在哪些位置、不同环境中投影机亮度如何设置、灯光音效等设备的配合……都是举办一场灯光秀的难点。“国外办一场大型灯光节,筹备期在三个月到一年时间。内容设计及前期策划最好在三个月以上。”


这次故宫灯光秀被吐槽像“刘老根大舞台”、“大型蹦迪现场”,跟筹备期太短也不无关系。据了解,故宫做出开放夜场的决定十分突然,相关服务商在年后才接到任务。


外行人昨夜看尽了故宫的热闹,而灯光秀从业人员则从这场故宫灯展中看出了门道。“这对整个行业是好事。故宫作为大IP,有很好的带动效应。故宫做了,那其他博物馆也可以做,市场变得更大了。”


新京报记者 蔡浩爽 编辑 苏琦 程波 校对 李立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