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0 15:10:55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萧辉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手记】小区基层民主训练:以“拳”维权到以法维权

2014-10-10 15:10:55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萧辉

  发生在燕郊东方御景小区的业主维权事件,在其他小区并不鲜见,业主和物业管理公司之间的矛盾和博弈是小区里经久不衰的议题。

  东方御景小区业主与物业的冲突并不是最激烈的,更严重的暴力对抗在燕郊的其他小区时有发生,但业主组建“武功队”对抗保安暴力,是个新鲜事儿。

  逼上“梁山”:以“拳”维权

  笔者也曾经遭受过物业的霸王条款和故意刁难,抱着“惹不起,躲得起”的消极心态,花点钱消灾了事。东方御景小区业主马连华最开始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态,物业要求交停车服务费,马连华是小区最早交费的那一批。“这笔钱不算多,交钱买个车位吧,省事。”

  东方御景小区是燕郊的一个老旧小区,外来人口多,流动性大,邻里之间彼此陌生,缺少交流,小区公共事务萧条。业主各自与物业交涉自家的问题,而对公共空间的绿化被破坏、休闲运动设施缺少、物业搭建违章建筑租售等公共问题,大家私下怨声载道,但鲜有维权行动。

  业主的权利被物业一步步蚕食,刚开始业主想:“物业让交多少,就交多少,跟他们耗不起那个精力。”但一再退让,换来物业的得寸进尺,物业甚至在小区的主干道上用白石灰粉划出两道线,强制征收停车费。

  业主认为,物业想钱想疯了,把业主当做养肥的猪任意宰割。这一次他们决定奋起维权,这是小区建成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集体维权。业主们并没有想找物业闹事,也并没有完全拒绝交停车服务费,而是想和物业商量为什么要交停车服务费,交多少合适。

  让业主们始料不及的是,物业不愿意和他们商量,反而由保安队长雇佣4名社会闲杂人员对业主们进行恐吓和推搡。业主们没有斗争经验,第一次维权行动以业主们的惨败结束。

  但正是这次惨败激起了马连华和其他业主们的愤怒:“我们交钱养着物业,物业却雇打手打我们,哪有这种道理?!”家园成了战场,武术爱好者马连华组建武功队,用武术威慑“黑”物业保安。“这是被物业一步一步逼出来的。”

  较量:武功护身,但要非暴力维权

  实际上武术维权只是个亮点,难以起到真正的效果,正如保安队长所说的“刀枪不长眼,刀扎上谁都疼”。以武术队为平台,凝聚了一批热心人士,筹建临时业务会,以法维权,业主们走上了与物业谈判博弈的法治维权道路。

  马连华开始钻研《物权法》、《物业管理条例》,从中找出有关公共空间和停车服务费用的相关规定,打印出来,在小区发放,给业主们普及法律知识。“有法可依,让业主明白自己的权利,为自己争取权利。”

  刚开始,物业并不理会临时业委会的谈判诉求,一面威胁临时业委会的骨干成员,一面找维权骨干私下谈话,以免交他们个人的停车服务费为诱惑,让他们不要挑头闹事。

  马连华说,至少有5名业主被私下谈话,物业企图“收买”,但都被拒绝了。“不单单是为了这一点钱,该交的一分不少交,不该交的一分不多交。我们代表的是全体业主的权利。”

  虽然有武功护身,临时业务会主张非暴力、理性维权。保安队长几次带社会闲杂人员挑衅武功队,武功队并没有用武力报复。马连华说,9月19号,保安队长打伤业主那晚,他很想让保安尝尝他的铁拳,但有业主在旁边相劝:“冷静,冷静,不使用暴力。”

  9月19号的这场冲突,把物业公司逼上了谈判桌。在街道办负责人的组织下,业委会代表、物业和街道办举行了三方协调会,共同协商小区收取停车服务费问题和其他公共事务。

  业主代表们事先搜罗好物业的“N宗罪”,准备好相关法律条文,在协调会上有理有据地指出物业问题,主张业主权利,物业经理在事实面前脸上一阵白一阵红。

  协调会上,物业经理一度避重就轻,不肯回答业主们提出的核心公共事务问题,反复讲物业的困难,有旁听的业主不满意,嘘声四起,甚至有一部分业主退场。马连华后来告诉记者,那时候他非常着急,好不容易“逼”物业走到谈判桌上,还有官方在场,如果冲动不谈了,正中物业下怀。“你冲动了,就没有人来保护你了。”

  马连华说,临时业委会并不是认死理,蛮不讲理,双方走上谈判桌协商,就要相互妥协、退让,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公约数。

  业主们并不否认交物业管理费、停车服务费,但怎么交,该交多少,以及业主应该提供怎样的服务水平,应该由物业和业主协商决定。“自己的家园,自己做主。”

  有业主提议驱逐现有物业,聘用新的物业。

  “驱逐并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新的物业会带来新的问题,关键是和物业达成契约,各自承担相关责任和享有相关权利。”马连华说。

  维权带来的改变:基层民主的训练课

  9月28日,业主和物业进行第一次谈判,业主取得初步维权的胜利。保安队长被辞退,物业经理被解聘,停车服务费问题暂时搁置,新的物业经理承诺今后与业主协商解决问题,街道办同意成立业委会筹备组,小区公共事务今后交由业主委员会投票决定。

  马连华说,这只是表面上的胜利,更深刻的改变在于业主主人翁意识的觉醒、小区文化的建设。东方御景小区原本是一个松散的小区,业主之间的联系很少,社区公共文化贫瘠,十多年来小区都没有组建一支舞蹈队,想跳广场舞的人要跑到别的小区去跳舞,“自己小区没人组织,没有氛围。”

  维权开始后,大家彼此熟络起来,有了武功队,有了舞蹈队,组织了郊游、野餐。平时陌生的人,现在见着面也会点头打招呼。

  有一次,小区一户人家走失了孩子,上百名业主出动帮忙找孩子,一直找到凌晨2点多,最后找到了走失的孩子。“孩子找到的那一刻,大家非常兴奋,感觉到一个社区大家庭的温暖,这在之前是没有体会过的。”

  马连华谋划以武术队和舞蹈队为依托,扩大建设小区文化,把“脏乱差”的小区改造成燕郊红旗模范小区。

  目前马连华正和其他几名代表积极筹备物业委员会,尽管街道办同意成立业委会,但在实际操作中还存在一些问题。“业务会正式成立,小区的公共事务交由业委会讨论决定,我们就有了和物业博弈的武器。”

  回顾两个月来的维权历程,马连华认为这是业主们接受基层民主训练的过程。从主张自己的个人权益开始,逐渐发展到关注小区公共事务,业主们在与物业斗争中展现了良好的素养。当然也并不是每位业主都参与进来,有一小部分业主持冷漠观望态度,甚至有业主被物业以小恩惠收买,潜伏在业主队伍中汇报临时业委会的动向。“基层民主的训练是一个慢慢、逐步的过程。”马连华深有感悟。

  新京报记者 萧辉

  (本文首发新京报新媒体,您可以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新京报”,或添加微信号:bjnews_xjb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报道:

  《燕郊东方御景业主建“武功队”维权》

  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4-10/08/content_539221.htm?div=-1

编辑:李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