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0 02:30:4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环球探险情侣张昕宇、梁红再启《侣行》

2015-04-10 02:30:40新京报


优酷高层、到场嘉宾与张昕宇、梁红(图中米黄色情侣装)合影。


演员喻恩泰(左起)和妻子史林子到场为梁红、张昕宇加油。


  昨日,优酷土豆集团打造的中国互联网首档自制户外真人秀《侣行》第三季启程仪式,在北京居庸关长城脚下举行。优酷土豆集团高级副总裁杨伟东、优酷土豆集团互动营销总经理雷迪、节目导演任长箴与百名《侣行》粉丝一同见证了节目的主角张昕宇、梁红踏上新旅途。作为他们的忠实粉丝,演员喻恩泰和妻子史林子也来到现场,分享了自己心中对旅行的看法,“旅行是为了去远方,而去远方是为了更好地了解家乡”,并和张昕宇、梁红约定在此次旅途其中一站的迪拜再相见。

  初衷 还原一个最真实的中东

  《侣行》第三季将从北京出发,张昕宇、梁红携其团队,一路西行2万公里,穿越阿富汗、伊朗、伊拉克、埃及等中东16个国家,探索昔日丝绸之路。“中东,我们每天都会听到它,在新闻里、美剧里,在恐怖袭击后老百姓的议论里。可是我们了解它吗?”张昕宇透露此次旅途的初衷就是“还原一个最真实的中东”,“穆斯林究竟是什么样?伊拉克除了战争和石油之外,还有比中国还悠久的文明吗?我们想要去了解这块最陌生的土地,和他们对话、交流、了解,做朋友。”

  但好事多磨。十多天前两人去测试投影仪时,张昕宇由于太过靠近仪器,导致眼角膜脱落,“他半夜醒来叫我,说眼睛特别疼,什么都看不见,只好送去急诊。好在这几天已经恢复了很多”,梁红也因此对此次旅程有了更多领悟,“其实生理上的盲是可以克服的,我们真正惧怕的是心里的盲。”站在一旁的张昕宇笑着补充:“对,瞎了什么都行,别瞎了心!”

  目标 带着爱和勇气一起见识世界

  这绝不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张昕宇、梁红团队此次西行所作的准备远远超乎常人想象。据张昕宇介绍,第三季的安保措施比第一次的索马里高出一倍,最轻的武器是AK47,最重的武器是坦克,并透露,团队会专程前往巴基斯坦进行武器训练。而团队的驾驶车辆也是经过了特殊的全副武装。车载三套装备随时应对在旅途中可能出现的各种危险,一个按钮就可以投放让车辆直接爆胎的破胎钉,或是在伽马射线情况下喷放烟雾掩护、投放装满机油的气球。而车辆上的所有玻璃都具有防弹功能,即使AK47也无法穿透,车门内也装置了保护胸部以下的防弹板和防弹门帘。张昕宇感慨,“战火纷飞,最重要的就是安全工作。有了这样的保护,才能让我们有机会看到旅程中人们的真实生活”。

  梁红微笑着在现场许下心愿,“希望走完这200多个日日夜夜后,某天真的可以平平安安坐在终点站卡萨布兰卡,喝着咖啡看着大西洋。然后把这些故事讲给大家听,带着爱和勇气,一起见识世界。”

  (下转C09版)

  导演任长箴

  没人比我们更偏执地坚持真实

  《舌尖上的中国》执行总导演任长箴受邀成为第三季导演,她表示长期以来,自己一直对登堂入室地讲名人名家不感兴趣,而是对像《侣行》这样朴素的东西更感兴趣,因为这也是她心中最真实的部分。有趣的是,她和张昕宇曾在同一个幼儿园上学,“虽然以前不认识,但后来聊着聊着才发现,当时我们都是学校表演节目的热衷分子,他演过小小布谷鸟,我是小小飞行员”。

  据任长箴介绍,此次导演组7人查阅了大量中东地区相关的人文地理资料,“我们处理了一车水,才有了浓缩的一小杯端给观众。”那么,导演的加入会不会改变旅行纪录片的原有调性?谈及这个问题,任长箴坦言这只会让影片更真实,“纪录片跟剧情类是有区分的,后者强调细节和剧情的精心设计,但前者一定是以尊重事实为前提,没人比我们更偏执地坚持真实,我们只会帮大家把故事讲得更好听。”

  ■ 对话

  梁红:最佳旅行伴侣就是三观一致

  新京报:此次线路定制是基于哪些考虑?

  张昕宇:这是我们2010年定的路线,因为我一直特别好奇,想知道中东老百姓怎么活的,他们的价值观是什么,怎么吃,怎么喝,怎么谈恋爱,我就是一个好奇宝宝。

  新京报:此次的硬件装备是不是你们最威风的一次?

  张昕宇:不,应该说这是最有文化的一次。虽然我高中没毕业,但我对历史、古文明遗迹感兴趣。4000年前巴格达就有武士了,他们的文明非常伟大。为什么那么多年前的伟大文明现在是一片乱区,我特别好奇。

  新京报:在二位看来,什么样才是旅行中的最佳伴侣?

  张昕宇:就是梁红这样的,我吃什么,她吃什么,我干什么,她干什么。

  梁红:对,简单来说,就是三观一致,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我们比较有默契,这就够了。

  张昕宇:我们俩从小就一块长大,后来一起做生意。我烤肉,她串肉,我卖串,她收钱。别人都说1+1大于2,但对我们俩来说是1+1等于1。

  新京报:如果旅程中出现争执,怎么处理?

  张昕宇:我们定了一个规矩,发生任何问题当天必须解决,不能冷战。如果超过12点,她就一定来给我道歉,剩下就是我负责想尽一切办法把她哄高兴。

  梁红:男人要给他一个面子,如果总是相敬如宾,那也没有意思。

  张昕宇:走出国门,牢记代表着“中国人”

  新京报:在旅途过程中,所遇到的外国人是怎么看待中国的?

  张昕宇:他们印象中中国人应该是去法国买包,去夏威夷度假,没想过还会有我们这样开帆船去南极的。还有人问中国男人不都是梳辫子吗?我说那是100年前。

  梁红:我们对世界的了解远远超于世界对中国人的了解。在我们走过的非洲,他们印象都停留在当年我们援助非洲的时候。

  张昕宇:特别想补充一句,告诉每一个在外国的中国人,代表的不仅仅是自己,而是中国人整体。所以,别干坏事!(笑)

  新京报:一次次旅程中,有没有发现彼此的变化?

  张昕宇:当然,在遇到生死关头,她表现出让我无法理解的坚强。比如说6米的浪,30多级的风,帆破雷达丢,我说不行咱就放弃吧,她仍然要坚持下去。

  梁红:每当走完一季,我们就会沉下来总结。我们一直在想《侣行》对我们来说是人生的修行,通过不断的走出去,再回来,会发现成长,会有很大的变化。

  新京报:跟不同语言、不同肤色的人打交道,你们有什么诀窍?

  张昕宇:真诚,尊重,就这么多。举个例子,马鲁姆的土著一开始不让我们去,威胁我们,但我们用诚意打动他们。临行时,他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好的。曾遇到索马里一个孩子让我很触动,已经完全残废了,还能笑着跟我们聊天,我问他怎么还笑得出来,他说至少我还活着,那个孩子比我高尚得多。

  梁红:这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人是在为了活着而活着,只是想活着而已。你看得多了,就能宏观去看待这个世界,你会觉得特别幸福,会珍惜活着。

  采写/新京报记者 田颖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