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8 02:30:08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半年亏逾1273万 步森股份“加码主业”步调未明

2018-09-28 02:30:08新京报


图/视觉中国

  现实际控制人喊话要做“高端定制”半年未见进展,深陷资本“迷局”中的步森股份近期“坏消息”有点多

  8月底,浙江步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后简称“步森股份”)发布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该公司1-6月实现营业收入1.73亿元,同比增长36.1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亏损额为1273.63万元。但业绩不佳,还不是这家公司所遭遇的“最坏的情况”。近期,受累于最近两任实际控制人的运作问题,步森股份近半年来连续遭遇监管合规调查,各类诉讼也不断。可见这家已创立30余年、以男装服饰起家的知名企业,已在资本翻腾出的乱局里越陷越深。

  

  未见端倪的“高端定制”

  在谈及2018年上半年经营动态时,步森股份称,报告期内其公司主要是以“步森男装”为主打品牌,主营男装品牌服装的设计、生产和销售,其中,商务休闲男装是公司的主营产品,种类涵盖男士衬衫、西服、T恤衫、职业装等。这半年里公司主要增强了主营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同时开拓了供应链业务与营销网络运营,为主营服装业务提供了有效的支持,并为公司提供了新的收入来源。

  同时,他们确认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模式未发生重大变化。第一,公司业务团队通过市场拓展、客户开发的方式在市场上竞标获得以团购定制为主的客户订单。第二,公司采用加盟及直营等模式在全国范围拓展销售市场。第三,迎合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宏观趋势,在2018年上半年度加大了对电商事业部的投入,与第三方电商平台建立合作关系,从而提升了网上销售能力,及线上线下协同发展的能力。

  然而,这份报告中,并未提及其董事长赵春霞在该公司“2017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时所提及的“高端定制”市场方面的拓展动向。在今年4月,赵春霞曾表示,男装高端定制市场是2018年重点投入和拓展的方向。未来公司将大力促进高端定制市场的开拓,更高地追求服饰的品质与品位,积极采用国内外高新技术和高端面料,引进业界顶级设计师团队,力求使男装高端定制业务成为公司时尚服饰板块新的业务增长点。

  但迄今可见,除了传统订单式的“团购定制”之外,记者无论是登录步森男装的官网、定制系统网站,还是询问天猫、京东步森男装旗舰店询问是否开放“高端定制”,或是较低级别的“个人订单的尺码、颜色调整修改”业务,均收到了否定的回答。

  屡遭股东“清仓式减持”

  8月29日,步森股份发布公告称,基金管理人信三威中心预计未来6个月内合计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8.13%的股份。果不其然,最近的9月11日该公司再度公告称,已收到信三威中心发来的《关于股份减持实施进展的告知函》,告知公司截至2018年9月10日其已通过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1570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2%。

  公开市场资料显示,信三威基金针对步森股份的减持,将在自8月29日起未来6个月内,拟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或协议转让等合法方式完成,合计减持信三威基金持有的公司股份不超过11380000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8.13%)。由此可见,信三威基金的这波减持,是以“清仓”其持有步森股份为目的的。

  回顾近些年该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变动,就会发现这已经不是步森股份第一次“被抛弃”。步森股份短短三年之间,实际控制人已经三次易主。

  步森股份现任董事长赵春霞实际上并未执掌这家企业太久,2017年10月,赵春霞掌舵的重庆安见汉时科技有限公司(后简称“安见科技”)才从徐茂栋手中接过步森股份的2240万股股份,安见科技成为步森股份第一大股东至今尚不满一年,赵春霞现为步森股份的董事长与实控人,但她同时也是互联网金融平台爱投资的创始人兼董事长。

  徐茂栋在创投圈素以善于腾挪资本而驰名。他控股和抛出步森股份的速度都很快。资料显示,2016年8月,徐茂栋通过其控制的两家投资公司,受让了睿鸷资产95.02%的股权。此举也令徐茂栋间接收购了步森股份29.86%的股权,成为步森股份的控股股东,进而成为步森股份的实际控制人。睿鸷资产则是通过在2015年从步森男装的创始家族手中获得公司控制权,而成为步森男装的“实际控制人群体”的。2015年4月1日,步森股份曾发布《关于公司控股股东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及实际控制人变更的提示性公告》,说明公司控股股东由步森集团有限公司已变更为上海睿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自然人杨臣、田瑜、毛贵良和刘靖成为步森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实控人“官司不断”或影响其实业

  如今的步森股份,过往经历的“不平静”与“难理清”或许还不是最大的问题。当下,正在爆发的“黑天鹅”关联事件,或许才是导致它股价不断下行,主业无法展开的直接诱因。

  在过去的半年里面,步森股份曾不止一次地收到过深交所以及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后简称“浙江监管局”)的问询。公告显示,最近一次即8月23日来自于浙江监管局的监管合规问询中,监管层除了对于步森股份接连发布的《关于控股股东质押股票触及平仓线暨风险提示的公告》和《关于财务负责人辞职的公告》表明高度关注外,还决定约谈步森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赵春霞进行谈话了解情况。

  在步森股份8月28日发出,针对与浙江监管局问询的回复函中,该公司证实已收到浙江监管局针对赵春霞发出的《谈话通知书》,但赵春霞近日由于身体抱恙在医院静养,暂时无法参加该局约见谈话事宜,料将在其身体恢复健康状态时到贵局参与谈话。时至今日,距监管层发出约谈请求已有月余,但截至发稿前,该公司并未见披露更多关于赵春霞是否已完成约谈,或是已向监管层提供更多说明的最新提示。

  除了赵春霞外,步森股份的上一任“实际控制人”徐茂栋也为这家公司“埋雷”不少。

  6月8日,步森股份发布公告称,其于2018年6月1日已收到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湖州中院”)《民事起诉书》等文件显示,湖州中院已于2018年5月25日受理与该公司上一任“实际控制人”徐茂栋相关的民间借贷纠纷案,或关联到该公司。

  而步森股份在收到材料后,马上展开了自查。自查结果显示,该公司内部用印记录中未发现时任法定代表人陈建飞曾签署过任何步森股份向徐茂栋及其关联方提供任何形式的担保(包括但不限于保证、抵押、质押)合同。陈建飞本人也在公告中称,其对步森股份作为担保方就天马轴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借款事项进行担保事项并不知情,其人与湖州中院受理起诉中所述的民间借贷纠纷无任何关联。

  据此,步森股份称怀疑担保文件中的“步森股份”印章是否为公司法定印章,不排除有人伪造上市公司公章——即民间俗称的“萝卜章”私自制作相关文件的可能;也不排除相关人士利用掌控上市公司印章的便利,内外勾结,私自出具担保文件的可能。公司将通过合法渠道主张权利,最大限度保护公司和广大投资者合法权益。

  对于步森股份如此频繁地“出事”,股吧、股民群中的不少投资人表示,时至今日,早已对步森股份的实业部分失去了信心,之所以还在关注主要是因为其“可炒性”。但经过数任控制人倒手,步森股份后续爆发信任危机的可能性较大,股民们现在“彻底不看好”的情绪已经出现,离“清仓离场”怕已仅有一步之遥。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红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