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有你2》的百余位女孩中,喻言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耀眼又具有侵犯性。她散发的魅力、野心,锋芒毕露,坚毅果敢,在舞台上你很难不被她吸引目光。


很多人说,喻言是《青你2》中一匹不可小觑的黑马。从初舞台时不足五分钟的亮相,到《易燃易爆炸》、主题曲舞台多次蝉联“A”,如今她的排名已从十五名上升至第三名。但人气永远裹挟着非议,喻言坦言,参加节目后会对外界产生顾忌,但并没有刻意收敛锋芒,“除非是正确、专业的评价,我会吸取。这算是一种‘好’的在乎吧。”



以下为喻言口述——


“有时间迷茫,不如赶紧行动”


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上过舞台了,但还是忘不了在舞台上的那种感觉。只有站上舞台,好像才是真正的自己,这是我来《青你2》的原因。


回想第一次站上舞台,我还不知道“舞台”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也没有完全做好准备。而这次重新站上舞台,感觉自己准备了很长时间,状态比原来更好,但不同的是内心的感觉,比原来更期待,也更加怀念这个舞台。



第一次宣布排名的时候,是第十五名,我并没有觉得很低。因为我大概四年没有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了,还有很多支持我的人(我很少管粉丝叫粉丝,因为我感觉粉丝只能算是一个统一的称呼,但我很少这么叫)仍然在关注我,大家还记得有喻言这么一个人,我就觉得挺好。我来到这里,也不是为了排名,我更看重舞台。如果后期你没有出现在节目里,这些作品才是你留下的,排名只是一时的。 


所以从出道到现在,我会有不开心的时候,但不会迷茫。因为我一直都很清醒,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也知道目标是什么。去做就好了。有时间迷茫,还不如赶紧行动。 


“我并不高冷,独立是天生的”


钢铁直女、直男、反差萌、高冷、酷?这几个词里,钢铁直女我自己好像没有感觉到,高冷也不太符合我。可能在大家的印象里我比较高冷吧。我的独立是天生的,爸妈从小也把我当男孩养,有什么要求也会满足我,只是不会过多溺爱,并不像宠小女孩那样。什么事情几乎都让我自己做,培养我的独立性。



我一直都不觉得自己进了演艺圈。第一次参加完综艺节目后,我还大摇大摆地在大街上乱晃,也不知道戴个墨镜,想出门就出门,想吃东西就吃东西,也不会觉得自己是什么大明星。当时真的没什么顾忌,以后可能也会这样,我会有做艺人的基本修养,但不会去隐藏自己。


不过现在,可能稍微有一点点顾忌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性格上稳重多了。但我并没有刻意收敛锋芒。我不知道外界对我有什么评价,大家说我什么其实也无所谓。除非是正确、专业的评价,我会吸取。这算是一种“好”的在乎吧。 


新京报:面对外界质疑时,你会怎样化解情绪?


喻言:压力都转成动力了,还化解什么?如果非得有压力需要化解,就是吃我平时没吃的东西,比如蛋糕、冰激凌,我就会很开心。 


新京报:有没有给自己设定个人目标?


喻言:拿第一名,以及有更多特别棒的舞台。因为我喜欢给自己压力,必须得定一个很高的目标,逼自己朝着目标前进,无论会不会实现,都是一个动力。 


新京报:如果最后成团的话,希望在团队里面是一个怎样的担当?


喻言:我干啥都行,就是没人干了,脏活累活我也干。



新京报:演艺圈里哪位艺人是你努力的目标和榜样?


喻言:我只看业务能力,Beyonce吧(笑),可能有点远,但是我努力的目标。 


新京报:最想对支持你多年的人说些什么?


喻言:我希望他们不用对我太上心,希望他们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不要因为我的事情给他们带来影响。因为做艺人这一行,除了我喜欢唱歌、跳舞以外,还是希望给大家带来正能量,带来快乐。如果因为我的事情让他们不快乐,或者心理有负担,就失去了最初的意义。 


所以我还是希望他们只看到快乐的一面。我本身就是一个不在乎的人,希望他们和我一样,不去理会那些奇怪的声音。无所谓,那些说不好的人,就让他们自说自话好了,不用理会。大家开开心心才是最重要的。


新京报记者 张赫

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