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贵州醇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伟在其今日头条个人号上发布消息称,贵州醇推出首款混合型年份酱酒“贵州醇·金典”,首批产品预计11月中旬上市,零售价439元。“酱香酒百亿级大单品今天震撼登场”,朱伟当天用“百亿大单品”定义新品分量。

 

有资料显示,目前全国各大名酒企业多已推出各自的高端单品,但截至目前,在拥有千亿规模的高端白酒市场上,也仅有两个百亿头部玩家,刚恢复元气的贵州醇何以对新品做出“百亿大单品”的定位?

  

盲品竞赛,“贵州醇·金典”胜出

 

贵州醇内部人士透露,“贵州醇·金典”,将对标国内排名第一的百亿大单品,在上市之前,已在盲品竞赛中胜出对手。“新品延续了公司的‘真年份’战略,以百分百真实年份老酒、零添加作为最大特色,特别之处在于,我们选用了公司不同年份的酱酒进行组合,打磨出首款‘混合型年份酒’,这种组合带来了口感上的变化,突出了茅香和酱香。”


 

贵州醇方面透露,贵州醇于10月底联合意向经销商组织高端宴请,并在晚宴开始之前严格按照盲品程序与对标产品进行综合打分,“全过程都做了视频录制,‘贵州醇·金典’以8:2的比分胜出!”

 

10月29日至11月1日,贵州醇南京大区再度组织了为期4天的盲品。这次盲品扩大了抽样范围,共选取南京市区、江宁、江北77名消费者参与调查(团购渠道商29名,核心终端48名)。在严格的流程操控下,经过消费者综合打分,贵州醇·金典再度以52:25胜出。

 

这样的盲品结果给贵州醇极大底气。在一场内部会议上,朱伟提到:“这样品质的产品,和竞品零售价对比又是1:7,如果你们还是卖不好的话,我看就可以退出白酒行业了!”


小范围盲品能否说明产品分量?


几场盲品竞赛自然不能充分说明“贵州醇·金典”的分量。

 

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朱伟还总结了“贵州醇·金典”的七大优势,即是酱香酒品类优势、贵州白酒的产区优势、酱酒产品中带有“贵州”两字的品牌地缘优势、已有高端产品带来的品质价格背书、混合型年份酒的品质竞争力、占位400元价格带的价位优势、具有视觉冲击力的产品包装。总结诸多优势,朱伟认为该款产品将成为“所有一线团队未来市场突破的最大竞争利器!”

 

基于此,外加与竞品在盲品竞赛中的出色表现,让朱伟对贵州醇·金典寄予厚望。

 

“盲品最早是国外葡萄酒领域的一种品评方式,在品尝葡萄酒的时候,对相关信息进行隐藏,可以更好地得到品酒师对葡萄酒公正的评价。一般来说,盲品需要邀请权威品酒师,在严格的流程下进行。在中国白酒领域,盲品活动近些年也比较流行。”有业内专家称,贵州醇此次进行的盲品在样本选择、品鉴标准上尚有待完善之处,“但作为新品走向市场前的试水,特别是对前期迅速打开市场,赢得口碑有一定作用。”

 

梳理贵州醇此前的营销动作可以发现,盲品早已成为其新品打入市场的一项“标准动作”。


 

今年3月份,贵州醇推出“真年份”系列单一年份酒,新品上市之初,即选取“真年份”6年和全国某主流浓香白酒做消费者盲品对比。通过对南京地区51家烟酒店老板进行抽样,贵州醇27胜,1平,23负,以4票优势胜出。

 

9月份,贵州醇上海经销商组织了“真年份”酱香10年与某全国知名酱酒的盲品测评,选取的竞品是对方2009年出厂的十年陈老酒,结果再一次以22:17胜出。“这个成绩的背后原因其实无他,我认为就是‘优质原酒+长期陶坛储存’,换言之,这个成绩的背后所体现的就是‘年份酒’的独特价值与产品竞争力。”朱伟表示。

 

凭借“真年份”老酒在市场上的出色表现,贵州醇在今年5月份成功实现扭亏为盈,其9月销售额较去年同期暴增18倍。而在诸多产品中,酱香10年则是阶段销售最大单品。这样的成绩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此前的盲品结果。


品质至上,“贵州醇·金典”真能超越权威?

 

“熟悉酒类盲品的人大概都知道葡萄酒领域的‘巴黎审判’事件,某种程度上说,来自新世界的葡萄酒正是通过这次事件超越权威,改变了全球葡萄酒市场的游戏规则。”葡萄酒领域自媒体人刘宁波介绍道。

 

1976年5月24日,英国商人史蒂芬·斯伯瑞尔在法国巴黎举行了一场盲品会,参加评比的酒分别来自法国波尔多、勃艮第和美国加州。在十一位法国评审的盲品下,白葡萄酒领域,排名前四的酒款中有三款都来自美国;红葡萄酒领域,美国加州鹿跃酒庄的赤霞珠红葡萄酒打败法国波尔多顶级名庄红酒,摘得冠军。这场盲品活动在当时的葡萄酒行业引发极大震动,使得国际葡萄酒市场发生了多足鼎立的局面。

 

“‘贵州醇·金典’能否迅速奠定自己的口碑,破局整个酱酒市场?这个有待观望。毕竟市场竞争过程中,口感只是一个方面,很多客户对品牌的敏感程度远远高于口感或价格。”有酒类从业者分析认为,目前在酱酒市场一超多强的格局下,品牌竞争愈演愈烈,要想在高端市场站稳脚跟,殊为不易,更遑论跻身百亿单品行列。

 

不过贵州醇与酱酒霸主同场竞技也并非没有先例。1995年,贵州醇年销售额接近3亿元,与茅台相差无几,曾形成“北有茅台,南有贵州醇”的格局。后来贵州醇的高市场占有率,还曾引发“茅台高仿贵州醇”事件,让两家酒企对簿公堂。

 

朱伟一直坚信过硬品质是一款产品最终决胜市场的关键。如今,贵州醇凭借混合型年份酱酒“贵州醇·金典”冲刺百亿单品,与酱酒霸主再度过招,究竟能否实现朱伟颠覆当前白酒市场的目标?

 

新京报记者 薛晨 图片 今日头条截图

编辑 徐晶晶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