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弹专家2》海报。


由邱礼涛执导,刘德华监制兼领衔主演,刘青云、倪妮领衔主演的电影《拆弹专家2》已于12月24日全国公映,片中刘德华饰演的拆弹专家潘乘风在执行任务时失去一条腿,内心受到创伤,退出警局后,却与一起阴谋爆炸案产生了关联。


三年前,邱礼涛与刘德华合作的《拆弹专家》上映,收获4亿元票房,拿下当年五一档票房冠军。《拆弹专家2》的票房也势如破竹,首日拿下8000多万元,并且口碑喜人,豆瓣评分8.1。相比第一部,《拆弹专家2》故事更为复杂,从潘乘风这个人物的行为动机出发来解构这个故事,辅以用核弹“炸机场”“炸大桥”的大场面,实现了故事和动作的全面升级。这也加大了该片的制作难度,连拍片从来没说过难的邱礼涛都喊难,因为很多场戏,实景拍摄完后,还要在绿幕前拍,后期再通过电脑特效合成,邱礼涛形容,“整个戏就好像一个拼图”。


至于第三部的拍摄计划,导演邱礼涛表示,最要紧的是能不能想到新的故事,也要看《拆弹专家2》的市场表现,如果结果是好的,开拍续集的机会就大一点。


近10年来,邱礼涛平均每年拍摄两部片子,无论是像《竞雄女侠秋瑾》(2011)这样的历史传记片,《雏妓》(2015)这样的社会写实片,还是《常在你左右》(2017)这样的恐怖片,各种类型题材都有涉猎。片子成本多少,对他来说无所谓,也不是一定要拍大制作,“对我来说能拍多一点,就拍多一点。如果没事做,每天也很难过,如果可以选择,我就希望能拍多一点。”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邱礼涛,聊了聊拍摄《拆弹专家》的幕后故事以及他拍电影的方法论。

 

【新】

用很多新方法来“制造炸弹”

 

2017年5月3日,《拆弹专家》上映第6天,亚洲票房破3亿元,片方在中国香港举办了庆功宴,主演刘德华因几个月前在泰国拍广告坠马受伤,未能出席,只能现场连线,视频那头的刘德华说:“我们开拍第二集吧!”。主创们都很兴奋。

 

创作《拆弹专家》剧本的出发点是从事件开始的。邱礼涛每次经过红磡隧道,都想如果在电影中把它炸掉会怎样?从而引发出姜武饰演的悍匪劫持人质威胁要炸隧道的故事。作为续集,《拆弹专家2》的故事要创新,就从人物出发,刘德华饰演的拆弹专家,被炸掉一条腿之后的心路历程,如何面对内心的阴暗面。

 

刘德华饰演拆弹专家潘乘风。


邱礼涛执导《扫毒2》时,编剧李敏写剧本,灵感之神很眷顾她,三个星期就写完了。但《拆弹专家2》的剧本却挑战了她的极限,“是我写过那么多剧本中最难的一个,难到我躲在房间里哭。”剧本中设置了两个拆弹专家,刘德华饰演的潘乘风多一些冲动,刘青云饰演的董卓文更冷静些,从戏剧效果上会更有趣。而潘乘风这个角色更为复杂,中间有些情感反转,李敏甚至每场戏都为这个角色做一套表格,写下角色当时在想什么。

 

刘德华继《无间道》后再次成功饰演复杂“卧底”角色。


剧本创作过程中,刘德华也会提一些建议。他会把他平时写歌词的一些灵感化成金句,作为中心思想放进一场戏里,其中一句台词大概是:“这是我选择的路,就算我只剩下一只脚,我都会继续走下去。”

 

为了创作一个全新的故事,从剧本到拍摄,《拆弹专家2》一直在做资料收集。第一部用了很多篇幅去讲述拆除炸弹的过程,第二部就不能重复,而是用了很多新方法来“制造炸弹”,多设置了一些比较困难的场景,比如“情侣绑架爆炸案”。所以,除了拆弹的部门,还有反恐特勤队和新成立的铁路部队,都需要做资料收集。

 

刘青云和刘德华分别饰演拆弹专家董卓文和潘乘风。


【难】

实拍+绿幕+特效

 

邱礼涛近十年的戏,编剧栏里几乎都有李敏的名字,两人的合作已经相当默契。李敏说,邱礼涛是一个万能导演,很多东西都难不倒他,他什么都会。和他合作了这么久从没听过他说一个“难”字,但是这次拍摄《拆弹专家2》,他好几次都说这场戏有点难拍。

 

其实,在剧本阶段李敏就感觉到第二部在制作上的复杂。作为导演的邱礼涛深有感触,因为片中很多场戏,尤其是动作戏,都不是在同一个景里拍完的,实景里拍一点,绿幕前拍一点,后期再通过电脑特效合成,才能完成一场完整的戏。邱礼涛形容,“整个戏就好像一个拼图”。


邱礼涛觉得,如果全部都用特效,出来的画面说服力不够,所以能实拍就实拍,“真真假假加起来,整个画面看起来真实度就会高很多。” 影片开场一分钟,就有一场“炸机场”的重头戏,机场、地铁站中的戏份,邱礼涛都有去实拍,剩下的用特效解决,出来的效果犹如灾难片。炸机场的戏在故事中本来不会发生的,刘德华饰演的潘乘风最终将核弹阻止后,令它在青马大桥下的海中爆炸,但是,邱礼涛觉得这个核弹如果不爆,观众就看不到它的威力有多大,机场必须得炸一次,最终他选择用一个想象的方式,作为开场戏呈现给观众。


电影后期制作将近一年时间,至于片中的特效镜头数量,邱礼涛不清楚准确的数字,保守估计有1000多个特效镜头。

 

【快】

片场没有超时、超支一说

 

《拆弹专家2》全片取景地囊括了中环、旺角、机场地铁站、庙街等人流量巨大的地点,还涉及许多动作场面,场面调度难度相当大。而邱礼涛只用10周时间完成拍摄,如果换作其他导演,应该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入行三十多年,邱礼涛有独属于自己的拍片习惯。他不做分镜头脚本,那样只会让他拍得更慢。以前做摄影师的时候,很多导演让他跟着分镜头来拍,结果效率很低。但这样做的前提是,必须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早在剧本阶段,邱礼涛就已经想象出每场戏的主要画面了。


邱礼涛在《拆弹专家2》拍摄现场。


拍摄过程中,邱礼涛因为坚持实景拍摄,但大部分实拍都有时间限制。机场那场戏只给了4个小时,扣除搬机器和收工撤离的时间,实拍也就3个小时。所以,计划就很重要。邱礼涛提前跟工作人员讲清楚,如何部署场地,要什么镜头,而不是到了现场才去想要拍的东西。在片中饰演反派的演员马浴柯评价邱礼涛:“他非常专业,在现场不会有任何多余的拍摄,很清楚自己要什么”。

 

刘德华在片中被追逐的那场戏,是在香港旺角的闹市实景拍摄的。演员倪妮跑着跑着,吓了一跳,以为周边群众是导演安排的群众演员,结果发现是真的市民。邱礼涛擅长这种街头拍摄,提前计划好拍摄路线,尤其是刘德华拍完之后从哪里走,离开拍摄现场,都有周密的计划。这场戏拍了三四天左右,“东拍一点,西拍一点,然后再剪接起来。”邱礼涛就是有这种在头脑中剪辑画面的能力。之前他执导的很多电影都是自己剪辑,当剪辑做到足够多的时候,就知道什么镜头是自己需要的,而不是拍了很多镜头,在剪辑房里决定取舍,邱礼涛尽量减少这样的事情发生,他拍的镜头肯定都是他想要的。


甚至对于片中涉及特效的动作场面,大部分导演都会做动态预览,但邱礼涛在《拆弹专家2》中只有结尾部分做了一点点,因为他在还没开拍前,就已经能想象到大概的画面,并且,他与特效团队已经合作多次,有了很好的默契,基本不用预览就能拍。


《拆弹专家2》炸毁“青马桥”概念海报。


邱礼涛在圈内素以“拍片快手”闻名,拍《原谅他77次》三个星期,《爱情命运号》只花了两个星期。他是性价比很高的导演,在有限的时间和预算条件内,拍出令投资方满意的作品。


在香港电影工业浸淫几十年,邱礼涛在很多部门都做过,每天待在片场,以前做摄影师的经验对日后做导演大有帮助。很多导演希望能拍快一点,但不知道打灯要花多长时间,时间控制不好。邱礼涛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他对时间有准确的估计,这个镜头要花多长时间才能达到某个效果,这个经验他比其他人多。在片场,他没有听到别人说他超时或超支了。

 

很多人都说,片场有太多不确定因素影响拍摄。但在邱礼涛看来,这些所谓的“不确定因素”其实大部分都是人为的,有些是没经验,有些是你三心二意,“我不敢说每一次,但绝大部分时间,我都是说到做到的”。


新京报记者 滕朝

编辑 黄嘉龄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