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郑伟彬 实习生 余丹)数据如今已被视为第五大生产要素。但是围绕着数据的性质、权属和利用规则的缺失构成了数字经济发展的最大障碍。为了促进数据应用,加强数据治理,更好发挥作为未来数据的功能和作用,清华大学智能法治研究院、清华大学人工智能国际治理研究院等清华大学五家智库共同发起数据利用与数据治理的系列论坛。第一期研讨会“企业数据利用与治理”于2月5日成功举办。


会上,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胡凌教授认为目前的企业数据开放方式普遍存在局限性和问题,因此可以通过改造数据中心,来促进数据的开放与流动,让数据发挥更多价值。


据胡凌介绍,企业平台数据开放最普遍的做法是开放API接口,使整个平台数据得到更快应用,创造更多价值。平台开放接口的过程中也存在数据安全的风险,需要对开放接口进行细化的管理。


另外大平台出于平台自身或相关产品竞争的担忧,会屏蔽封禁一些竞争者,想要独占这些用户数据,并根据自身的策略和需要来使用这些数据,这种行为从社会角度来讲未必是最优的。


胡凌表示,理想的平台是具有输入和输出过程的闭环机制。有人输入数据,同时这个数据能够吸引各方主体共同参与、使用和挖掘,进而产生新的数据,再不断回馈到市场中来。企业参与开放数据,要兼顾公共性与企业的利益,要建立流动起来的机制,促进数据之间的融合与流动,从而发挥最优价值,并且也要满足市场需求。


胡凌认为,开放公共数据去引导相关的市场主体结合自己的数据进行开发,是值得尝试的方法。


不过,目前公共数据资源的开放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大数据中心对于社会和市场主体需求不明确。二是缺乏动力,公共数据不收费,属于公共服务,具有非强制性,比如从权属来看,如果公共数据不是国有资产,很多政府并没有动力去深入到这个过程中。三是政府的权利和资源开发不足,这包括如何看到政务数据的法律性质问题,也包括是否把它们视为国有资产。


为解决这些问题,胡凌认为要对大数据中心进行改造,可以尝试在大数据中心下开发更多平台。这样,大数据中心自身主导平台规则,充当裁判员角色。在掌握数据资源的情况下,既了解社会需求,又可以根据政府的实际需求平衡不同资源,从而引导企业共享数据并与公共数据相结合,进而产生数据产品。


胡凌强调,这种做法会比原来单纯的数据交易所更好,一是可以了解市场需求,并在此基础上评估价值;二是在封闭的开发和交易过程中,可以制定比较好的交易规则。同时,还可以将政府动力与企业动力结合在一起。


校对:李项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