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殷振豪执导,程伟豪监制,许玮甯、邱泽联袂主演的台湾爱情电影《当男人恋爱时》正在热映,片中饰演阿成的邱泽与饰演浩婷的许玮甯,上演了一场虐恋飙泪大戏。“浩婷太苦了”,很多看完电影的观众都有一句类似这样的评价,甚至邱泽都感慨,像这样的好女孩却难以拥有幸福,真是太遗憾。

 

从台湾惊悚片的“尖叫女王”到这次饰演的勇敢坚强“很汉子的女生”,对于许玮甯来说,她在参演这部被称为“后半程哭不出声”的影片时,也遇上了很多哭到不能自已的崩溃边缘。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许玮甯直言“为她心疼”,但她同时也表示自己应该向这个角色学习坚强和隐忍,“你会希望自己可以当自己的支柱,浩婷身上的这种气质是我不断在走向的方向。”

 

“尖叫女王”开始为坚强女性“心疼”

 

在今年5月1日上映的悬疑影片《秘密访客》中,许玮甯饰演了一位心机重重、不太光彩的“寄生虫式母亲”汪太太,有观众评价“这个角色看似总是小心翼翼不动声色,但几处高潮戏份,她仅靠眼神和肢体小动作却瞬间绽放强劲爆发力。”

 

许玮甯在《当男人恋爱时》中饰演银行职员浩婷。


而这次在《当男人恋爱时》中,许玮甯褪去“尖叫女王”标签,精准饰演了一位坚韧隐忍而又渴望爱情亲情的银行职员浩婷,与邱泽扮演的小混混阿成共同上演了一段甜蜜浪漫却又虐心无奈的小人物爱情故事。

 

片中,以讨债为生的阿成对欠债人的女儿浩婷一见钟情,他被浩婷身上那种面对困境时的冷静和孝顺打动后,开启了“爱情合约”计划,邀约浩婷与他吃饭约会,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免去浩婷父亲欠的巨额债务。阿成对浩婷穷追不舍而又贴心备至,帮浩婷照顾她的父亲、偷偷送一些礼物,两人逐渐相爱了,为了给浩婷更安稳的生活,阿成也想让自己做出改变……许玮甯说,浩婷这个角色对于她来说是一种缘分:“我一直认定演员是很被动的,他们是需要被(合适剧本)找到的。其实我们的流程是收到剧本,会争取或是主动向制作方释放善意,表达我们对角色的渴望,但到最后,也要看这个角色会不会来找到你。我觉得是冥冥之中这个故事、这个角色来找到我,一切都是刚刚好。”

 

许玮甯出演《红衣小女孩》与《目击者之追凶》剧照。


许玮甯与监制程伟豪是老朋友了,从《红衣小女孩》(2015年上映)让事业处于瓶颈期的许玮甯摇身一变成为台湾惊悚片的“尖叫女王”后,他们在高口碑电影《目击者之追凶》(2017年上映)中再次默契合作。这次收到《当男人恋爱时》剧本后,她开始和程伟豪、殷振豪不断碰面,并开始潜心琢磨如何诠释角色。“我初次看到浩婷的时候很为她心疼,在这个角色上,你会看到很多女性的特质,她身上有很多家人的影子:外婆、妈妈、姐姐、妹妹,甚至是你最好的朋友,能发现这些女性各自独特拥有的坚强和勇敢,还有面对困难时的坚韧生命力,我想观众应该也都会在她身上看到了各种女性特质,才会将自己的心情在电影里进行投射,以至于产生共情并为之感动。”但许玮甯并不认为她和浩婷是完全相似,甚至觉得自己应该向这个角色学习:“当你看到这个角色的时候,你会很想要成为骨子里、血液里有着坚强与勇敢的女性,你会希望自己可以当自己的支柱,浩婷身上的这种气质是我不断在靠近的方向。”

 

浩婷这个角色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把握情绪尺度

 

“浩婷(角色)很立体,也是无所畏惧的,她骨子里是一个很汉子的女生,正是因为这份无所畏惧,她才可以一肩扛起各种困难。比如照顾已经不省人事的父亲,帮父亲还债,还经历了阿成一定要分手,不告而别,再后来回家、生病,直到阿成离世,她总是很坚强很隐忍地去面对这一切,所以在出演浩婷的时候,她绝不是那种表情丰富的女生,喜怒哀乐在脸上是看不出来的,很多时候就需要压抑自己,就算讲充满情绪台词的时候,也必须克制自己的表情,不能挤眉弄眼,必须很稳地讲出来。”许玮甯认真地对角色做了分析,她很清楚,这个角色给她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把握情绪尺度,这也是最难的地方:“表演上你需要收敛表情,说话的态度与面部的表情也需要有所反差,这样角色才会有所凸显。”为了真正的成为浩婷,许玮甯用了一到两个月去靠近这个角色,用大量精力琢磨戏,分析角色心情,让角色进入自己。她不会把自己规定在一个表演的圈圈里,不会刻意去演哭戏或是发泄情绪,很多感情的表达都依赖于现场的状况,包括现场场景的陈设、气味,对手演员给到的情绪。

 

许玮甯表示,饰演浩婷,把握情绪尺度是一大挑战。


许玮甯把这次表演概括为“现场见”,她进一步解释道:“我们前期就已经在角色状态里了,所以到了一段剧情节点的时候,自然而然地,你从内到外、再从外到内的心情流动都是很顺畅的,你不需要想太多。尽管浩婷生活背景被设定得很复杂,但是她的性格并不复杂。她是个非常纯粹的人,跟阿成之间的爱也很纯粹,这也是她打动观众的原因,以前我拍很多类型片,心思需要百转千回,任何的表演都需要想过角色再丢出去,但浩婷这种直线条型的角色,很直接去表达情绪,让我非常兴奋。”

 

进入角色后,许玮甯有很多场戏都拍到崩溃,就像得知真相后前往车站找到患病的阿成、参加阿成葬礼的戏,都哭得不能自已:“葬礼那场戏,我的台词是说‘今天要开心’,但导演一直要求要尽量强忍眼泪,因为浩婷心里应该是希望能笑着送阿成离开,我那时候基本上处于崩溃边缘。导演很‘坏’,他不让我事先看阿成的遗照,正式喊开拍以后,从外面走进来第一眼看到这张照片,那时情绪几乎收都收不回来,很多场这种感人至深的戏,我都濒临崩溃边缘。”

 

【专访】

有设定过浩婷很凶

 

新京报:这次和邱泽的合作感觉如何?片场你们会如何磨合并建立默契?

许玮甯:在进入正式拍摄之前,我们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读本”,上表演课,做好前置作业。在表演课的时候,导演会给我们一些默契训练,那就是一种建立默契的方式。如果直接在现场建立的话,我觉得会很可惜,什么事情提前的话很可能会碰撞出更多不一样的火花。这次我们很幸运的是,拍戏之前就已碰撞出很多不一样的默契,也尝试过不一样的阿成和浩婷,现在观众看到的是我们已经尝试过非常多次之后,选出来的最佳诠释方法。

 

许玮甯和邱泽在拍戏之前就已碰撞出很多不一样的默契。


新京报:你们做过哪些尝试呢?

许玮甯:有设定过浩婷很凶的,就是那种很表面、很直接的凶。比如阿成咄咄逼人的时候浩婷就立马骂回去,或者是阿成丢号码牌的时候,浩婷给他丢回去。后来我们试了很多遍,还是改成浩婷冷眼旁观,发现这个效果是最好的。因为很符合她的性格,也很能让两人的感情有了接洽。

 

新京报:这部电影是悲剧结局,你们在片场的状态也会很压抑吗?

许玮甯:《当男人恋爱时》更像一部又哭又笑的电影,拍喜剧时片场一片欢乐,之前有多开心后面就有多难过。这部电影是顺拍的,我们的心情也跟着剧情发展,到了后期几乎是片场被悲伤的气氛笼罩,甚至主创们透过监视器都哭得不行,好像整个剧组所有男生都是阿成,女生都是浩婷,大家都将自己投射在角色上。再加上我们剧组向心力很强,也好好说了一个故事,希望观众能感受到我们的付出与用心。

 

新京报:你喜欢这个悲剧结局吗?很多影迷反馈说很舍不得阿成的离开,你如何看待?

许玮甯:我没有办法去定义自己喜不喜欢这个结局,因为我觉得人生中,其实很多事情的结局不是依照我们喜不喜欢来说了算的。我认为《当男人恋爱时》其实就是想要告诉我们,人生中的离开、变化、失去都是正常的,感情也好,际遇也罢,有些可以留下,有些可以好好珍惜,有些能一起走到最后,事情会变化这是很正常的,也正因为世事无常,我们更应该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只要你细看,身边真的很多地方都是有爱的,这部电影大概就是告诉大家这件事情,也提醒大家珍惜。

 

许玮甯认为《当男人恋爱时》告诉我们,应该珍惜现在所拥有的。


新京报:之后会不会继续尝试类似的爱情电影?

许玮甯:爱情电影会尝试,是不是与此类似的,就不太确定。如果剧本、故事、角色很引人入胜的话,我觉得当然可以,我对我的戏路永远不会设限。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编辑 黄嘉龄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