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每天看带货直播、旅行直播、探店直播,你有想过能看太空直播吗?或许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快发生了。


今天,是神舟十二号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汤洪波进入天和核心舱的第二天。除了完成水箱安装、整理睡眠区等,航天员乘组还要进入到货运飞船,把货运飞船之前带来的物品运到核心舱。



核心舱内的画面显示,货物打包得整整齐齐,被固定在舱内的上下左右。而就在5月底,“快递小哥”天舟二号给中国空间站天和核心舱送来了第一次太空补给,一口气运了160多件“包裹”,总重近7吨。看到这一幕,网友纷纷喊话三位航天员“直播开箱”。


在感慨核心舱配置齐全的同时,也有网友好奇这近7吨的“包裹”,三位航天员如何管理呢?


对此,航天科技集团五院载人航天工程空间站系统副总设计师侯永青介绍了一个设计“彩蛋”:舱内所有货物上均有二维码,航天员只需要扫描二维码,就可以将货物取用情况传输到物资管理系统内,保证舱内货物的高效管理。


今天他们还会安装无线Wi-Fi设备。


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空间站任务总师孙军介绍,我们天上的网和地面的网是连成一体的。有了Wi-Fi之后,航天员就可以和地面人员、甚至是他们的家人,进行顺畅沟通和视频通话。网友称,设个复杂的密码,提防某人蹭网!阅读全文>>>




喂?您好,您有一张信用卡在境外消费,请您……


喂?您好,您的银行卡涉及一起案件,已被公安机关立案,请您……


诸如此类的电信诈骗方式多不胜数,让不少老百姓纷纷中招儿,实在是可恨至极。


电信诈骗一直是公安机关注的重点。随着国内对于电信诈骗的重拳打击,大量电信诈骗团伙现在大多已经转移到国外,近五年来,缅甸北部逐渐成为这些诈骗团伙首选的栖身之地。



6月上旬,记者在湖北当阳对李磊、刘浩、谢勇三名缅北回国人员进行了采访。2020年10月,三人曾结伴到缅北求财。根据三人叙述,他们一到缅北就失去了人身自由,不仅没有挣到钱,还被胁迫从事电信诈骗等违法活动,最后在交纳“赎金”后才得以脱身。李磊、谢勇偷渡回国时被云南边防截获。2021年3月,刘浩到边防派出所自首。


如何核验缅北回流人员陈述信息的真实性,当阳市河溶镇派出所民警向阳透露,在缅北从事合法工作的,手机会存留大量在缅北生活和工作的信息,比如图片、联系人、工作单位证明等,如果回流人员无法提供任何可供验证的信息,“基本就是在缅北干违法事情了”。


向阳说,地方派出所讯问和采集信息结束后,缅北回流人员的案件会移交至当阳市公安局。当阳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唐国成透露,2021年5月,当阳市公安局已经对刘浩等人涉嫌犯偷越国边境罪刑事立案。当阳数十名缅北归国人员中,大部分缅北归国人员是以行政处罚作结,刑事立案的,这是首例。


唐国成认为,缅北回流人员核查工作的难点是查证回流人员是否涉嫌犯罪。“实际上很多人在境外不是诈骗就是赌博,但是他们回国后,会隐瞒自己参与犯罪的部分,手机、电脑等作案工具也不会带回来。因为跨越边境,取证十分困难。”阅读全文>>>




偷渡是违法的,同样,泄露他人隐私也是一样。现代社会,为保护隐私,防范外部入侵已经很难,更难上加难的事情,是要同时防范“内鬼”。


此前据媒体报道,一家互联网巨头公司在某重点城市的日均单量数据被卖给竞争对手公司,价格为2万元,引发了业内关注。文章透露,互联网巨头公司数据泄露的源头是手握数据权限的“内部人员”。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梳理信息泄露事件发现,除了竞争对手之间互相“挖底”外,不少公众信息泄露事件的源头并非外来的黑客入侵,而是“城门失火”,由内部人员无意或故意泄露。此外,由于疫情对异地办公的要求,过往的“拿到账户密码一切不设防”的内网安全模式已经愈发不适应当前企业及个人对数据安全、隐私保护的要求。


直接将个人信息卖给黑灰产的“toc”生意屡见不鲜。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曾在黑灰产平台上发现不少银行客户、车主信息被以1到3元一条的价格公开出售,而被问及信息来源,不少卖家表示是自己在工作中“收集”到的。


在不少互联网大厂每年公开的风控通报中,因为窃取商业机密通报、开除员工的情况,已经屡见不鲜。为了应对这一现状,不少企业加码了自己的风控水平。


在这样的背景下,由研究机构Forrester的首席分析师约翰•金德维格在2010年提出的“零信任”安全概念重新火爆了起来。零信任既不是技术也不是产品,而是一种安全理念,“持续验证,永不信任”是其基本观点。零信任假定网络边界内外的任何访问主体(人/设备/应用),在未经过验证前都不予信任,需要基于持续的验证和授权建立动态访问信任,其本质是以身份为中心进行访问控制。


据报道,不少互联网公司的员工,都发现对自己的监管已经日益严密。新进入阿里、字节跳动、快手这些大厂的员工们往往感到惊讶:离开座位时没有关上电脑,就会被风控部门叫去“谈话”,甚至被罚款。滴滴的老员工发现,曾经可以随意查看的跨部门的单量信息,现在都已经被严密地叠加了权限;快手、腾讯的老员工发现,数据文档不能被随意下载,更不能被传输;阿里的老员工发现,数据查看的审批更严格了。


贝壳财经记者发现,政府、金融机构、运营商等对安全要求比较高的行业以及教育、医疗等涉及敏感人群隐私的行业对零信任安全架构的需求相对更高。如何更便捷地部署零信任成为很多企业机构正在考虑的问题。阅读全文>>>




球迷的盛宴欧洲杯正在上演,你有没有熬夜给喜爱的球队或球星助威!


荷兰球员邓弗里斯,对,就是邓弗里斯,名字太拗口了,以至于小编读三遍才读正确。他怎么就成了这届橙衣军团的全能战士?



2014年3月,还不满18岁的邓弗里斯,还在业余俱乐部巴伦德雷赫特的U19队效力。在得到荷兰王国的自治国阿鲁巴召唤后,他不假思索地就踏上了飞越大西洋的航班。在那场阿鲁巴和关岛的友谊赛中,首发登场的邓弗里斯以一记凌厉的远射首开纪录。


18岁的他幸运地得到家乡球队鹿特丹斯巴达赏识,签下第一份职业合同。2015年2月,邓弗里斯在对阵埃门时完成了成年队处子秀。那个赛季,鹿特丹斯巴达以联赛冠军身份升上荷甲,出场3次的邓弗里斯拿到了象征荷乙最佳天才的“金牛奖”。


19岁时,邓弗里斯他入选荷兰队的梦想,完成了50%,荷兰U21国青队,正式将邓弗里斯纳入其中。2018年10月,不拘一格用人的科曼,首次将邓弗里斯召入国家队。短短4年,邓弗里斯“夸下的海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真。


本届欧洲杯两场小组赛,橙军22号是最醒目的那一个,一人分饰右后卫、右前卫和右边锋三个角色,邓弗里斯宛如不知疲惫的阿甘,穿行于整个右路,大长腿飞奔,几乎成了橙军一景。


至于下一个目标,邓弗里斯本人表示,“我希望尽快前往英超踢球,英格兰的足球氛围是最棒的,看看英超六强,他们每周末都呈现出顶级的发挥。”


如今,连场破门的邓弗里斯,是本届欧洲杯的最大发现之一,前来询价的俱乐部也全面提标。那个曾寂寂无名的“关岛杀手”,如今终于在26岁的黄金年华,登堂入室。阅读全文>>>


编辑 艾峥 刘喆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