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文娱×新京报动新闻联合出品


“你真的是一门心思在拍戏啊。”


龚蓓苾听到这话,定了定身,反问道:“那不然,我还能干吗?”事实上,在她看来,自己并不是那种“天天拍戏不要生活的人。”


和一些演员不同,龚蓓苾敢于回看自己的作品,那时候的她,会变得非常苛刻,如同在电影《了不起的老爸》中其饰演的教练一样严肃。她习惯于带着批判的眼光去看自己的表演,如果觉得不好就会一阵胸闷,觉得好的话,会对自己稍加鼓励。


出道多年,她说她几乎从来没变过,率性、直接,敢说敢言敢演,对表演苛刻认真,“我15岁就开始演戏了,从刚接触到慢慢懂得,再到有了经验,一直都在摸索的路上行走,有遗憾,也是因为当时自己的认知水平有限。所以我也不觉得那是遗憾,只要每部戏都在倾尽全力地做,就够了。”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A 《了不起的老爸》成圆梦之作


看完《了不起的老爸》剧本,龚蓓苾的第一反应是“接”,“不管怎么都要上,我一定要把运动员的那种气质、酷劲儿表现出来。”涉及运动题材的华语电影鲜少,这几年才逐渐多了起来。她将这次参演比作“圆梦”,那种兴奋,并不仅限于其对体育题材电影的喜爱,更重要的是她身上的体育情结。


初中时,龚蓓苾就被省队选中,一度成为福建省泉州市石狮市100米短跑纪录的保持者,并将这一纪录保持了十年。演员这份职业,差点儿成了她的副业。


至今,提到体育,她都是一腔热血。电影《了不起的老爸》拍摄期间,一到赛场,她似乎就被“无敌感”加身,整个人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中。导演周青元在现场一看,急了,因为龚蓓苾的角色是一名长跑教练,“导演总在片场说,你是来教别人跑步的,要注意配速,重点是教别人,我只能暂且过一点点瘾。”龚蓓苾笑着说,周青元欠她一个跑步运动员的角色。


电影《了不起的老爸》中,龚蓓苾饰演严肃的长跑教练。


但就算是扮演长跑教练,也不是想当然就可以上场的。“我只是运动员,不太懂教练的工作方法,但知道教练的那种感觉,包括他们会喊口号,这些都是需要通过观察来学习的。”观察,是龚蓓苾表演的基本法,每接到一个新的角色,她总是让自己先去体验生活,坐在那里观察。为饰演记者,她曾假扮记者去实地暗访;为演村妇,她乔装融入到环境中,直到不再被别人认出来……这次出演教练,龚蓓苾就一路跟着《了不起的老爸》剧组请来的专业教练学习。


B 并不反感成为“前妻专业户”


从运动员转型到演员,连龚蓓苾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


她以前也带着对演戏的肤浅认识,觉得演戏可以不用上学,还能和周围的同学吹嘘“看,我在演戏呢”。但很多人生规划,都是被命运往前推着走的。1989年,龚蓓苾被导演米家山相中,还没到16岁就出演了电影《你没有十六岁》。高中毕业后,她顺利考入中戏表演系,成为段奕宏、小陶虹的同班同学。刚进大学,龚蓓苾就与一家香港经纪公司签了约,首部作品便是与吴倩莲、李亚鹏合作的《京港爱情线》,堪称国产偶像甜宠剧的开山之作。后来,她与李亚鹏的缘分延续到了《将爱情进行到底》,两部为人熟知的作品也将她送进了中国最早的一批偶像剧演员群体。


由龚蓓苾主演的电影《独自等待》,是导演伍仕贤的代表作。


不过,相较于电视剧,龚蓓苾和老公伍仕贤合作的三部电影《车四十四》《独自等待》《形影不离》更为人所知。2012年,结婚生子后,她逐渐淡出演艺圈。2015年复出拍戏,从电视剧《秦时明月》中的“雪女”开始,接连出演了多部古装剧,角色有大有小。


“刚出道的时候可能对角色大小会有迷惑,会心气比较高地说‘那么小的角色,不去’。但这些年,我拍戏更看重的是本子、角色、班底,还有对手戏演员、导演是不是我特别想合作的。我很清楚这种欣赏,会带给我们更多创作的火花,这和角色大小是无关的。”龚蓓苾甚至调侃起自己,“你知道吗?他们都说我是‘前妻专业户’”。从电影《我不是药神》里的徐峥、《我和我的祖国》中的葛优到《宠爱》里的于和伟,龚蓓苾接连在三部电影中出演了男主角的前妻,这些角色大多出场次数不多,更多的是承上启下、工具性的角色。但对这样的专业户标签,龚蓓苾并不反感,“这三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都是我想合作的,戏份不多,我也会去演。就算是一类角色,我也会尽量让她们在造型、感觉上能区分开来。”


从电影《我不是药神》《我和我的祖国》到《宠爱》,龚蓓苾接连出演了三次前妻。


C 娱乐圈里不是谁都有保障的


说到标签,龚蓓苾觉得那是“市场对演员某种特质的认可”,对这样一边倒的评价与形容,她也经历了从“反感”到“接受”的过程。刚出道的时候她被打造成“清纯玉女”,面对找到她的一系列同质化角色会厌倦与苦恼,但回想起来,她发现能在同一类型中探索到极致也是一种成功。“演员是很被动的,我也会有疲惫期,当你演成功了一种角色,就会有一大堆这样的角色找到你。比如这段时间你很想拍现代戏,但找到你的全是古装剧,如果没有更好的机会我也只能对手头现有的剧本妥协。”但她会尽量避免重复,即使是相同的角色,各方面都是不错的机会,她也不会放过:“演员是不能停下来的,哪怕在这些戏里对我的锻炼只是某个方面,我也会继续演。曾经迷茫的时候我也在想,如果不做演员了还能做点儿什么,但至今都没有更好的选择。我很明白演员会有的不安全感,刘德华能有几个?演员的选择性其实很少,这个圈里不是每个人都有保障。”


面对残酷的现实,龚蓓苾却有着乐观的心态,她始终相信就算被抛到低谷,也会有另一扇门或另一个机会出现,对于热爱的表演,她希望自己能够坚持一辈子:“如果观众还想看我演戏,这个圈子还认可我的存在,即使演老太太我也愿意。”


电影《汉南夏日》剧照


这一年,除了正在热映的《了不起的老爸》,龚蓓苾还有很多作品将与观众见面,包括电影《汉南夏日》《一刀天堂》,以及与王俊凯、马思纯合作的《断·桥》等。现在的她,在表演上更加自信、自在,她也将这种自由保持到了作品之外,“我很清楚大家都会用曝光率去衡量明星,但我只在有作品的时候才会进行宣传,其他乱七八糟的噱头都是没意义的。我也不是小年轻,也不爱炒作,如果上热搜是因为片子好我会很高兴,不然没太大必要。”这些年,也有很多综艺节目向她抛去橄榄枝,她觉得参加综艺一定要选适合自己的,除了拍戏,绝不过分消费、曝光自己。“我希望自己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对角色有所帮助的,演员过分勤于录综艺,把各个方面都展露给观众,反而会少了营造角色的神秘感。”


【对话】


龚蓓苾:遇到不认真的对手,就是种折磨


新京报:年龄,似乎是女演员不可回避的问题,到了一定的年龄,找你的可能都是妈妈类的角色。


龚蓓苾:说实在的,即使找我的角色是一个类型,我也会想办法在类型里做出区分。但确实也希望不要演了妈妈就永远演妈妈,可以是警察、检察官、医生,中年人也有各式各样的职业啊。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只要戏好,能把角色做好就值得,哪怕现在有一个特别好的戏让我去演奶奶,我也会去。


新京报:有没有特想演,但还没尝试过的角色?


龚蓓苾:我太多角色没演过了,特别想趁现在还有点儿那股劲儿,尝试下007那种比较酷的动作戏,或者演一个间谍,变换各种各样的角色,一会儿变成美女,一会儿又丑得要命,多有新鲜感啊。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新京报:很多演员都认为如今缺少好剧本,你认同吗?


龚蓓苾:我很认同,说来也奇怪,中国那么多人,但好的编剧、好的剧本还是相对比较少的。我没有什么写作的才华,但我会有很多想法,就像我老公拍戏的时候我也会跟他说一些想法。


新京报:未来还会和老公伍仕贤合作吗?


龚蓓苾:如果有合适的片子我们一定会,他现在也在忙自己的片子。我们在家里经常会交流表演,是属于非常直接的交流方式,比如他写剧本的时候,我觉得不好就直接提,我的表演不太行的地方他也会和我说,我们会给对方建议,因为都清楚是为了对方好。


新京报:演戏,有没有哪一瞬间让你觉得很累? 


龚蓓苾:有啊!演到不好的(戏)、很烂的(戏),那真是让你郁郁不得志,心情崩溃,充满了懊悔和不快。就觉得自己荒废了人生,虚度了年华,好无聊。


新京报:遇到不敬业的演员,会用一种怎样的心态去对待? 


龚蓓苾:看到对戏不认真的(演员)是一种折磨,因为好演员对戏都是不计回报的。就像我们老一辈艺术家,他们永远充满谦虚,对自己永不满足,一直想要往前进、不断学习。这种想法也影响了我,一直坚持对表演的摸索。


新京报:在娱乐圈保持真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吗?比如被拍丑照等,在你这里仿佛是绝缘的?


龚蓓苾:我还好,平时出门就很少化妆,有次我老公跟我说,人家在拍你,你都不稍微整理一下自己。我说没办法,我不可能天天出个门还要化着妆,有负担,我属于那种想让自己处于舒服与自在状态里的人。作为艺人,我知道这很矛盾,你越红大家越关注你,就像那些流量明星,出门就有疯狂的粉丝跟着,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挺可怜的。


新京报:所以你并不想要这种“红”带来的反作用力?


龚蓓苾:是的,如果有了所谓的“红”,条件是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我是绝对不会选择的。我还是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自在,有影迷粉丝喜欢你,聊聊我演的戏,拍个照留个念,就很好,很舒服。


新京报:儿子会看你演的戏吗?


龚蓓苾:他很支持我拍戏,可能是习惯了,看我在家就说“妈妈你去拍戏吧”(笑)。有一次他看我在电影里演一个坏人,就不舒服,央求我说“妈妈你能不能不演坏人了”。还有一次,我带他看《我和我的祖国》,他站起来跟旁边一位不认识的观众说“这是我妈妈”,就是有小孩的那种骄傲感。


新京报资深记者 周慧晓婉

首席摄影 郭延冰

首席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