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在电影海报设计中是必不可少的部分,海报上的字体几乎都是单独设计的,如果是非书法的字体,若涉及商业用字,一般会进行授权购买,根据电脑字库进行字体选择。另外,现在用得比较多的汉字传统艺术表现形式——书法,以其特有的“形”与“意”,将影片的神韵传递给观众,成为电影海报完整性与感染力的“点睛之笔”,既代表了中国文化,又以其特有的韵律、节奏来体现美感。


而这些海报背后,凝聚着许多功力深厚、创意十足的书法家、海报片名书写者、海报设计师的共同努力。例如曾为《八佰》《超越》设计书法的马德帆,为《悬崖之上》《一秒钟》等张艺谋影视作品海报留下墨宝的许静,都是业内推崇的书法设计师。不久前,著名海报设计师尚巍因车祸不幸去世,消息一出,令业界惋惜,他创作的“汉仪尚巍手书”等多个手写字体被广泛使用。例如《我不是药神》《哪吒之魔童降世》《无名之辈》《悟空传》等多部电影都曾用过他的手写字体。在机打时代下,书法家们坚持用手写延续书法的温度。其中的艺术追求应该被更多观众知晓,这些艺术家用自己的作品为观众书写着更多力量与诚意。


《八佰》海报书法设计师马德帆

找到感动与真诚契合点,在剧组用左手写出“八佰”


“八佰”书法与同名主题海报。 采访对象供图。


马德帆出身于艺术世家,幼时便在父亲指导下研习书法,她创作的“八佰”二字,凭借极其深刻的视觉冲击力,粗狂、浑厚而凝重,令《八佰》的电影海报成为众口皆碑的传播物料。马德帆回忆,项目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八百壮士壮怀激烈、为国为民信念至上,读完剧本后内心更是对壮士们充满敬意,她认为自己应该抛开一切书写的技巧,用最真诚、纯粹的表达方式去展现。在和导演管虎进行沟通后,她明确了“八佰”二字必须要有力量感:“我去了趟剧组,在现场更能感受电影的气质,我心中不断积蓄着力量感。在管虎导演更为详实地讲述了电影的拍摄状况,以及他想要的最本质的表达后,带着力量感,我就在现场写了一下午,一开始用右手书写,写了不止一张,但感觉还是不到状态,还是有很多技巧的痕迹。我和导演沟通不如用左手来写,抛开一切技巧和条框限制,最终我用左手在现场写下了‘八佰’两个字,大约8尺长,用我内心最本质的东西致敬生命。”


马德帆正在创作。 采访对象供图。


马德帆多次向新京报记者提到“真诚”二字在创作中的重要性,对于电影片名的书写设计,她会认为这相当于是一个命题作文,必须对电影有所了解、理解导演的真实表达,才能令文字找到与电影的共同契合点,表达才能准确。创作时也不会太多顾虑观众的感受,因为最真诚、最真实地找到电影所要表达的契合点,自然而然就能感动观众。“楷书是这些年我习惯书写的字体,采用楷书,能够给大家足够的力量和能量,包括前不久上映的电影《超越》,片名的书法字体上我也采用的楷书。因为电影里传达的精神就如同攀爬山峰一样,我的字体也要给大家带去足够的力量。”


《影》《悬崖之上》海报书法家许静

不停地写,直到对的那张出现


张艺谋最近执导的几部电影上映前公布的海报,总会引起一阵热议,片头和海报上的书法片名题字,不仅贴合电影整体气氛,更是海报中的吸睛之笔,苍劲、大气、古朴、有力,这些片名书法仅是三四个字就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张艺谋先后执导的《影》、《一秒钟》、《悬崖之上》、《坚如磐石》的片名题词,都出自书法家许静之手。


《悬崖之上》海报。


许静告诉新京报记者,在每次下笔之前会找到合适的写作方向,书法之美在于与电影产生关联,以及字中所蕴含的电影意味。在一个电影项目需要题字前夕,许静会对电影进行全面的了解,与导演沟通电影类型、电影所要表达的情感,尤其是对电影气质的感受,电影蕴含的情绪都会影响最终书写的表达。“《悬崖之上》剧情冷峻,我写过两版,第一版竖式,上大下小,有一种不稳定感,传达紧张的情绪。第二版横式,着重用笔墨飞白展现刺激与冲突;《一秒钟》我特别想写出其中的时间性,瞬间即永恒,但太难了,‘一’的短暂,‘秒’最后一笔的绵延,希望能借由这种方式有所体现。”


“一秒钟”书法与同名海报对比。采访对象供图。


“尽量做到自然的书写与表达”,是许静创作每幅作品时对自己的要求,在无数次电影题字中,她得到了丰富且宝贵的表达经验,“我不能说这些书法完全表达了电影,只能说方向是对的,用一种艺术表达另一种艺术本来就很难,书法又极为抽象,所以我也是尽我所能去做,幸运的是电影开启了我的书法创作更多的可能性。”在谈到创作过程中有什么趣事时,许静笑说,这是一件本身就很有压力的事情,更多的是寻找和等待。“等待指的是不停地写,直到对的那张出现。好的电影海报应是直击灵魂,而不仅仅是好看。这就取决于设计者对电影理解是否深入,这是一个输入与输出的过程,与书法同理。”


许静正在创作。 采访对象供图。


中国电影美学学会秘书长黄非

好的设计人才常被挖走


在中国电影美学学会秘书长黄非看来,电影海报制作行业无疑是一个朝气蓬勃的产业,原创海报相对多了,也体现了中国电影人的才华。在她看来,好的海报设计师需要有基本功,有深厚的知识积累,尤其要有热情和激情坚持做好这件事情,“就拿片名题字来说,可不是观众看海报上的成品那么简单。书法家不仅要有从小练就的一身童子功,还要有敏感清晰的电影观察能力,现在大家都习惯于用电脑、科技代替手写,很少有人再拿起笔来写,但其实这是很有质感的一个选择,也需要吃更多苦来完成,传统的创作精神依旧值得后人坚持。”


书法海报展览。 采访对象供图。


这些年,黄非带着团队办海报展览,做海报设计大赛,用尽各种办法让大家了解电影美术背后的奥秘,“海报设计师不太觉得自己是艺术家,只是完成一份作业和工作,但他们的创作充满了故事,我们希望有机会展示优秀的海报作品,让观众知道海报创作过程。”不过,她提到,海报制作也存在人才流失的情况,“一些好的人才,一般在海报、平面设计行业锻炼了两三年,遇上出价更高、报酬更多的,例如游戏行业,就被挖走了,我们还是需要更多的社会以及政策支持,得想办法推荐这些创作者,比如以前做的很多设计比赛和展览,虽然不能给大家多么丰厚的奖金,但也能把这些人才推荐给重要的电影岗位。”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编辑 黄嘉龄 校对 翟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