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排里约奥运会夺冠后,郎平(右)与球员拥抱庆祝。资料图片/新华社


9月的第一天,郎平宣布离开中国女排主教练的岗位。


这本来是迟早会到来的事情,大家也有心理准备,但因为中国排协官网转载的一篇名为《中国女排 为何兵败东瀛》的文章,以及中国排协就这篇文章发表的说明,让郎指导这个时候的官宣格外值得关注。


中国排协转载的这篇文章,写得比较全面,从多方面剖析了中国女排兵败东京的原因。全文读下来,说它是一篇针对郎平的批评文章并不为过,因为文章的后半部分集中批评了中国女排的大国家队模式以及高大化强调网上的思路——这两方面,正是郎平二度入主中国女排以后的主要变革。


中国女排当然可以批评,也需要批评。尤其国人对中国女排有特殊的情结,一片赞誉声中的冷静思考就更显可贵。但是,稍微了解中国女排的球迷应该也都知道,涉及郎平的这两项主要变革(也就是高大化和大国家队模式)的争论由来已久,一些人并不那么接受。这种争论从郎平二度接手中国女排一直到里约奥运会之前都存在,但因为里约奥运会最终夺冠,不同的声音也就暂时隐匿。


直至中国女排兵败东京,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我对文章作者是敬佩的,毕竟年逾九旬还在为中国女排操心,这本身就是一种深沉的爱。而且,文章里面的很多内容我也是赞同的,比如讲到中国女排如今在小球方面的能力缺失,确实还比较明显。事实上,欧美对手在快球、背飞、吊球等诸多方面做得都比我们好,而这些,原本是我们所擅长的。但我们更应该明白,承认自己在小球技术上的不足,并不意味着高大化的路子不对。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非黑即白的事情,其实看看我们的欧美对手就能明白,兼收并蓄才是王道。


至于大国家队模式,我觉得中国女排在郎平过去这些年执教过程中的成绩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我们并不能因为球队的主力框架相对固定就觉得没有必要搞大国家队,况且在联赛数量和质量都有限的情况下,大国家队模式不正是能够让更多的苗子去见识更高水平的比赛、去积累更多的国际比赛经验吗?


中国排协的说明指出,批评文章的观点不是排协的意见,也不代表排协的意见,“不能以一次失利否定郎平教练做出的巨大贡献。”我觉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女排现在进入了后郎平时代,作为管理机构的中国排协,应该认真思考中国女排接下来的方向。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中国女排新的主教练究竟用谁。无论用谁,我都希望新教练是一个有自己体系和独立思考的教练。


郎平成为了中国女排前主教练,但她给中国女排留下了正确的大方向,那些宝贵的财富不应该被全盘否定。


日本女排这么多年以来小球技术一直都不错,即便在竹下佳江退役以后她们也始终维持了这种风格,但直到今天她们在世界女子排坛的地位和实力,也都没有太多的提升。而中国女排本身走在正确的路上,就算我们需要在强调网上的基础上去找回曾经的小球优势,但全盘推倒重来是绝对要不得的。


□赵黑(专栏作家)

编辑 肖万里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