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见习记者 张建林)作为2021中关村论坛的平行论坛之一,9月26日,“智能+能源论坛”在中关村自主创新中心示范区举办。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表示,实现“双碳”目标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也是一个科学的转型过程,既要防止一刀切,也要防止转型不力带来落后和无效投资。在实现碳达峰的过程中,要尽力做好实现碳中和的顶层设计和路线图。

 

“双碳”目标会倒逼产业结构的调整,会及时抑制高耗能产业的发展。而“双碳”目标的制动也会拉动绿色金融投资,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和新的就业机会。杜祥琬指出,根据现在的初步研究,我国工业、电力、交通和建筑领域在2030年前会相继达峰,能源活动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有望在2027年前后达峰,峰值范围为105亿吨至110亿吨,大概会比2020年增加5亿至7亿吨二氧化碳。

 

低碳不是简单地拉闸限电

 

我们国家实现“双碳”目标需要克服巨大的困难,例如产业偏重、能源偏煤、效率偏低。随着多年来的发展,高碳发展路径依赖的惯性比较大。而克服这些困难,则需要落实新理念、实现新发展。

   

杜祥琬表示,实现“双碳”目标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也是一个科学的转型过程。“政策性很强,需要把握好节奏,积极且稳妥地发展,既要防止一刀切简单化,比如以为简单地拉闸限电就是低碳,同时也要防止转型不力带来的落后和无效投资。”

 

杜祥琬说,碳达峰是产业结构优化和技术进步导致的碳强度逐步降低实现的达峰,不是攀高峰,而是瞄准碳中和的达峰。而碳中和是我们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引擎,是开创一条具备成本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路径。

 

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体系

 

“双碳”目标是能源革命的两个里程碑。“双碳”目标会大幅度的推进节能和提高能效,而在这方面,中国潜力巨大。

 

杜祥琬认为,要大力发展非化石能源,逐步减少化石能源,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体系。“概括来说就是把纵向的发、输、变、配、用和‘源网荷储’协调规划,横向多能互补,发展多种类型的商业化储能技术,同时调动各种灵活性资源,就可以完成这样一个新的电力系统。”

 

“概括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却要付出很大的努力。现在中国的排放状态是这样的,横轴是时间,纵轴是排放量,大家能够看出来本世纪初是非常陡的爬坡期,现在进入趋缓期,我们要降低碳排放强度,让它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杜祥琬说。

 

实现“双碳”需要重新认识能源资源禀赋

 

实现“双碳”目标需要重新认识我们国家的能源资源禀赋。“以前说起我国的能源资源禀赋,人们一提就说六个字:富煤、缺油、少气,这个认识是误差很大的,会影响我们国家的能源政策和能源战略。”杜祥琬说。

 

为什么说误差很大?杜祥琬谈到,因为煤和油气都是化石能源,除了化石能源的能源资源禀赋以外,我们国家还有非常丰富的可再生能源资源,比如生物质能、地热能,还有海洋能、太阳能热利用、固废能源化等,这些是我们国家能源资源的重要构成部分。

 

杜祥琬称,目前我们国家已经开发的太阳能、风能还不到技术可开发量的十分之一,所以资源基础是丰富的,而可再生能源资源的利用也是可以自己掌控的。

 

解决东部能源负荷,要提高能源自给率

 

中国能源负荷在东部,我们如何解决?杜祥琬提到一种思路:分布式与集合式相结合,身边取和远方来结合,强化分布式与集中式,提高中东部地区的能源自给率。

 

“我国东部有很多地方需要能源,但是没有资源,没有资源就是没有煤、油、气。同时我们发现不了自己身边丰富的非化石资源。所以有时候我们需要到自己身边取资源,这样就可以实现自产自销,如果与储能技术相结合,就可以培养一大批产消者,比如‘BIPV’就是将建筑和光伏结合起来,自己用电的同时还可以发电,进而缓解对大电网的冲击。”杜祥琬说。

 

杜祥琬所参与的专家组也做了一些计算。“中东部地区从自己身边取一度电,比‘西电东送’更便宜。电力负荷重的地区,应该把‘身边来’和‘远方来’相结合。”

 

新京报见习记者 张建林

编辑 冯雅君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