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张畅)北方罕见、破历史纪录的持续降雨,对山西古建筑带来重大威胁。

 

10月12日夜间,记者从国家文物局获悉,截至10月11日19时,山西各市上报全省共有1783处文物不同程度地出现屋顶漏雨、墙体开裂坍塌、地基塌陷及周边护坡、围墙坍塌等险情,9座博物馆纪念馆(古建筑博物馆)也出现小面积漏雨等情况,未造成人员伤亡。

 

近一半受灾文物“不可移动”

 

经初步评估,受灾害影响文物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76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43处,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661处,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803处。从受灾害影响程度上看,严重的(局部垮塌或造成重大结构风险)有89处,含国保2处、省保7处、市县保30处;比较严重的(有部分垮塌及存在其他结构风险)有750处,其中84%为市县保和未定级不可移动文物;一般损伤的(漏雨、裂缝、檐部损伤及构件掉落)有865处;有79处周围护坡、围墙等受损。

 

俗话说,“地上文物看山西”。山西文物资源丰富,现有不可移动文物53875处,其中古建筑28027处,古遗址13477处,古墓葬4298处,石窟寺及石刻1112处,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6715处,其他246处。在全省53875处不可移动文物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531处(其中古建筑421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408处(其中古建筑407处)。


山西晋城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大夫街土地庙护墙坍塌。图/国家文物局


“山西众多的文物大都在地上,是全省文物受灾范围大、受灾文物数量多的部分原因,特别是古建筑,多为木架构结构,主要建筑材料为木材、砖瓦等,尤其是一些民居、祠堂、革命旧址等建筑,在长时间连续雨水的天气中,更容易受到损伤。”专家表示,山西疏松的高原土质在雨水多时也极易形成坍塌、渗漏等情况。

 

专家分析,从山西文物总体受灾情况看,近一半为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漏雨、裂缝、檐部损伤及掉落构件等受灾程度占总量的近一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主要险情是屋面小面积渗漏及周边护坡岩体、地基等出现滑坡,低级别和未定级文物出现墙体坍塌、梁架倾倒等险情相对多一些;博物馆纪念馆部分漏雨区域多是配套建设的公共区域,文物库房、展厅等未受影响。


山西省文物局:文保任务仅靠各级政府“远远不够”


据悉,国家文物局第一时间派出专家组实地勘查掌握文物受影响情况,指导文物救灾工作,紧急拨付文物应急抢险资金,支持山西开展因灾受损文物应急、抢险、修复等,确保文物第一时间得到应急保护,并将在后续文物保护项目和经费上给予重点倾斜安排。


目前,山西省文物抢险修缮工作正在有序开展。平遥城墙出现险情后,山西省文物局先后于10月5日和7日分别派出专家赴现场进行指导排险工作;对受灾文物进行分类推进保护,通过边报批边施工的方式做好应急抢险。

 

“我们也加大了险情监测力度,特别是对于出现险情的岩体、护坡、夯土、城墙等加强监测,防止出现坍塌、滑落,确保周边民众和文物安全;做好文物构件的保护,指导市县对已坍塌的文物建筑构件进行分类编号,并在后续保护修缮中尽可能使用原有构件,以保留更多的历史信息。”山西省文物局有关负责人介绍,资金和项目正在做相应调整和统筹安排,尽可能将出现险情的建筑和已经立项的建筑相结合,通过方案的补充设计将险情建筑纳入修缮范围;正加大预防文物常见险情的科研支持力度,针对性研究各类险情的解决方案。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出现严重险情的较少。”上述负责人介绍,“但作为文物资源丰富,特别是有着28027处古建筑的文物大省,如此繁重、迫切的文物保护任务,仅靠各级政府投入是远远不够的,再加上文物自身规律等原因,山西省大多数市县保和尚未公布为文保单位的文物古建筑保护,依然是当前山西省文物保护面临的最大问题和挑战。这也是此次灾害中受损严重的文物,多集中在县级及县级以下文物保护单位的原因。”

 

新京报记者 张畅

编辑 刘梦婕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