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拜登发推嘲讽耐克等55家企业纳税还没一杯咖啡钱多。这被解读为拜登在为企业加税提前放风。图/澎湃视频截图


当地时间10月20日,美国总统拜登在推特中谴责耐克、联邦快递等55家美国企业巨头缴税太少,“税款还没一杯咖啡钱多”,并直言“这是错误的,必须得到改变”。


拜登此举显然是在提前为推行“大公司税”放风声,企图以此来为自己的“大手笔撒钱”计划筹集资金。由于资金不足,这些计划,尤其和基建有关的计划,已不断遇阻。


但是,拜登上调企业税的想法,同样在美国国会面临巨大阻力——拜登这一加税想法,不仅被共和党人团结一致地认为是“错误的”,甚至部分民主党人也予以公开质疑。


“税款还没咖啡钱多”

耐克们未曾缴纳联邦所得税


拜登在推特上指责耐克等55家美国大公司近年来长期坐享0税率的联邦所得税,这“甚至不如上班族早上买一杯咖啡缴的税多”。


一杯星巴克拿铁的售价通常是4.75美元,风靡一时的南瓜拿铁售价5.25美元,而无论哪一种早餐咖啡,购买者都需额外支付几十美分的联邦所得税,的确比耐克们的0美元要多一些。


而数据显示,这55家美国企业巨头中,仅耐克一家2020财年的营收额即高达374亿美元,但他们全年却都未曾缴纳联邦所得税。


另外,10月18日刚刚公布的另外一份报告则称,自2020年3月18日新冠疫情在美国暴发起,美国亿万富翁的财富飙升70%,即2.1万亿美元。745位美国亿万富翁所持财富,高达5万亿美元。而在过去19个月里,近8900万美国人丢了饭碗。


这份报告还具体点了几个超级富翁的名字,如特斯拉老板马斯克、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谷歌创始人布林、耐克负责人菲尔·奈特的财富,在过去19个月里分别增长了751%、136.9%、70.1%和96.4%。


报告显示,疫情非但未减少、反倒增加了美国亿万富翁数量,与此相对应的则是贫困率上升:美国人口普查局数据显示,自2019年至2020年,美国贫困率上升1%,这是连续5年下降后首次反弹,与此同时家庭收入中位数也下降了2.9%。


更让美国穷人感到绝望的是,曾被人鼓吹为“平等助推剂”的美国经济证券化、虚拟化,如今也被证明为更有利于“钱赚钱不费难”的富人——


美联储数据显示,收入顶部的10%美国人拥有89%的私人持有股票,而收入最顶部的1%美国人持有约54%美国公司股票和共同基金份额,双双创造了新的历史纪录。


为此,拜登在推文中宣称“这是错误的,必须得到改变”。事实上,拜登早在4月就已明确表示,他打算推翻前任特朗普“给企业减免税”的政策,并向美国企业巨头征收高额“富人税”。


为上调公司税“加热”

拜登可以借此安抚“进步派”


拜登和民主党的如意算盘是增加“富人税”,或者确切说,是“大公司税”。为此,拜登在4月提出方案,将公司税率从特朗普时期的21%提高至28%。


这一方案得到民主党内“进步派”的热烈拥护,后者甚至意犹未尽地表示,应该将公司税率进一步调回特朗普之前的35%,甚至更高。


但这一计划不仅遭到国会共和党人团结一致的抵制,同时也被部分国会民主党人公开质疑。如今在国会参议院,两党席位是50:50,如果共和党始终铁板一块,而民主党有人倒戈,拜登上调公司税的如意算盘就要落空。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进步派”才会积极怂恿拜登给提高公司税“加热”。当然,他们也提出了一些妥协,比如将上调的公司税率从28%“斟酌”到26.5%。


但是,上涨企业税仅仅是“进步派”计划的一部分,以参议院财委会主席罗登·怀恩为代表的一些人还提出直接征收“富豪税”。只是,这个计划在民主党内质疑声更大,以至于连正副总统都不敢公然接“话茬”。


之所以不顾一切、花样翻新地力推上调企业税甚至增收“富豪税”,拜登的如意算盘之一,是为其自年初上任以来接二连三推出的“撒钱”计划筹集资金。


由于资金不足,这些计划、尤其和基建有关的计划不断遇阻,而与增加福利有关的计划则导致美国通胀率持续数月居高不下。


如果能从大公司和富豪身上打打主意就不同了:仅上调公司税率就能募集7000亿美元用于基建项目,而倘若进一步开征“富豪税”,还能再募集5000亿至1万亿美元。


当然,在税务方面出特朗普的洋相、拆共和党的台,也是在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前必不可少的考量——已有报告称,提出“富豪税”的政客在“战场州”选民支持率“明显提升20%至40%”。


虽然这个数据被一些观察家认为“带有明显倾向性,未必可信”,但民主党“进步派”显然是信了,而拜登至少也摆出一副相信的姿态。因为,即便不能借此真的讨好选民,但他至少可以借此安抚“进步派”。


加税“有利于穷人”?

美国本土中小型企业可能更受伤


然而,许多观察家和经济学家对这种更多基于党派博弈的“算计”提出了公开质疑。


他们指出,美国强大的经济和社会竞争力,很大程度上源于低福利、低税收的传统政策确保了效率,鼓励了竞争和个人奋斗。如果一方面增税,另一方面“撒钱派福利”,美国就可能染上西欧国家的“福利病”,从而削弱其核心竞争力。


富豪和大公司虽然贪婪,但他们也的确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尤其中高收入就业机会。如果一味给他们增税,削弱其竞争力、尤其追求财富的意愿,他们必然相应削减对企业发展的投入。而这难道真的“有利于穷人”?恐怕也不是。


不仅如此,相对于穷人,富豪和大企业有更多的避税手段。如今,包括特斯拉在内的大量创新企业和大企业离开州税不断“民主党化”的加州硅谷,转投共和党人盘踞的得克萨斯州,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事实上,绝大多数美国企业巨头都是跨国公司,一旦美国通过上涨税率变成“税负高地”,他们流向“税收洼地”的效率和速度恐怕是企业中最快最高的。这显然是美国政府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届时,真正为税率上调所受害,反倒是那些规模有限、只能扎根美国本土的中小型企业。如此,拜登花样翻新打出的如意算盘恐怕就不太好收场了。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 | 何睿

校对 |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