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速滑馆成为世界上第一座使用二氧化碳制冰剂制冰的速滑场馆。资料图片


1月24日下午,北京冬奥组委召开以制冰为主题的新闻发布会,国际奥委会制冰工程顾问、具有8届冬奥会制冰经验的亚瑟·苏瑟兰德介绍,五棵松体育馆及训练馆、首都体育馆、国家速滑馆都使用了更环保、更绿色、更高效的二氧化碳制冰剂技术。相比传统制冰剂,二氧化碳制冰剂技术对环境的影响会降到最低。同时,使用二氧化碳制冰剂的冰面温度更为均衡,有利于运动员的稳定发挥。


成果

北京冬奥会采用更环保制冰方式


亚瑟·苏瑟兰德是国际奥委会制冰工程顾问,也是北京冬奥组委2019年-2021年特聘专家,曾获美国采暖、制冷与空调工程师学会最高荣誉奖。亚瑟·苏瑟兰德从事休闲冰表面的研究已经超过40年,具有8届冬奥会制冰工程经验。接受采访时,苏瑟兰德称,很高兴受邀参与北京冬奥会的制冰工作,使他再次拥有为奥运赛事制冰的机会。


苏瑟兰德刚加入制冰行业时,并不太清楚制冷剂可能会给空气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当时我们用了非常多的设备,这些设备可能会产生很多灰尘,并会直接对大气造成污染,但我们却一无所知。”在发现制冷剂会对臭氧层造成一定程度影响时,整个制冰行业也制定了更强有力的规则来限制这些传统制冷剂的使用。


拥有40余年制冰经验的苏瑟兰德称,无论哪种制冷剂都可能对全球变暖造成影响,“全球变暖潜值指的就是我们在用制冷剂的时候,制冷剂会向大气输送一种物质,而这种物质会锁住来自太阳的一些热。可能每一个制冷剂的全球变暖潜值都是不一样的,潜值越大,对大气造成的影响以及对全球变暖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也就越大。”


2018年平昌冬奥会,制冰时使用最多的是R404a制冰剂,它的全球变暖潜值约4000,北京冬奥会原来计划使用同样的R404a制冰剂。但当北京冬奥组委和国际奥委会都意识到该制冰剂会给环境带来非常大的负面影响时,一致决定改变制冰剂,使用更环保、更绿色、更高效的二氧化碳制冰剂。


“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决定。”苏瑟兰德表示,使用这样新型制冰剂的勇气是不可低估的,“因为此前不论是国家速滑馆还是中国的任何一个赛场里,都没有使用过二氧化碳制冰剂,这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大的进步。同时也得益于大家的努力和勇气,才让这一切变为可能,让中国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前景。”


观点

二氧化碳制冰剂会成为一个趋势


北京冬奥会期间,并非所有场馆都适用于二氧化碳制冰剂。目前,五棵松体育馆及训练场馆、国家速滑馆都使用了二氧化碳制冰剂这一技术,后者也是世界上第一座使用二氧化碳制冰剂制冰的速滑场馆。


“所有场馆都使用二氧化碳制冰剂当然是最好的,但就现在的成就来讲已经是非常不容易。”苏瑟兰德介绍,目前已有一种能效更高,全球变暖潜值为0的制冷剂,但并未被批准使用。


相较于传统制冰剂,二氧化碳制冰剂是一个非常高效率的热转换制冰剂,它本身无毒无害。同时,二氧化碳制冰剂的热恢复能力潜质非常大,可以将整个冰场的热从一个地方传导到另外一个地方,从而实现整个冰场各个区域温度较为平均,也有利于运动员的发挥。


苏瑟兰德坚信二氧化碳制冰剂一定会成为一个趋势,“我们使用二氧化碳制冰剂的主要原因就是出于它对全球变暖的影响极低,无毒无害,且兼负热能力强的特性。这也决定了它在未来一定会成为更多国家的选择。”


苏瑟兰德介绍,虽然还没有从运动员那里收集到使用二氧化碳制冰剂赛道的反馈意见,但已从同行那里获得了相当不错的回应。“与传统制冰剂不同,二氧化碳制冰剂能保证整片冰面的温度保持均匀,这就节省了制冰师主动控温的工作负担。”苏瑟兰德称,冰面温度与赛道质量息息相关,二氧化碳制冰剂的使用能保证所有冰面温度及冰面质量都保持一致,且同一冰场在不同圈数间的冰面质量也能保持一致,“这有助于帮助运动员取得更好的比赛成绩,维护体育公平。”


被问及使用新型二氧化碳制冰剂是否会帮助运动员获得更好成绩时,苏瑟兰德表示影响滑冰速度的因素有很多,冰面保持良好的温度及质量是其中之一,“我们做好了充分准备,接下来就要靠运动员们自己闯出好成绩了。”


新京报首席记者 孙海光

编辑 韩双明 校对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