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万里归途》海报。


由饶晓志执导,郭帆、王红卫监制,张译、王俊凯、殷桃领衔主演的电影《万里归途》于9月30日在全国公映,该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讲述了前驻努米亚外交官宗大伟与外交部新人成朗带领百名同胞,穿越战火和荒漠,安全撤离回家的故事。

作为首次聚焦中国外交官撤侨幕后的电影,《万里归途》在现实主义题材和商业类型片之间做到了很好的平衡。导演饶晓志在真实事件基础上,又做了适当创新,特别是主人公人物性格的建构和戏剧冲突的搭建上,做得很扎实。对饶晓志来说,《万里归途》讲的并非是大英雄的故事,他更想把主人公定位为一个普通人,只不过背负了外交官的职责,他想拍一个不那么英雄的外交官。

【题材】
外交官撤侨是现实主义,加入“手枪轮盘赌”会更加戏剧化

《万里归途》最初是郭帆导演手中计划拍摄的一个项目,郭帆导演和团队在前期做了大量的采访,故事调整了很多版。有一天,郭帆找到饶晓志,希望他来执导这个故事。饶晓志一开始是拒绝的,他不知道要拍什么。当时郭帆和团队刚做了很多外交官的采访,大概讲述了一下内容。郭帆前后找了饶晓志三次,最后饶晓志说,那就试试。

决定要接手这个项目之后,饶晓志开始补充大量相关知识,研究很多描述外交官故事的书籍以及几次撤侨相关的报告文学。当他在看团队之前的采访资料时,忽然发现了路阳导演的名字。饶晓志说,当时自己在拍《无名之辈》,还没加入这个项目,郭帆在拍《流浪地球》,路阳正好在北京,就帮忙做了很多采访。《万里归途》片尾,还特意出了一行字幕“拥抱路阳先生”。

在前期的资料整理和采访过程中,很多细节让饶晓志印象深刻。比如,凭借祖国的强大,中国人在海外受到了不少的优待,其他外国人过检查站时,会被特殊检查,但中国人的检查都很顺利,有外交护照就更方便。但在撤侨过程中,外交官面对的状况会更加复杂危险。

《万里归途》剧照。撤侨行动途中。

饶晓志很想知道,一位外交官,他并没有那么大的武力值,他是通过一个什么样的方式,能够把这么多的同胞,从一个战火纷飞的国度,平安带回到我们自己的祖国,过程肯定充满了各种危险,他对中间的过程很感兴趣。

《万里归途》从故事上来讲,是外交官撤侨的现实主义题材,在类型上又具备商业属性。作为一个创作者,饶晓志说,他一直想追求一种平衡。外交官在国外救人,置身于战火纷飞的极端环境里。在某种意义上,他也是在重复着做一些本职工作。如果只是机械地把它搬到银幕上去,故事也不好看。一个现实的故事,如何做好平衡,让它形成一个真正的电影的故事,是饶晓志需要把握的,包括如何创建人物,构建一些极端情境。

比如,片尾张译饰演的外交官宗大伟有一场和叛军首领的“手枪轮盘赌游戏”,比较戏剧化,这也是导演饶晓志的创作特点,“我喜欢把主角放在一个特别极致的情境里去”。开拍前,饶晓志跟张译聊,希望更准确地呈现出开第一枪是什么感觉,开第二枪又是什么感觉,三次开枪,每次都有一个感觉递进的紧张过程。同时,因为光照的关系,剧组每天要等太阳快下山的那段时间才能拍,所以这场重头戏拍了很多天。

【角色】
张译的表演有“安全感”,导演看中王俊凯的青涩与耿直   

饶晓志说,他之前对于外交官的印象,大都是非常善于沟通,睿智有担当的形象。随着对他们了解得越多,知道他们背后的心酸之后,饶晓志觉得,他们实际上也是普通人,有自己的家庭,跟我们一样,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们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也会有脆弱和害怕的时候,这都是人的正常反应。

“我还是喜欢讲小人物的故事,我到现在也不认为《万里归途》讲的是一个大英雄,他们其实就是很普通的人,只不过他们背负了外交官的职责。我就想拍一个不那么英雄的外交官”。饶晓志说。

《万里归途》剧照。张译饰演宗大伟。

在饶晓志的人物设计中,张译饰演的宗大伟之前已经驻外很多年,因为海外工作造成的长期分居,对他的家庭生活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从宗大伟的个人背景来说,他是处在某种意义上的中年危机里,所以他的性格特点就是嘴上不太饶人,但他其实在工作上非常有责任心,也非常有同情心,有执行力。

导演设定的故事背景,是发生在中国的农历大年初一,宗大伟是在过年的氛围下,临时接到了一个要当天往返的撤侨任务,对他来说留在国外其实是一个意外。同时正是因为宗大伟是一个特别负责任也是特别谨慎的人,所以刚开始他面对这个临时紧急任务时,有几次想要退缩。

饶晓志在片中设计了另一个主要人物,王俊凯饰演的外交工作新人成朗,年轻热血,也有责任感,但是缺乏经验。饶晓志说,宗大伟看成朗,就像看20年前的自己刚进外交部时候的样子,在工作方式或价值观上会有一种理想主义。宗大伟有时候遇到事情没有想明白时就想往后退,而成朗总是想往前冲,“在某种意义上,宗大伟是很欣赏成朗的,会从他身上找到自己的初心”。

《万里归途》剧照。王俊凯饰演成朗。

片中,宗大伟和成朗在撤侨途中关于“撒谎”的问题,有过几次争吵,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成朗这个角色慢慢成长转变。当成朗带着同胞历经磨难,到了目的地,看见大使馆的车,最终相信了宗大伟的判断,饶晓志觉得,那一刻,成朗才真正理解了宗大伟。而结尾成朗用英文喊话叛军首领穆夫塔的那场戏,他是在与对方沟通时,通过自己的机智与勇气,改变了结果,完成了人物的成长变化。

还没有定角色的时候,饶晓志见了王俊凯一面,聊了聊天,就觉得他能胜任这个角色,因为他有青涩的样子,也有性格中比较耿直的一面。在创作的时候,饶晓志也习惯将角色往演员身上贴近一些。对于张译的表演,饶晓志表示能获得一种安全感,他会想很多种办法,琢磨人物反应,从表演上提升这个角色的魅力。

【制作】
 一千多人在国内建成“非洲城”,连碎纸屑、塑料袋上面都有外文

从电影处女作《你好,疯子!》(2016年),到之后的《无名之辈》(2018年)、《人潮汹涌》(2021年),再到刚上映的《万里归途》,导演饶晓志说,从投资规模角度讲,他执导的电影是在逐渐升级。

《万里归途》的故事发生在异国,要有大量的美术置景,片中有很多战争爆破戏份,需要特效支撑,整部影片走的是工业化路子。

影片全部都是在国内拍摄,幕后制作团队为了追求真实,还原异域风貌,花费半年时间在全国各地勘景,海南、内蒙古、贵州,甘肃、宁夏、北京周边都去过了,甚至考虑到国内的气候、光线角度、植被情况,能否拍得像是国外。

《万里归途》剧照。片中的每一处画面,都必须要符合国外的环境。

美术指导李淼透露,美术置景组最多的时候有将近一千人,为了展现非洲风貌,剧组花四个多月的时间搭建了一座拥有七十多栋建筑的非洲小城,让场景更具代入感。包括小到地上飘的纸袋,导演有时候会让鼓风机把地上的报纸、碎纸屑和塑料袋吹起来,那些其实都是美术做的道具,上面都有外文,都得是国外的标识,不是说随便拿的就扔进去。镜头里出现的每一个画面,都必须符合国外的环境,如果说出现了不符的植被,那就需要视效在后期解决,要“保真”。

片中不仅仅是非洲小城是1:1还原的,边境口岸也是在宁夏实景搭建的。当时是在冬天最冷的时候,没法打地基,都是冻土,敲不开。有时候,水泥浇进去刚开始搅拌,就冻上了,剧组就得用烧开的水去搅拌水泥,整个搭建工作非常困难。

剧组各个部门尽最大努力,不能让观众看出来它是在国内拍摄的。第一次操控体量这么大的项目,饶晓志感受最深的就是,导演不是只搞创作,最难的是还要做很多抉择,甚至还要管理到工作人员吃喝拉撒的问题。但他也感受到了工业化带来的好处,那就是分工明确,“我们每一个部门都拿出了最大的努力和热情来做这件事情,我自己是很满意的”。

【花絮】

吴京在结尾彩蛋中亮相

影片结尾,吴京惊喜亮相,和张译、王俊凯在海边沙滩上有一段对话。这场戏是监制郭帆帮忙拍摄的,原本这场戏要在海南拍摄,但因为疫情关系,导演饶晓志在海南被隔离,只好委托郭帆在秦皇岛的阿那亚拍完。“我们拍了一个温情的、有希望的结局,也是希望观众从刚刚略带忧伤的情绪中,回归到现实中的温暖里来。”导演饶晓志说。

歌曲《星星点灯》的前奏“特适合这场戏

片中有一场戏,宗大伟将丢失了护照的中国同胞送出边境之后,没有选择回国,而是回去和成朗一起去完成撤侨任务,这时他们乘坐的车内音响中响起了《星星点灯》这首歌。

饶晓志在写剧本的时候,“星星点灯,照亮我的家门”的旋律就已经在脑海里盘旋,“这首歌的前奏特别奇怪,充满了现在电子合成器的感觉,特别适合这场戏”。在写剧本时,饶晓志就想好用这首歌了。当时成朗往车窗外一看,他好像在盼望宗大伟回来,观众也会猜宗大伟一定会回来,而这首歌的前奏有一种悬疑性,到歌词的时候节奏一下子又起来了,非常贴合当时的努米亚的战乱环境和回家的心情,饶晓志表示,“有一种少年气,也带着我们这些中年人的回忆和趣味。”

神话故事《一千零一夜》能对照剧情


《万里归途》剧照。 殷桃饰演的白婳一直在保护收养的小女孩。

片中,白婳(殷桃 饰)收养的当地小女孩一直在吟诵经典神话故事《一千零一夜》中的《航海家辛巴达》。之所以选择这个故事,饶晓志说,一方面这个故事比较家喻户晓,另一方面与电影中宗大伟、成朗带领百名同胞穿越战火,徒步前往迪拉特地区,最终成功撤出努米亚的剧情形成一种对照。

新京报记者 滕朝
编辑 黄嘉龄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