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文 | 新京报智库特约撰稿 孙兴杰


据报道,当地时间13日上午,美国众议院以232票赞成,197票反对,通过了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指控特朗普“煽动叛乱”。


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遭到两次弹劾的总统,而且是在卸任前一周内。2019年12月,特朗普曾被以“滥用权力和阻碍国会运作”为由,首次遭到弹劾。

 

极化政治时代的“极限游戏”


为了弹劾特朗普,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也是用尽了“洪荒之力”。先是要求副总统彭斯援引宪法修正案第25条罢免和取代特朗普;在遭到彭斯拒绝之后,佩洛西第二天就推动弹劾案的表决。


在美国总统权力交接之际,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案,并不是美国政治游戏的插曲,而是极化政治时代的“极限游戏”。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案是国会山骚乱的延续。国会山之外,则是一个急剧裂变的美国。


国会山骚乱之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工作似乎就是“倒特”,即便特朗普已经表示会在1月20日离开白宫,佩洛西也要在1月20日之前扳倒特朗普,如果不能把特朗普撵出白宫,也要羞辱和惩罚特朗普。


佩洛西和特朗普之间的缠斗早已开始,并远远超出了政党纷争,而是言语的攻击:特朗普曾拒绝与佩洛西握手,佩洛西也当众撕掉特朗普的国情咨文。


在弹劾投票之前,佩洛西说,“我们知道,美国总统煽动了针对我们共同国家的叛乱,他必须下台,他是我们所珍爱的国家确定无疑的当下危险。”


不能说这番动员没有用,共有10位共和党众议员投下弹劾赞成票。

 

特朗普卸任后,参议院可能继续对弹劾案进行审理和投票


佩洛西为什么能够在国会山骚乱之后一个星期就通过了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案?原因在于,第一,国会大厦被本国民众占领,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由此产生的震动可想而知。小布什总统认为,这只有在“香蕉共和国”才能发生的事情,但是它在美国的确发生了。国会山骚乱是美国政治的“雷曼时刻”。


第二,国会大厦内参众议员们正在进行选举人票的确认,结果呢,这些议员们狼狈逃离,佩洛西的办公室一片狼藉。议员们恐惧、愤怒的情绪难以平抑,谁来承担这个责任呢?


▲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第三,特朗普在这场骚乱中的表现让民主党更加愤怒,“煽动叛乱”得到了多方共振,包括美国军方也认定这是一场“叛乱”。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说,特朗普要为国会山的暴民骚乱负一部分责任,他也要求特朗普承担自己的责任。麦卡锡不同意进行弹劾,而是希望组成一个跨党派的委员会。但众议院已经通过了弹劾案,下一步就要到参议院进行审判了。即便没有下一步,特朗普也将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在一个任期内遭到两次弹劾的总统。


参议院现在还在休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拒绝提前结束休会,也就是说,最早要在1月19日,参议院才可能审理特朗普的弹劾案。


从技术角度来说,在拜登就职之前,特朗普被罢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最大的可能性是特朗普卸任之后,参议院继续对弹劾案进行审理和投票。


与上一次弹劾最大的不同是,共和党对特朗普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上次弹劾的时候,特朗普在共和党的声望极高,麦康奈尔与特朗普的合作非常紧密,当时共和党参议员中只有罗姆尼投了赞成票。


在这次国会山骚乱中,共和党的参、众议员也同样受到袭扰,众议院共和党的三号人物利兹·切尼就明确表态支持弹劾特朗普,言辞之激烈不亚于佩洛西,指控特朗普“召集暴民、组织暴民,点燃了这场叛乱之火,从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如此背叛他对宪法的誓言”。


除了切尼之外,还有9位共和党众议员也投下弹劾赞成票。值得玩味的是,参议院多数派领袖麦康奈尔声称,自己还没有做好决定,不知道届时会如何投票,这一暧昧态度对特朗普也是个很大的危险。

 

弹劾特朗普的结果不是让他提前下台


围绕弹劾特朗普,可以看到华盛顿的政治已经极度裂变,各方都有自己的考量。佩洛西带领民主党团结在“弹劾特朗普”的旗帜之下。虽然这次选举,民主党丢掉了十多个席位,但是在特朗普这一共同“敌人”之下,民主党内部的分歧得以掩盖。


另外,弹劾特朗普也是对共和党的暴击。在弹劾压力之下,共和党必然出现较大的分歧,甚至分裂。


共和党领袖也是首鼠两端,麦卡锡反对弹劾,不只是时间紧迫,也要考虑共和党内部的团结。麦康奈尔的暧昧主要是权衡共和党与特朗普切割的利弊。麦康奈尔要摆脱特朗普以及特朗普主义对共和党的影响,但是他可能也会考虑以弹劾这种方式是不是太过激了?因此,他不会提前召集参议员们开会,而是以拖待变。


共和党要跟特朗普切割也是非常困难。在大选中,特朗普拿到了7400万张选票,共和党议员们如果激进地弹劾特朗普,谁能保证下次议员选举还能胜利?


特朗普的确是美国总统历史上的“异类”,创造了太多的第一。这也是对美国政治制度进行了一次彻底、全面、无死角的“体检”(极限施压)。


弹劾特朗普的结果不是让他提前下台,因为参议院投票的时候,特朗普已经是前总统了。


参议院的审判不会一天两天就结束,可能是几个星期,甚至更长时间。那个时候,议员们的情绪可能会平复不少,尤其是共和党参议员,要争取17名参议员“反水”,真不是那么容易。这些政坛“老将”愿意因为惩罚“前总统”而牺牲自己的政治前途?就算参议院弹劾通过了,也不代表特朗普失去了“四年后卷土重来参加竞选的资格”。因为美国历史上没有先例,相关法律规定也比较模糊,除非参议院再就一项剥夺特朗普所有权利的提议进行投票,阻断特朗普卷土重来的机会。

 

枪炮之下的弹劾大戏喧宾夺主


特朗普的二次弹劾,其实是极化政治的“乱象”,政治妥协已经被抛弃。


民主党的战斗性让拜登似乎也有些不知所措,新政府内阁成员还需参议院确认,新冠纾困法案还需要表决,但是国会山却忙着弹劾特朗普。


另外,更嘲讽的是,为了维持拜登就职仪式的安全,上万国民警卫队员进入华盛顿特区。


在枪炮之下的弹劾投票,会不会让特朗普变成一个“英雄”?国会山上的“极限游戏”玩得酣畅淋漓。而联邦调查局警告说,拜登就职前后,全美将面临着严重的暴力骚乱的危险。


拜登政府的就职、美国社会的骚乱风险都被弹劾大戏挤到一边去了。当然,这的确是“美利坚分裂国”的政治风景。激情压倒政治责任,必然如此。


□ 孙兴杰 (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


编辑:柯锐   实习生:余丹  校对:李立军

投稿、合作、联系我们:futurecity@xjbsmartcit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