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时隔六年后,佛山女孩段颖公开举报了她的数学老师徐锦城。



他将酒气浓重的脑袋凑近我,要强行亲我,被我一把推开。 202147日,段颖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她在大一寒假(2015)年遭高中数学老师徐锦城猥亵,徐锦城曾对其有过拥抱、强行撩起衣服、抚摸尾椎骨等行为。毕业6年多,令人硌硬的经历挥之不去,删掉让我不适的聊天记录也不管用,只好说出来。

 

一石激起千层浪。文章发出后,有人指责她抹黑学校,有人质疑炒作,纷杂的舆论将她拖进漩涡。徐锦城的妻子对新京报记者回应称:段颖是在网络暴力我们,现在我们说什么都是越描越黑,徐锦城到底做了什么,等警方调查好了。而此前,段颖的父亲也曾指责她“那你为什么跟他上楼?”

 

但令段颖欣慰的是也有更多女孩站了出来。


十几名女孩先后找到段颖,表示也曾被徐锦城骚扰、猥亵,时间最早的甚至可以追溯到2008年。在这些女孩的经历中,有人被言语挑逗、强行拥抱、触摸有人差点被强吻,而骚扰发生的地点可以是任何地方:在补习班,在学校办公室、在电梯里。



目前,徐锦城被公开举报一事仍待校方进一步调查处理,但反校园性骚扰一事却不能再等。学校理应是孩子的天堂。任何伤害学生的恶行,无论是谁为非作歹,都必须“零容忍”,依法追责到底,让作恶者“罚当其罪”,让责任人员“罚当其过”,为孩子们撑起一片蓝天。


阅读全文>>>




女生公开举报老师猥亵的维权做法需要鼓励和支持。但维权的同时也应厘清界限,个人维权却要陪绑自身安全甚至公共安全的做法,不理智也不值得鼓励。


417日,广西南宁十几人并排压马路,组成人墙占用机动车道,导致当地交通一度瘫痪。随后警方到达现场处置,多人被带走调查。据悉,这些男子抢占机动车道是为了讨薪,妄图用此行为引起注意。当日,南宁市公安局邕宁分局发布情况通报称,事发原因为工程款纠纷。目前警方正在对涉嫌违法人员进一步展开调查。



太阳底下无新事,这个结局并不意外,制造重大影响以达到维权目的,以往也很常见。这种形式的讨薪,多少让人有点五味杂陈的感觉。讨薪本身是应当得到社会力量支持的,但方式应当合理合法,不可将公共安全置于不可预计的风险之中

 

从网上的留言也能看出,网民对该事件也是不满情绪居多,冤有头债有主,维权如果要由无辜的社会利益来承担,公众事实上很难再抱以简单的同情

 

治理欠薪、讨薪的纠纷,依然需要持续涵养法治环境,既要对欠薪者加大法律追责力度,对讨薪者也应当有法律意识的塑造。具体到堵路这件事上,至少就应当强调,拿公共利益作为维权的筹码,并不合法,当尽量避免。


阅读全文>>>




对已经步入职场的80后、90后而言,虽然当众讨薪并不常见,但职场也远没有小时候安妮宝贝小说描写的那样奢华美好。一切都变得和小时候不同了,这也是安妮宝贝选择改名“庆山”的原因:因为自己也与20多岁时的那个她不同了。



随着近日小说改编电影《八月未央》的全国上映,安妮宝贝再一次被镜头聚焦。作为国内成名较早的网络作家,庆山(安妮宝贝)是一个标签化的存在,《告别薇安》、《七月与安生》等都是一些80后、90后常看的书,她的文字曾影响了当时很多年轻女孩的穿衣打扮、生活态度和感情观。

 

鲜少接受媒体采访的她似乎一直在保持神秘感。对此,庆山回应称,自己没有故意保持神秘感,不过只是希望这种交流能够纯粹与安静一些,而不是浮于表面并且只为商业服务。

 

2014年,安妮宝贝正式改笔名为庆山,她说人生是值得欢庆的,也是一座需要不断攀爬的大山高峰。这个新的笔名是自己对人生的进一步感悟。

 

谈及自己写作的改变,庆山认为自己的创作是到了有重量的阶段:“多年读者一直都在,但年轻的新读者对我创作的这类心灵探索指向的作品是否具有兴趣是一个问题,现在的时代比起以往浮躁和物质了很多。”

 

庆山称早年她的作品更多是抚慰与支持很多人的内心情绪及情感,而近些年,则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像灯火一样,带给他们自我心灵探索的动力和方向


阅读全文>>>




418日,一位老人于北大畅春园家中,迎来自己第100个生日。

 

他从西南联大走出,是钱钟书的得意门生、杨振宁的同窗挚友、首获国际翻译界最高奖“北极光”的亚洲翻译家,因《朗读者》一夜走红,被无数青年学子视为“偶像”。


他就是许渊冲先生。


作为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代表,许渊冲先生有着对学术的热烈追求和对生活的恣意享受,这在他的自传《梦与真》表现得尤为真切。



在大学时代,因有了意中人,许渊冲曾将林徽因的《别丢掉》、徐志摩的《偶然》两首译诗及一封英文信投进女生宿舍信箱。后从老师吴宓日记中得知对方已订婚,只得作罢。

 

几十年后自己的译诗出版,许渊冲又寄了一本给远在台湾的她,对方也回信谈起当年往事。她说吴宓先生还请她吃过饭,不过她现在已经白发苍苍,比当年吴先生还老。但是在我心中,她怎么会老呢?

 

关于翻译,许渊冲更是执着: “我自己翻译,或者读别人的翻译时,心里总要问:原作者的中文(或外文)写作会是这样的吗?译文是太过还是不及呢?”

 

百年如梦。他挥洒着诗意,走过一个世纪。


阅读全文>>>


编辑 彭启航 校对 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