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克兴已有34年党龄。图/北京国安俱乐


【开篇语】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本专题采访了体育领域的党员代表,请他们讲述作为党员的初心故事。今天的故事主角是有“国安救火队员”之称的魏克兴。


从1987年入党时的北京队年轻队员到2021年的“老国安人”,如今担任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技术部负责人的魏克兴已有34年党龄。多年来,老魏一直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日前接受新京报专访时,他说:“我们的优良作风和传统不能丢。”


钩沉

24岁入党,介绍人是杨祖武和沈祥福


“1987年。”魏克兴在回答“什么时候入党”时不假思索。时隔30余年,他也记得入党介绍人:“入党介绍人有祥福(沈祥福),另一个是杨指导(杨祖武)。”当时,杨祖武是北京市体委足球班班主任。


入党那年,魏克兴24岁,这让年轻的他颇有得到认可的自豪,“平时各方面挺积极上进的,业务上也不错,是队里的核心队员,才被吸收成为党员。”


当年那支北京足球队里,有1/4的队员是党员,党员们在生活、比赛中会主动承担更多责任,挨教练骂也会更多一些,老魏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教练当时骂也是为我们好,而且身为党员,就应该做得更好一些,起到带头作用。我们私底下也说,如果教练都不骂你了,可能你也就这样了,提高不了了。”他说。


进入北京队前,来自家庭的熏陶给魏克兴的性格和为人处世风格打下很深的烙印。“我的父母都是党员,母亲是一个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纺织工人,在我的记忆里,她年年都是单位先进工作者。他们对工作尽心尽力,从来没有怨言,就觉得这是应该做的事。”


说起当年事,老魏历历在目,他的球风、工作作风有着父母言传身教的影子,也一直以党员标准要求自己,“当年在北京队对组织、后来在国安对领导、对老板,我都是这样想的——人家这么信任你,你就不能辜负这种信任。工作上的事,可能玩命干都不一定百分之百干好,怎么能懈怠呢?”在生活水平提高、节奏更快的当下,老魏依然坚持初心:“我们的优良作风和传统不能丢。”


魏克兴是国安的“开门人”。图/北京国安俱乐部


烙印

上班“打卡”标兵,曾被教练“吼下场”


多年来,北京国安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早已习惯了——“魏指”上班总是第一个“打卡”。不论是担任球队领队、主教练时期,还是后来负责俱乐部的青训、技术工作,魏克兴都是每天7时多就到岗,几十年如一日。


“这是我在专业队时养成的习惯,对我来说这是很健康、很规律的工作习惯,能静下心来做点工作,不然总觉得不踏实。”魏克兴身上有着“上一代人”的执着和坚持,良好的家风为他的性格打了底。


不过,进北京队后不久的一件事,却让他至今记忆犹新。


上世纪70年代后期是北京足球的繁荣时期,仅青年队就有3支,进入北京队的竞争极为激烈。魏克兴开始踢球的时间晚了点,但从1978年进入北京青年二队后,一年一个台阶,1980年就升到北京队,并入选国家青年队。老魏自评“在足球上开窍了,进步特别快”,所以在一个炎热夏日被教练指出训练中表现不尽力时,他顶了一句嘴:“我觉得练得挺好的啊。”


之后的场面有些火爆,恼火的教练踢了他两脚,从小就要强、更没挨过打的魏克兴委屈到了极点,在教练吼出“你现在就下场”后,他转身离开训练场。训练结束后,教练找魏克兴谈心,一句“你觉得你行了”的评价让他想了很久,“当时确实是有点飘了,觉得自己挺不错的了。我很幸运,能一直遇到好教练,这件事对我之后的成长帮助很大。”


这个插曲让不到20岁的魏克兴受益匪浅,他得出的结论是:“人都会有变化的,处于顺境的时候千万不能飘,要脚踏实地。”


2005年足协杯,魏克兴和沈祥福(右)。图/Osports


初心

成长于“街头”,盼中国足球进步


由于严重的膝伤,魏克兴1997年在国安正式退役,但对足球的爱是刻在骨子里的。球队没有比赛的日子里,老魏周末会约朋友一起踢球,只是踢完球回家要忙活的事儿有点多:冰敷膝盖,再吃一片止疼药。爱人看着这一幕好气又好笑:“这又是何必呢?”但老魏心情愉悦:“踢球我就高兴。”


说起他那个年代的北京足球,老魏眼里的神采都不一样。魏克兴一家那时住在位于十里堡的国棉厂一带,国棉一、二、三厂的每个厂、每个学校都有足球场。上世纪70年代初,部分从北京足球队退役的运动员被分到国棉厂,那一带的足球氛围随之被带动起来。


年幼的魏克兴和小伙伴们最大的爱好就是看曾经的专业队队员踢球,“那时候也没人教,我们就跟着大孩子们学,看大人们踢球,学习和模仿他们的动作。晚上也在路灯底下拿个球琢磨动作,设想这些动作什么时候能用上。”


那是中国的“街头足球”时代,魏克兴形容为:“我们那一代球员是自由成长起来的。”他1991年前往日本富士通队踢球时,感觉中国球员比日本球员有着明显的技术优势。


日本足球的进步历程,老魏看在眼里。他认为,只要找对方向,提高中国足球水平同样不是空话:“日本球队后来请了很多欧洲、巴西的教练,足球先进国家的高水平教练有着不同的足球理解,日本足球吸收了这些经验。我们现在也应该这样,请高水平教练过来,踏踏实实向人家学习;将来有更多留洋球员之后,再把留洋经验、切身感受带回来,通过一代代球员的积累,总有一天会进步。”


几十年前那个在路灯下踢球的孩子可能不会想到,足球会成为毕生的事业。择一事,终一生,魏克兴多年坚守的也正是自己的初心。




魏克兴


生日:1963年2月13日

入党时间:1987年

入党介绍人:杨祖武(时任北京市体委足球班班主任)、沈祥福(魏克兴师兄)

现身份: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技术部负责人


快问快答


Q:现在队里有入党积极分子吗?

A:有。比如侯森(国安主力门将)就几次表达过入党意愿,非常积极。


Q:在职业足球俱乐部,党建工作也是很有必要的。

A:对,非常重要。党员应该起到模范带头作用,给年轻人指明方向,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Q:从领队到主教练,再到后来青少部负责人、现在的技术部负责人,你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足球业务一线。

A:这些工作都是围绕着足球,是我喜欢、擅长的。我之前跟我女儿也说过,我的兴趣成了我非常非常喜欢的工作,这是最幸福、最幸运的一件事。


新京报记者 周萧

编辑 王春秋 校对 翟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