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后,以“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为指引,我国实施冰雪运动“南展西扩东进”战略,支持、指导全国不同地区因地制宜、各有侧重地开展群众性冰雪运动。


如今,冰雪运动不仅走进了山海关,还迈过了秦岭淮河,实现全国覆盖。根据北京冬奥组委的最新数据,截至今年初,全国已有654块标准冰场,较2015年增幅达317%;已有803个室内外各类滑雪场,较2015年增幅达41%。参与冰雪运动人数大幅度增长,以2020年至2021年雪季为例,在确保疫情防控安全的前提下,全国31个省区市共184个地级市开展了超过1200场次群众性冰雪赛事活动,直接参与和间接影响的人数规模近亿人次。


冰雪运动以如此快的速度普及开来,这离不开我国举办冬奥会实施的“三亿人上冰雪”的强大推动作用,也离不开每一位为冰雪运动作出贡献的个人。在北京冬奥会宣讲团里,北京大兴区雪都滑雪场的总经理刘犇就是这样一位参与者。


刘犇与父亲都是滑雪爱好者,家里两代人经营雪场。几年间,他们为中小学生普及冰雪知识的人数已超十万人次,到真冰真雪上体验的孩子也达到8万人次。


近日,刘犇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她和父亲的“冰雪”故事。


大兴区雪都滑雪场总经理刘犇。北京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供图


为普及滑雪运动选择京南地区建雪场


新京报:你的父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雪场的?你从小也是滑雪爱好者?


刘犇:我的父亲喜爱运动,酷爱滑雪。他从2000年进入滑雪行业后,就常带着我去滑雪场,教我从八字刹车到高山追逐。父亲说:“他有个梦,就是通过雪场的力量,让更多人爱上冰雪运动。”幼年的我还不理解父亲的心思。渐渐地,我也爱上了这白色的世界。


2013年,父亲突然决定到一马平川的京南大兴建设雪场。那一次,家人朋友都坚决反对。因为是平原,缺少冰雪项目建设的自然条件,要想做成那得成倍地付出。妈妈说:“现在的工作不是很好吗?如果到京南,一旦出现意外,咱们家底儿都得搭进去,真的太冒险了!”我也是坚决反对,对我爸说:“您都奔六十的岁数了,大兴那是平原,没有坡度,在这样的地方新建一个雪场,要经历怎样的苦您比我们都更清楚,您还顾不顾自己的身体了?”


父亲跟我说:“我知道你心疼我,但滑雪运动不应该只是小众运动,我想让更多人跟咱爷俩一样喜欢上它。可目前京南地区没这条件,很多人就是因为距离远直接选择了放弃,所以这件事我非做不可。”就这样,全家人没能拗过父亲,我跟着父亲开始了北京首家平原滑雪场的创办工作。


新京报:听你的宣讲,你的父亲对经营雪场是非常专业和认真的,是这样吗?


刘犇:父亲是个对工作严谨的人,从业雪场的20年间,先后参与设计、建造、经营了中国二十多家大中型滑雪场,因为勘测山道工作曾多次受伤,可这些都没能动摇他追梦的决心。


我清楚地记得,2017年1月12日,刮起了5级大风,夜幕降临,父亲说要到雪道上看看造雪情况,我说:“您别去,一会儿可能还有7级大风,雪面滑,我忙完手里的工作去看,回来告诉您情况。”父亲的倔强劲儿又来了:“不行,我转2圈心里踏实。”说完戴上帽子就出门了。没多会,父亲打来了求助电话,我飞奔到雪道,看到父亲倒在冰冷的雪面,可能因为疼痛导致满头大汗。我想搀起父亲,他拦住我说:“先别动,这只胳膊可能是骨折了。”我鼻子一阵酸涩,既心疼又自责:“爸,这些工作不用您亲自上雪道的。”父亲一字一句地说:“滑雪不是普通运动,质量环境必须保证,我自己上来走走才放心!”这一句话重重地敲在我心里,让我对冰雪事业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这也激励着我不断地学习和追赶父亲,争取早一天能扛起他的那份责任。


新京报:你父亲的理念是不是对你经营雪场也有影响?


刘犇:是的。根据滑雪场管理规范,雪层厚度只要不低于30厘米就可以。可一进入冬季,只要天气允许,父亲就要求我必须坚持多造雪,让雪层至少保证在1米以上,父亲说多补充雪,会让雪友的滑行感更舒适,也会大大提高安全度。我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这样做,就会成倍地增加水、电、人工等成本。每次我给父亲算经济账时,他都会耐心地对我说:“爸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有更多人喜欢上冰雪运动,成本事小,安全事大,现在有了政府的支持和推广,咱们更得用心做好,这样爸这个梦才能真的实现啊!”


大兴青少年滑雪队在北京邀请赛获奖


新京报:冬奥会来了,这对雪场的经营带来了什么变化吗?


刘犇:冬奥会申办成功后,提出了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我们知道,滑雪场也承载着厚重的任务。为了能够给北京冬奥会发掘人才,我们结合平原雪道平缓的特点,联合教委在多所学校做冰雪知识传播,在青少年中大力推广冰雪项目。


2014年冬季起,我们为孩子们专门辟了万平滑雪体验教学专用区域,请来专业体育院校的老师以及冬奥冠军,为孩子们传授滑雪技巧。刚开始有的孩子穿上滑雪鞋都迈不开步子,有的摇摇摆摆就像一只笨拙的小企鹅。在老师正确的动作教导下,不一会儿就有孩子能慢慢移动滑行起来。经过数天的训练,孩子们从歪歪扭扭的坐屁墩儿到平稳的犁式刹车再到直滑降,可爱的孩子们穿行在雪道上就像一个个飞行的小精灵,把雪道映衬得格外多姿多彩,一旁的我和老师们也倍感欣慰和自豪。


新京报:你们这几年来,有统计过为大众冰雪运动做了多少工作吗?未来还会推广冰雪运动吗?


刘犇:几年间,我们为中小学生普及冰雪知识的人数已超十万人次,到真冰真雪上体验的孩子也达到8万人次。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又组建了“大兴青少年滑雪队”,孩子们跟着教练刻苦训练,更是在“2017年至2019年间北京滑雪邀请赛”上获得了多个奖项。


北京2022年冬奥会越来越近了,这让每一位冰雪从业者都既兴奋又有紧迫感,冰雪运动不再是被包起来的高端运动,是人人皆可参与的大众运动。每次到了滑雪季,父亲仍喜欢让我搀着在雪道上走走,看着远处欢声笑语的孩子们,我知道我们的心和不远处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被这条洁白的雪道紧紧地连接在一起。


新京报记者 吴为

编辑 樊一婧 校对 杨许丽